再見河溪

©Limkianhui
日黃昏,天幽暗
風臭凊,城憂怨
紅霞烏尾
笑迷亂的雙骹無帶下,
破碎的心,賰戇膽一把。
樓台唸唱客
等幾時西樓滿月
歇暝的鳥隻
吟乜曲再見河溪
時也,世代交替
山的懸,草的青
功名盡在假
運也,浮雲過月
好抑否,照輪回
名利何苦揣
論英雄,莫①氣短
不如入鄉間
點一葩燈火
煮酒啜②一杯

Ps:
①莫:bo̍h
②啜:sip

{歌意解析}
《再見河溪》的歌詞想表達濃濃的情感和深刻的意象,通過自然景觀和人文情感的結合,表達了一種對過去的回憶、對現實的思考以及對未來的期許。下面是對歌詞的逐句解析:
日黃昏,天幽暗:開篇即描繪了一個黃昏時分的景象,天色漸暗,給人一種寧靜而略帶憂傷的感覺。
風臭凊,城憂怨:這裡的「風臭凊」指涼風寒意,而「城憂怨」則借物表達了人的憂愁和對過往的不滿。
紅霞烏尾:晚霞雖美卻夾帶暗黑的雲帶,烘托的一種神秘或淒美的氛圍。
笑迷亂的雙骹無帶下:這句是「自嘲人的迷茫與奔波」,隱指為世事奔忙到頭卻空轉與迷惘。
破碎的心,賰戇膽一把:是上句的並列延續,表達了人的失意落寞,空餘一把孤膽。
樓台唸唱客:這裡是指在樓台上吟唱的人,空自吟唱,徒留感傷的情緒。
等幾時西樓滿月:表達了對美好時光的期待,卻不可得的無奈!西樓滿月通常與團圓和美好聯繫在一起。
歇暝的鳥隻:歇暝是指夜宿,鳥兒在夜晚休息,這裡借用鳥的歸棲來比喻人心歸向,心如止水。
吟乜曲再見河溪:這裡的「吟乜曲」是指吟唱某首歌曲,而「再見河溪」則是指告別或回憶起某個地方,意境中所嚮往或曾經的屬地。
時也,世代交替:表達了時間的流逝和世代的更替,有一種歷史的滄桑感。
山的懸,草的青:這裡用山的高和草的綠等自然景象來表達自然的美麗和永恆。
功名盡在假:是指世間的功名都是虛無的,不值得追求。
運也,浮雲過月:這裡的「浮雲過月」是指世事無常,如同浮雲一樣易散。
好抑否,照輪回:表達了一種對命運的接受,無論是好是壞,都是輪回的一部分。
名利何苦揣:責備或勸誡自己無須過分追求名利。
論英雄,莫氣短:是告本身慰,不必太在意過往,不要因為一時的失意而氣餒。
不如入鄉間:表達了一種回歸自然,遠離塵世喧囂的願望。
點一葩燈火:這裡的「點一葩燈火」是指點亮一盞燈,象徵回歸質樸。
煮酒啜一杯:最後以一種悠然自得的生活態度結束,煮酒啜飲,享受生活的寧靜與美好。
整體而言,這首歌詞通過豐富的意象和深刻的情感,展現了一種對過去的懷念、對現實的反思以及對未來的嚮往,同時也傳達了一種超脫名利,回歸自然的生活哲學。

故鄉的聲永遠會記得

手擐著舊皮箱,骹踏著破淺拖;
盤山過嶺蹽水路,離開故鄉攏是為前途。
無論是出日抑落雨,拍拚來做工無畏艱難,
一工過了又一工,雖然我身邊攏無半項。

感謝恁陪伴我,牽成我照顧我,
親情朋友無棄嫌,歡喜體諒一站故一站。
久年的窗友無相揣,毋知汝過了好抑是未,
夢中的山崙猶佇咧,故鄉的聲永遠會記得。

關係聲母類化

聲母類化,佇閩南語來講,毋是孤例,除起「危險」以外,親像進前所講的「龍眼」也是屬佇即款的情形,台灣腔口「英雄」也是,漳州、廈門講的「chī-chūi」也是。下底詳細來講分明。
1、危險。正讀gûi-hiám,漳州的腔口講做hûi-hiám。危字,佇別的詞組內中,攏無呼hûi的例,獨獨「危險」呼h的聲母。
2、龍眼。龍眼即个詞,無共款的所在,有無共款的腔,總是,雖罔腔口無共,攏有對應關係,有規律,無脫種。
(1)、先講「眼」字。眼,疑母產韻上聲二等開口,五限切。眼字,《十五音》屬佇「熋」韻,閩南文音gán,白話音照各所在腔口是:海澄(漳系)géng、漳浦(漳系)gióng、雲霄(漳系)géeng、南靖(漳系)gán、廈門géng、同安ngái、泉州ngúi。
眼,中古疑母,伊的聲母,佇《十五音》屬「語」,有g、ng兩種變體。g、ng,攏算是舌根音。閩南舌根音包含k→[k] (基)、kh→[kʰ] (欺)、ng→[ŋ] (硬)、g→[g](疑)即幾組。同屬佇舌根音的聲母,有時會相變換,這無稀奇,比論有下底遮个字:逆(ge̍k→ke̍h,逆口:ke̍h-káu)、凝(gêng→kiân,凝凍:kiân-tàng)、遨(gô→kô/khô/ngâu:熬糖kô-thn̂g/熬街khô-koe/熬肉骨ngâu bah-kut)、挾(kia̍p→khoe̍h:予門挾著)、搝(替字,khiú←→giú,拉拽也)、結(kiat→kih(泉)/gih(漳):結牆結磚,砌也)、囡(囝,gín(漳)/kín(漳)/kán(泉))。
(2)、故倒轉來講「龍眼」即个詞,本底是著唸做「lêng-kéng」,不而過,閩南所在較濟是「龍」字的聲母變成/g/(《十五音》「柳l」變「語g」),總是也有所在照原呼「柳l」的例(比論,漳州龍海的白水營即角勢照原講做「lêng-kéng」)。有變換的例,比論:廈門gêng-géng、同安gêng-ngái-á(仔)、泉州ngûi-ngúi、惠安mûi-múi。特別卜講,泉州的ngûi-ngúí,頭字「龍」變做「ngûi」,毋但是聲母類化,連韻母也紲類化;惠安的「mûi-múi」故較進一步,聲母ng變做m,亦著是《十五音》「語」變「文」,即款情形,也有親像「銀行:bûn-hâng」、「音樂:im-ba̍k」、「牛:bû」、「孫悟空:Sng Mō͘-khong/Sng Ba̍k-kong」……
3、「英雄」本音是「Eng-hiông」,台灣有的所在唸做「Eng-iông」,後壁字變成無聲母的「iông」,也著是《十五音》「喜」變「英」,這明明也是聲母類化,因為佇別的詞組內中,攏無呼「iông」的例。
4、漳北舊早有講「chī-chūi-á(仔)」、「chī-chôa」,廈門講「chī-chūi」,意思是「誰/who」、「啥儂(什麼人)」,即个詞即陣賰一寡老大儂會捌,少年儂會曉的無幾个,差不多卜死失去啊。即个「chī-chūi-á(仔)」、「chī-chôa」拄好佮漳南的雲霄話「tī-chôe」全然相對應。「chī-chūi-á(仔)」照講是「chī-chôa」的原形;通知影漳北的「chôa」是「誰仔」合音;雲霄的「chôe」也敢彩是「誰仔」的合音字;角美(漳北)、海滄(廈門)、台灣雲林/台中的「chiâ」也是共款的來路。
雲霄話「tī-chôe」的頭字「tī」,是閩南語系的原始疑問發問詞,比論,tī-sî/tī-tang-sî(何時)、tī-lâng/tiâng(何人:永春、安溪、漳平、詔安、東山……)、tī-tè(哪個:平和)、tī-gê(哪個:詔安、東山)。看漳北的「chī-chūi-á(仔)」、「chī-chôa」,廈門的「chī-chūi」,㱏知頭字「chī」是去予後壁字的聲母「ch」來類化,伊的原形正正是「tī」;這以外,「chūi」的聲調,予頭字「tī」類化。前後字按呢牽過來,纏過去,不止複雜。

南洋行

即逝抴大小姐去讀冊,雖罔Evisa進度有較慢淡薄,開學了晏兩日㱏報到,好佳在過程猶通講是平安故順序。即抴伴學旅行,佳在有娟𢙠大兄大嫂惱力,安排照顧!予阮一家伙仔儂憩陶了輕鬆故次序。阮兵分兩路,著若像我進前所講,「大鼎未滾,鍋仔鏘鏘滾」,娟抴細漢的佮丈儂丈姆先飛新加坡,暗時便到新山啊,見到阿伯阿姆,兩對兄、嫂(佮一寡仔下沿的囡仔)。即逝落南洋,省親探訪也是主要的行程!隔日早起,便相辭出來,大兄、大嫂駛車抴路,開始長途遊覽(大兄駛車,大嫂抴路,兼交定酒店,歸照顧一車儂食食,真正褻體悿頭),一路七踅八踅,有去馬六甲、怡保遮个大所在,上尾來到國都吉隆坡南勢的城號做雪邦!學堂著是佇遮啦。𢙠來遮佮我會合。我已經事先到一日。雖罔是事先到,總是一日的中間,我是佗落計毋敢去,對透早到暗時仔攏勼佇旅館啦。所以講毋敢出門,第一是講話𣍐通行無路,第二也敢彩有去予在地的生狂雨驚著。啊若,大小姐已經佇學堂咧讀冊,這是伊大學生涯的頭一日啦。我也算是頭一倒見著華哥佮阿嫂。見面了後,一家團圓,未免得相合食飯,化仙開講,彼著免故講。諸姥囝猶原亦故是較愛川味火鍋,戇的都看會出來。𢙠到雪邦的第二日,大兄大嫂便發落車馬,抴阮入城去吉隆坡。車程約略一點鐘骹兜,真好氣聲,攏無窒車。雪邦去首都的高速公路,路況雖罔略略仔有較輸福建省共等級的公路,總是好得是較規矩,較文明,所以也有次序,車速也褻體快。大兄大嫂點陳故貼心,排比發落,抴阮去參觀「陳嘉庚紀念館」,總是,無虞誤煞來閉館啦(其實是咧裝潢打揲)。所以,未免得略略仔失落,總是連鞭又故昂愕著,著啦,著是彼天下出名的雙子塔,干但看伊的外型著昂愕到頭眈眈、目睭吊吊!若故講著吉隆坡城,四界懸樓若插蟶,啥物清真寺、佛寺、印度廟滿滿是、密密啁啁……城市繁華有氣勢,商業發達,車濟儂濟,挨挨夾夾,這著是吉隆坡所以敢講是南洋數一數二大都會的理由啦。未免得一路行一路遨,買這買彼,買東買西,彼亦免故講。
目𥍉七暝八日過去啊。講好卜倒轉來,總是阿公阿嬤踅踅唸,遨講的確卜入去學堂內行行看看咧。雄雄㱏想著,底時仔是老大儂𣍐放心啦,喝行便現行。大嫂故較𠢕替儂想,建議一家大細順紲蹛學堂食堂食晝,食一頓仔𢙠的飯,啉一甌仔𢙠的水,眾儂攏喝好,有影著按呢㱏著啦!中國儂自古講究水土合,我少年去省城讀冊,阮阿母也有刁工攢一小矸仔水,一把米予我紥去。做法無共,用意相同。還勢拄仔報到,入學手續較濟較費氣,以外著故上課,阮也攏知影即層,所以也毋敢延延,驚誤了囡仔的時佮工,猛猛見一面,著隨相辭出來,甚至也無閒通佮伊合影。愈刁工放輕鬆,心頭愈毋甘。倒來到酒店,我臨當時真感慨,進前聲聲句句猶咧講囡仔大漢啊,也通放手予伊家己去面對人生的路佮嵁碣……總是翻頭想,故較按怎講,這千山萬水,隔洋隔海,放伊家己一儂坫佇這番邦外國,我即个做儂老父的實在無彼號鐵拍的心肝,囝是家己的啊!學堂的環境真正𣍐否,宿舍一棟紲一棟,教學樓也起到新點點,食堂衛生故清氣,連人工湖佮四周的花草樹木也栽到水鐺鐺,故有無閒通去看的圖書館、音樂廳等等。平平是廈大,熟似的嘉庚,相同的建築,生份的馬來語,烏鉎鉎的南亞裔保安,含佮𢙠忠厚有禮貌的笑面……放心啊!敢彩這著是廈馬佮別儂無共款的所在!眏望大小姐在這間有福氣的學堂,會通揣著伊卜行的路,祝福伊!

《正月初二囝婿日》

正月初二做囝婿 ,
丈儂丈母笑嗨嗨(hai)。
時頓cheh(一下)到款酒菜 ,
魚肉雞鴨攏褿排。

做儂囝婿認本份,
紅包茶米燒酒薰。
有儂有份知分寸,
序大序細攏著分(pun)。

拜正賀喜講好話,
奉承丈儂有喙花。
來到工課著鬥做,
款菜煮食洗鼎鍋。

囝婿卜做無easy,
做儂事先(tāi-seng)著謙卑。
真心誠意莫(bo̍h)激氣,
萬事吞忍笑微微(bi)。

關係閩南話「khiàn-sńg」按怎寫漢字

1、悓,【集韻】輕甸切。與俔同。【說文】譬諭也。

諭,【禮·祭義】諭其志意。【疏】使祝官啓告鬼神,曉諭鬼神以志意。

【疏】諭爲曉,故曰告曉。【戰國策】寡人諭矣。【註】諭,曉也。【呂覽·離謂篇】言者以諭意也。

祝官,古代掌管祭祀祝禱等事宜之官。

2、顙,【唐韻】蘇朗切,桑上聲。【玉篇】額也。【易·說卦】震其於馬也爲的顙。【儀禮·士喪禮】主人哭拜稽顙。【註】頭觸地無容。

顙,《漢典》解說:

(1)〈名詞〉額頭 [forehead]。

顙,額也。從頁,桑聲。——《說文》

中夏謂之額,東齊謂之顙。——《方計》

(2)〈动詞〉(屬詞性變化,原本名詞做動詞用)

「稽顙」的省稱,即叩頭、磕頭 [kowtow;kotow]

拜稽顙。——《儀禮·士喪禮》。注:「頭觸地。」⋯⋯所講的「稽顙」,解說有兩項,一是「古早時父母死,行喪禮的時跪拜賓客,用頭額抵地的禮節。顙:頭額)」。二是,「古早一款跪拜禮,跪拜,頭額抵地,表示極虔誠)」。總講一句,攏是指叩頭 [kotow]。比論,「至地曰稽顙,下衡曰稽首。——《荀子·大略》」

稽顙,通省稱做「顙」,意思相同。比論,「再拜顙。——《左傳·昭公二十五》」

《說文解字註》公羊傳曰再拜顙者、卽拜而後稽顙也。何曰。顙者猶今叩頭。按叩頭者、經之頓首也。桑聲。穌朗切。

推論。根據當今漳廈臺閩南話所講的「khiàn-sńg」(泉州話無即詞,泉講「khiàu-tiāu」),意思著是講聘請巫師或者師公作法的迷信儀式,無非設壇祭拜、燒符唸咒卜佮神鬼講話云云。所做佮頂爿所講古早「 俔 、顙」相親像。 Khiàn、sńg兩字通拆開看。 khiàn ,通理解做「燒符唸咒佮神鬼講話」; sńg ,通理解做「行祭祀祭拜等」。兩字攏是動詞,構詞式本底是動詞+動詞,尾後故變固定名詞,親像「燒烤」也是按呢。

風雨過後

防控新冠肺炎四句

(一)

溫疫澶開真厲害,
全國頂下足悲哀。
儂儂驚心勼厝內,
門窗關密驚儂來。
今年時機夠範䆀,
底時轉好鬼會知。
初九天公着照拜,
乞求好運㱏應該。

(二)

體瘑病菌颺颺飛,
親像雞鳥咧着災。
目目聶澶到滿四界,
穢着彼號死父衰。

(三)

講着疫症儂煩惱,
穢來穢去真體瘑。
病源到底出佇佗,
較濟講是對蜜婆。

蜜婆自本覕山豅,
怎樣會來過着儂。
十途生理百百項,
偏偏有儂做彼行。

梟行失德害社會,
全國人民趁著衰。
當今百業褿荒廢,
時局親像糜櫥鍋。

勸咱逐个着覺悟,
眾儂同心相幫扶。
災難面前毋驚苦,
保家衛國是正途。

(四)

庚子年頭否字運,
國內逐項較勿會循。
究勘因由蓋鬱悶,
車入故宮硩龍根。

上慘武漢出毒菌,
勿會輸雞鳥着禽瘟。
上北落南咬咬滾,
海內海外蟯蟯恂(chun)。

國家危難的時陣,
勸咱毋通四界巡(ûn)。
遵守規矩認本份,
害儂害己無火薰。

當今各項猶未順,
醫護物資無夠分。
朋友請恁着吞忍,
相分相讓食有賰。

國家布置有分寸,
招兵買馬起三軍。
治病預防兼整頓,
污穢腐敗順紲髡。

着信咱國基礎穩,
一時勿會直若伸淪。
雖然目今有失損,
風雨過了出祥雲。

(五)

病菌出來對武漢,
全國頂下哼哼呻(hàiⁿ-hàiⁿ-chhan)
政府叫儂着防範,
口罩愛掛毋通蠻。

車站廣場褻體亂,
儂濟插雜風險懸。
無病汰去醫生館,
勼坫厝內上安全。

小區社口攏着管,
出入來去過五關。
有病無病免判斷,
照量體溫勿會麻煩。

規矩儂儂愛遵趁,
政策也着加宣傳。
天下各國相支援。
共心共命渡難關。

(六)

疫病當今未消退,
親像雞鴨咧着災。
五路四界大慘慼,
經濟倒到蝦蝦蝦。

有儂幹撟有儂詈,
出門行路穢着衰。
也有梟行失德貨,
一儂過着規百个。

防範病毒毋是勿會,
口罩毋通做瀾垂。
衫褲捷換手捷洗,
着拭門柄佮皮鞋。

講起電梯誠污穢,
消毒殺菌㱏勿會gê。
房內馬桶搰力摖,
毋食冷菜佮凊糜。

儂儂衛生若照做,
免食人蔘佮高麗。
運動鍛煉顧身體,
無驚病毒亂亂飛。

(七)

古早吳真人濟世,
當今鍾南山治災。
列位序大佮序細,
千千毋通看輕彼。
汝看病起對武漢,
目目聶穢去到荷蘭。
毒菌咧傳毋是慢,
生死全在不意間。

近來疫情無較減,
親像赤骹踏刀尖。
上好猶原厝內坫,
鹹菜脯仔罔咬鹹。
勸咱開銷着准節,
防疫防病着防賊。
道理儂儂都盡捌,
毋免加講咧着力。

(八)

前線抗疫真艱苦,
咱做閒儂也無辜。
勼坫厝內無補所,
關到強強卜生菇。

食飽着顧眠床鋪,
天光睏到日焓烏。
規日思想儂的姥,(su-siúⁿ)
三日無髡臭鬢鬍。

也有彼號姣諸姥,
蹛咧抖音餳諸夫。
落胸落胛現腹肚,
衫褲毋穿展奶蒲(pô͘)。

勸咱列位眾諸夫,
毋通悾戇做花奴。
厝內姥囝若毋顧,
露家散宅誤前途。

(九)

新冠肺炎僫持防,
穢着較慘着熱狂。
全國和齊支持黨,
封城截路斷交通。

中國即過大慘慼,
經濟消退像水跌。
敢是六月天落雪,
本然無米故閏月。

佳哉政府有膽智,
防控病毒有措施。
疫情日日有較止,
百姓安心無驚疑。

中國防疫有眏望,
韓國日本煞否空。
一隻郵輪倚香港,
過來過去港千儂。

有儂調查出報告,
刊登佇咧柳葉刀。
華南毋是頭一號,
究勘病源捎攏無。

講起退僑真嘐潲,
世界各國亂操操。
有的落機隨放走,
有的予儂揕石頭。

彼个美國蓋趣味,
武漢退僑包飛機。
濟儂轉厝病隨起,
府院責任相推辭。

日本即滿較厲害,
疫情擴散無儂知。
南韓也是悽慘事,
防備失算足悲哀。

即擺抗疫若卜好,
天下眾儂着抾和。
梟行失德現紲報,
天理昭昭毋是無。

一張批寄予台軍

親愛的台軍兄弟:
即站局勢真正害,
窮實毋是咱所愛,
佮咱攏計無底事。
是伊民進黨,
內神通外鬼,
引鬼入家宅,
存辦卜獨立死勿會變。
咱哪通目金金看山河破碎,
看祖公留予咱的
家國淪陷!
親愛的台軍兄弟:
阮佮恁共款,
愛卜和平,
兄弟相刣上怨嘆。
總是彼台獨真敢死,
咱莫交伊死做堆,
愛卜台獨家己去。
親愛的台軍兄弟:
恁若聽著銃聲吼,
請恁越頭緊猛走,
離開軍營轉咱兜,
照顧父母上有孝。
莫得空空來犧牲,
抵抗也是無路用。
阮為主卜掠蔡英文,
故有彼个蘇貞昌。
毋是對敵台灣同胞,
毋是對敵台軍兄弟儂。
親愛的台軍兄弟:
字墨少情意長,
阮眏望佮恁做伙,
同心同命同苦,
同齊共臺獨埋落塗。
眏望江山一統的時,
同食長江黃河水,
同行玉山日月潭,
共享民族復興的榮光。

李敖最後的公開批

台灣學者作家李敖,在佇西暦2018年3月18號過身。李敖在生上尾一張公開批,寫講:

逐个好,我是李敖,今年83歲。

年頭,我查出生腦瘤,現此時拄拄做過化療。當今一日着食6粒類固醇,身體變到親像戰場,即站又故兩擺穢着急性肺炎蹛院,我盡艱苦,照看是閻羅王咧共我拽手,吩咐鶆鶚來寄批啊。

我即世儂,罵過真濟儂,傷着真濟儂,冤仇儂算?盡,朋友無幾个。醫生共我講:「汝上久通故食三年,有啥物想卜做、想卜變的,趕緊!」

我咧想,即段時間,想卜共《李敖大全集》加編41-85本,以外着是想卜佮厝內儂、朋友、冤仇儂故見一面,相辭一下,這恁會使看做是汝咱即世儂上尾擺會面,「bye-bye,李敖」,隨儂行予好,此後,無通故再相見。

因為是上尾擺見面,所以我眏望即擺會面,各儂會信實、有誠意。毋但愛講咱是按怎相捌,按怎相熟,故愛講咱按怎相愛、相戰。

凡若來賓,我會對汝講實在話;我嘛愛汝對我講精實話,言者無罪,聞者足戒。

敢彩進前,咱冤到三代絕,戰到無命;敢彩咱捌歡喜鬥陣拍拼過;我眏望通過即擺會面,通予咱攏歡喜,攏勿愛有怨嘆。無怨嘆,這是我對汝的承諾,也是我對汝的眏望。

凡是來賓,無論恁徛佗位,我攏會親手寫批邀請汝。邀請汝來台北,來我的冊房,咱通做伙食一頓飯,翕一張像,我會抴汝去看古錐的貓,我會全程記錄咱上尾一面的相會,一方面是留做咱的紀念,另一方面也通滿足我的淡薄私心:離開大陸媒體卜倚10年啊,我想卜通過遮个影像,予逐个通故再看着我,故一擺看着無共款的我,見證我人生落幕。 感謝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