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語線頂開講(4)

喙講父母話,手寫母語文,各位親愛的鄉親好朋友,“線頂母語開講”,今仔日來做第(4)集。請看詳細的內容——

火獅蔡:

隨隨食飽,有儂佇咧無?

呂洞賓:

有,我嘛隨食飽無偌久。

外星儂:

食飯是大代誌,儂講“食飯皇帝大”。哎喲…愛睏kah卜死。

呂洞賓:

汝咧愛睏?食未?

火獅蔡:

“閒仙仙”這soá鬼佇toâ(佗位仔)?

呂洞賓:

雄雄又佫想卜說“死了了囉”… “彩雲仙”嘛無佇咧毋?

李天王:

頭先,佫有佇咧!Taⁿ毋知走去tó咧風騷……

閒仙仙:

火獅蔡,汝佇骹脊後(kha-chiah-āu)共我偷罵哦……即擺予我chang著,看汝是卜按怎交代?

火獅蔡:

“soá鬼”毋是罵儂的話……

閒仙仙:

毋是?汝咧kâng偷罵,soah佫驚儂知?汝是共雷公借膽毋?真好膽汝……

李天王:

借問一下,soá鬼 是啥?佇toâ 又佫是啥?

呂洞賓:

恁…做恁冤,我徛邊頭共恁拍噗仔。

李天王:

拚loeh哦!Hut哦!Hut予伊溜皮(liù-phê)佫黜骨(lut-kut)!

閒仙仙:

哈哈……拍贏我來佔,拍輸我來坫(tiàm)。

閒仙仙:

無啊…呂洞賓,汝是咧哄狗相咬是毋?儂咧食米粉,汝soah咧喝燒。

呂洞賓:

汝家己卜食認講是狗,阮也無共汝逼kong……

火獅蔡:

伊是呂洞賓。

閒仙仙:

哦。汝哪會知?

火獅蔡:

官話俗語,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

閒仙仙:

汝soah知影伊號做“呂洞賓”?

呂洞賓:

林先,汝號名的本事,無講kài懸!

閒仙仙:

安呢毋?敢號了無好勢?儂he呂洞賓嘛是緣投仔兄neh,飄撇佫有風度,上要緊的是,儂伊佫真有諸母儂緣。

火獅蔡:

林先,汝卜共我號啥名?

閒仙仙:

汝?火獅蔡……汝也想卜號一个名?汝卜號名,著愛號做……我想看māi咧……

閒仙仙:

著啊,ah汝頭先chhē我卜乜代?有啥物代誌卜kiau我參詳是毋?

火獅蔡:

無代。罔問看汝有佇咧無?

呂洞賓:

講規晡,汝猶未共伊號名咧!

閒仙仙:

哦。名猶未號咧哦……是講,這是卜號啥物名較好勢咧……呂洞賓,無汝來號看māi咧……

呂洞賓:

神仙有姓蔡的無?

閒仙仙:

蔡青史?

呂洞賓:

毋捌聽過…

閒仙仙:

“蔡青屎”啦……哈哈

呂洞賓:

Boē歹boē歹,即个號了誠讚!

閒仙仙:

無啦無啦。滾sńg笑的啦……即个名毋好啦。我若真正將伊號即个名,伊真緊會來chhē我捙拚。

火獅蔡:

恁攏咧共我偏(phiⁿ)!嗚嗚嗚……

閒仙仙:

毋好哭啦!講笑的啦,毋是挑工卜共汝phiⁿ啦。佫再講,儂我嘛無講汝一定愛號即个名啊……

火獅蔡:

嗚嗚嗚……

閒仙仙:

Ah無汝是咧哭啥貨啦?咧哭“心酸的”毋?

呂洞賓:

“蔡青屎”恁tī時卜開學?

火獅蔡:

嗚嗚嗚……

閒仙仙:

無啦,呂洞賓,汝毋通安呢共伊創治啦。

閒仙仙:

換一个仔名啦,“蔡青史”歹聽啦。無,來共伊號做“二郎神——楊戩”,安呢好無?我共恁講,楊戩,即个儂拳頭真飽,法術高明,不而過,性地真燥性(sò- sèng),做儂佫小可孤倔孤倔(koo-khu̍t),拄好kiau火獅蔡的性素卜siâng卜siâng….哈哈,誠拄好。

呂洞賓:

火獅蔡,覕佇邊頭咧哭囉,汝趕緊共想1个較好的。“楊戩(Iûⁿ Chián)”,即个名,嘛無通好。既然伊無想卜號做“蔡青史”,無,我看安呢啦,就號做“蔡史青”啦,這名嘛bōe歹neh!

閒仙仙:

“蔡史青”?哈哈,掣屎星,chhoah-sái-chhiⁿ……笑死儂!

呂洞賓:

是說..“閒仙仙”,汝哪計號hit-lō道教的神仙名咧?是說…儂蔡同學是基督徒,汝毋著共伊號一个基督教的名chiah著?我看,無歸氣號做“耶穌”啦,哈哈……

火獅蔡:

兩个老ta-poo,一直共阮詼(khe)。嗚嗚嗚……

呂洞賓:

“耶穌”汝敢是無合意(ha̍h-ì)? 無…“大衛”(Tāi-pi̍t)咧?

火獅蔡:

檀君?恒雄?

閒仙仙:

名號做“耶穌”,嘛毋好啦。若是予in厝的sī大儂聽著,恐驚咧會共伊sai頭殼。

閒仙仙:

檀君?是啥儂?

火獅蔡:

檀君是Korean in 祖公。

閒仙仙:

哦。卜號啥物名,隨在汝啦,恁兜的代誌啦,佮阮無tī代! 汝若爽,就好。我無無意見。

呂洞賓:

我嘛無意見。

閒仙仙:

無意見就好。是講,名是伊的,也嘛是咱的,咱咧chhap-chhap伊卜號啥物名……

閒仙仙:

著啦,火獅蔡,汝頭拄仔hit幅(pak)圖是啥物貨?

火獅蔡:

有兩幅圖。

閒仙仙:

兩幅?明明一幅,汝講兩幅?

火獅蔡:

真正是兩幅。

閒仙仙:

哦。儂我無問汝頂頭hit幅啦。我是問汝下底即幅啦。

火獅蔡:

下底hit幅是我一个朋友的像片啦。汝問問hiah濟卜乜代!

閒仙仙:

哭夭,哪會一个後生家,phih佇咧海沙坡,he是咧創啥貨?

閒仙仙:

看伊安呢,無敢會是代誌做煞,ah儂siān,自安呢phih佇遐無愛起來?

閒仙仙:

汝看伊也無遮雨傘,也無戴草笠(tì chháu-loe̍h)……佫掛一副烏目鏡,有影真chhio !

火獅蔡:

儂無像汝hoah老!

閒仙仙:

嗯?!我to無咧衰,佫咧kiau伊相比……

火獅蔡:

儂是緣投囝neh!

閒仙仙:

褪赤徹,無代無誌,phih蹛咧海沙坡?是咧等予水淹,是毋?

閒仙仙:

緣投囝?我咧比伊較緣投咧!

火獅蔡:

汝無….有才調汝像片摕出來看māi!

閒仙仙:

無汝講安呢是咧創啥貨?咧卜共我蹧躂毋?

火獅蔡:

毋通激動。

閒仙仙:

笑死儂,我像片哪著予汝看咧?

閒仙仙:

我哪著激動啦?

火獅蔡:

無汝是咧惡妒毋?

閒仙仙:

喂!汝毋通想講伊生做比我較少年,soah佇咧風龜。

閒仙仙:

我共汝說啦,chhio-tiô無落魄的久!風龜無底啦!!

閒仙仙:

真緊伊著會比恁爸較臭老!我咧咒誓伊,毋汝chiah共我等咧看。

火獅蔡:

儂伊也無tak著汝啊….汝哪會愈講愈咬齒根……

閒仙仙:

我嘛無說伊tak著我koh!

火獅蔡:

無汝咒誓伊卜創啥?

閒仙仙:

無汝安呢無代無誌,摕伊的像片出來卜創啥?是卜來共我展,來共我落氣(làu-khùi)是毋? 我著是卜咒誓伊真緊比我較臭老……

閒仙仙:

是講,我咒誓的儂是伊,也毋是汝,ah無汝是咧緊張啥貨?汝是咧毋甘是無?汝去叫伊來,我卜kiau伊輸贏一下,比並(pí-phēng)一下,看到底是siáng較chhio !!

閒仙仙:

儂咧…哪會soah走無去……

太白金星:

我看,當然是汝較chhio!汝敢毋是chhio雞角?

閒仙仙:

喂喂喂…無汝即mái是咧講啥……無彩咱交情chiah-nih深,汝不但無替我講話,顛倒soah徛佇別儂hit爿。汝安呢敢對我會得過?

太白金星:

汝毋是卜合儂比chhio?

閒仙仙:

比chhio ? He哪著佫比啦,看現現的kong……

閒仙仙:

“金星”,火獅蔡講的hit-gê儂,敢講汝有熟似?

太白金星:

無neh!我毋知伊講的是tó一个。

閒仙仙:

無汝哪會卜為伊講話?

彩雲仙:

彩雲仙駕到……

閒仙仙:

彩雲仙,汝來了真拄好。來來來,汝來評一个理咧!

呂洞賓:

仙子汝來囉!

彩雲仙:

有事來奏,無事退朝。啥物代誌,直說無妨(ti̍t seh bû-hông)!

閒仙仙:

火獅蔡,出來!好膽mài走,出來!

太白金星:

仙女去拄著chhio雞角,即pang,有好戲通看囉!

閒仙仙:

“金星”,呸呸呸…出喙無好話,我看汝是“幼稚園招生——老不收(老不修)”!

彩雲仙:

今仔日,有儂去“百度”hia回帖。我看hit-gê儂百分百是伊!

火獅蔡:

百分百是伊?啥儂?

閒仙仙:

伊?是啥儂?又佫出來一个“伊”?

呂洞賓:

伊就是林先!

彩雲仙:

決定是伊!

閒仙仙:

哈哈。安呢我嘛算講,有去hia共恁捧場囉,哈哈……

彩雲仙:

汝做汝大膽入去內底開講,我若寫毋著去,嘛通共我鬥糾正。雖然安呢做有較厚工。

閒仙仙:

汝也知影厚工?既然厚工,佫叫我去共汝鬥改?汝是存辦卜共我悿死毋?

閒仙仙:

是講,我he是無張弛、注死 斡入去的啦。毋是專工卜去的啦。

彩雲仙:

啥貨啦?毋是專工去的?!汝……

閒仙仙:

無啦,講毋著去。是專工去的啦。

呂洞賓:

多謝多謝。

閒仙仙:

“彩雲仙”,汝頭先手攑刀仔安呢比來比去,是卜創啥貨?

彩雲仙:

卜予汝出血!

閒仙仙:

啊?! 汝哪會當安呢對待我啦?我驚嘛soah死……

呂洞賓:

雄kài-kài、惡khia̍t-khia̍t的“仙子”……

彩雲仙:

看儂啦…呂洞賓,對汝,我就毋敢安呢。

閒仙仙:

有影無?差hiah濟!

呂洞賓:

汝愛著我?

閒仙仙:

共儂無共命……嗚嗚嗚

閒仙仙:

呂洞賓,汝實真福氣,實在使人欣羨。

彩雲仙:

愛著汝?憑汝?呵呵…我會愛著汝?我呸……

彩雲仙:

我毋捌汝,哪會去愛著汝?實在想攏無……

閒仙仙:

就是講嘛!汝毋捌伊,哪有可能愛汝著伊……

閒仙仙:

呂洞賓,汝毋免咧 súi面,儂伊也無講卜愛汝。

彩雲仙:

無啦,he是因為伊比我較細,我愛惜伊,保護伊……可能是安呢,害伊soah來引起誤會。

呂洞賓:

敢有影是安呢?嗚嗚……

閒仙仙:

是啦,決定是安呢啦!呂洞賓,我看是汝家己咧súi面的啦!

閒仙仙:

是講,彩雲仙子,若照汝安呢講,汝是算講咧疼惜伊,毋是咧愛伊啦,是毋?

呂洞賓:

今仔天氣boē歹..

閒仙仙:

呂洞賓,汝有聽清楚無,儂伊無愛汝啦,汝mài咧講天講地好無!

彩雲仙:

嗯,伊是弟弟,咱著愛保護伊,毋通欺負伊啦。

呂洞賓:

就是嘛!

閒仙仙:

喂!即mái是伊咧欺負汝neh !! 毋是儂欺負伊neh !!

彩雲仙:

汝按tó看著我欺負伊?

閒仙仙:

唬,汝有影目睭咧花啊!儂我是講,“即mái是伊咧欺負汝,毋是講伊咧予儂欺負”!

彩雲仙:

敢安呢?我暈倒……

閒仙仙:

無啦……ah無即mái是啥物情形啊?!拍儂soah喝救儂……我暈倒囉……救護車,緊來……

彩雲仙:

我嘛暈倒囉……

閒仙仙:

我暈代先……

彩雲仙:

我已經……

閒仙仙:

汝已經?插去燒啊毋??

彩雲仙:

先插汝去燒。

閒仙仙:

即siaⁿ,賰呂洞賓,佇邊仔咧lā涼!

呂洞賓:

哈哈……

彩雲仙:

呂洞賓已經予儂搬廳邊……

閒仙仙:

搬廳邊?是按算卜款去燒啊毋?Taⁿ咱兩儂咧冤規晡,ah呂洞賓soah親像ná無代誌的款,佇邊頭咧喝爽。

火獅蔡:

呂洞賓,我卜看汝的像。

呂洞賓:

哇!今仔日頭真大!

彩雲仙:

呂洞賓,我嘛卜看汝的像。

閒仙仙:

火獅蔡,汝真正是瘼壁鬼!

彩雲仙:

“瘼壁鬼”,哈哈。

閒仙仙:

伊安呢無講無tàⁿ,雄雄走出來,害恁爸掣一下……

火獅蔡:

哼!

閒仙仙:

頭先叫汝出來,汝毋死毋出來,即陣雄雄,無張無弛chông出來,汝是按算卜共我驚死,是毋?

彩雲仙:

呂洞賓,我卜看汝的像。

呂洞賓:

卜看我的像的,攑手!

閒仙仙:

伊的儂,我看過啊……

火獅蔡:

我卜看!我卜看!我卜看!我卜看!

彩雲仙:

予我看māi,我嘛卜看

閒仙仙:

嚶,無恁是看著鬼哦?講一聲著好,安呢直直講,恁是當做劉德華來啊是毋?

呂洞賓:

“彩雲仙”,我嘛卜看汝的。哈哈。

呂洞賓:

卜看我的像,先共恁的交出來。

彩雲仙:

我卜看呂洞賓的相!我卜看呂洞賓的相!!

閒仙仙:

好啊啦!攏共我惦惦去!

呂洞賓:

我卜看仙子的像!!

閒仙仙:

哪會無儂卜看我的像?嗚……

彩雲仙:

我卜看呂洞賓的像!!

呂洞賓:

我卜看火獅蔡的像!!

閒仙仙:

火獅蔡無翕像,伊已經無面通見儂。

呂洞賓:

我卜看榕樹林的像!

閒仙仙:

哦?Mài安呢啦,講kah chiah-nih假!

呂洞賓:

我是史文施。呂洞賓死去了囉……

閒仙仙:

啥物咧“史文施”?“路旁屍”啦。

呂洞賓:

嗚……

閒仙仙:

“路旁屍、磕糞箕,夭壽短命,phòng肚死”……

呂洞賓:

誠寒…

閒仙仙:

寒?今仔日三十幾度,汝soah咧喝寒??汝是冷氣吹了過頭毋?

呂洞賓:

是…

閒仙仙:

抑是溫泉洗傷久?洗kah起畏寒?

閒仙仙:

我看,汝猶是名做“呂洞賓”較斯文,嘛較有儂卜愛。

呂洞賓:

無儂愛啦。

閒仙仙:

汝若堅決卜做“史文施”,我看,真正無儂會chhap汝。有儂會放sak汝,汝後悔嘛未赴。

太白金星:

“史文施”是 “Smith”。

閒仙仙:

“金星”,汝頭殼真正好料,有夠靈!連安呢汝也想會出來?莫怪汝會升天做仙。

太白金星:

泛泛代啦。

閒仙仙:

Mài傷過謙啦。罕得幾時共汝小可呵咾一下,ah汝soah咧閉思(pì-sù)。

火獅蔡:

嗚嗚……

閒仙仙:

火獅蔡,儂也咧無講汝,汝是咧 哭喉 按怎?

呂洞賓:

阮彩雲仙子咧?

閒仙仙:

飛去啊……升天去啊。

火獅蔡:

“閒仙仙”,規日咧扶膦脬。

呂洞賓:

哈哈,火獅蔡咧惡妒。

太白金星:

哦?扶siâng的?

火獅蔡:

扶汝——“金星”的。

閒仙仙:

火獅蔡?汝……汝拆我的棚仔骹?

火獅蔡:

Yes!規叢好好——無剉(無錯)!

閒仙仙:

唬!汝真正“食碗內,洗碗外”,汝真正皮咧蟯(ngiau)啊!無彩我安呢佇咧維護汝。實在了然……

火獅蔡:

維護我?汝?!

閒仙仙:

火獅蔡,無汝敢講我無維護汝?

火獅蔡:

哼,汝規日咧共我訕潲兼消譴,講啥物咧維護我!汝毋咧講予鬼聽……

太白金星:

火獅蔡,毋是啦,儂伊專門扶hiah-ê無膦脬的……哈哈

閒仙仙:

無啦,PLP即款代誌,我boē曉得啦,汝較內行啦,汝專科的。

彩雲仙:

“PLP”?暈倒……

閒仙仙:

即句汝當無聽見啦。

彩雲仙:

我無聽著。

閒仙仙:

我電腦雄雄soah定去!

火獅蔡:

三好加一好——四好(死好)!公道的……

閒仙仙:

“金星”,汝頭先有共我偷罵無?

彩雲仙:

汝的電腦真正是足漚的!規日計聽汝咧講電腦定去。

閒仙仙:

是啦,無汝敢卜買一台送我?

彩雲仙:

無…無啦,無我先來去……

閒仙仙:

喂!是卜去tó?火獅蔡,攏是汝啦!

呂洞賓:

仙子,汝隨來就卜走囉?

太白金星:

“閒仙仙”,伊專門扶hiah-ê無膦脬的……哈哈

閒仙仙:

“金星”,汝講安呢,敢毋驚仙子對汝施法術?

呂洞賓:

媚術啦,哈哈。

閒仙仙:

哦?媚術?Soah有即招?

呂洞賓:

必殺大絕招… 哈哈

太白金星:

伊佫會曉得做竅(khiò)?

閒仙仙:

是講,“金星”也毋是三藏,ah“仙子”也無卜食三藏肉,哪會卜施媚術咧??

呂洞賓:

講笑的啦。

閒仙仙:

哦。知影汝咧講笑啦。汝若正經安呢想,等咧“仙子“若倒轉來,汝就知死!保證予汝肉疼。

太白金星:

儂較早,是番婆chiah會曉得做竅(khiò)。

閒仙仙:

2009-08-13 14:03:39

有影無?

呂洞賓:

南洋降頭術?

彩雲仙:

呂洞賓,汝的皮,著繃較絙(ân)咧……

閒仙仙:

報告“彩雲仙子”,頭先,呂洞賓共汝偷罵。

呂洞賓:

繃?有啦,繃kah 絙擋擋(ân-tòng-tòng)……

太白金星:

彩雲仙,汝tī時也學會曉得做竅?

彩雲仙:

我若會做竅,頭一个就卜挃(ti̍h)呂洞賓的命。

閒仙仙:

“金星”,即招敢毋是汝教的?

太白金星:

我哪會曉得?

閒仙仙:

是哦!汝一个老ta-po·,相信汝boē曉得。

呂洞賓:

仙子,汝心肝哪會choah橫……

彩雲仙:

嘛是汝家己做得來的。

閒仙仙:

著!仙子,汝若欠家俬,我會用借汝。看是卜挃菜刀,抑是飛刀……chhoân便便,據在汝揀。

彩雲仙:

我欠用“塗雷”。

閒仙仙:

塗雷嘛有。

呂洞賓:

我決定卜用愛來感化汝,阿門…

閒仙仙:

呂洞賓,無效啦。我勸汝,猶是冗早(liōng-chá)赸啦,無,若予伊起狂,汝是無tè走。

彩雲仙:

汝卜用愛來感化我?哈哈,我等汝……

呂洞賓:

“愛”是即个世間普遍的真理。我相信,我一定有法度感化汝…

彩雲仙:

哈哈(心內咧暗爽)……想卜感化我,誠簡單。

閒仙仙:

啊?!代誌毋好!!!呂洞賓,汝中著伊的計!!

太白金星:

呂洞賓 是 穆斯林?

彩雲仙:

毋驚汝來做,驚汝毋niā……

呂洞賓:

卜做啥?

閒仙仙:

呂洞賓,汝卜用愛來感化伊,拄好中著伊的計!伊拄好嘛咧數想汝的愛。

彩雲仙:

哈哈……

彩雲仙:

呂洞賓,汝真正卜想用愛來感化我?

呂洞賓:

當然的囉!

彩雲仙:

好,以後汝著聽我的話……

閒仙仙:

無啦無啦……呂洞賓,汝中計啊!!汝中著伊的媚術!汝慘啊!

彩雲仙:

媚汝去死啦!!

彩雲仙:

我無媚術,kan-ta有妖術niā……

閒仙仙:

哦?妖術?

呂洞賓:

無要緊,我已經為汝死著幾落擺囉…

閒仙仙:

汝是貓?有九條命?無哪會講死幾落擺?

呂洞賓:

我kiau閻羅王較熟似,定定去咧chhē伊泡茶開講,哈哈。

彩雲仙:

莫怪!

閒仙仙:

定定去咧chhē閻羅王?有影無?安呢講,烏白無常,毋soah蹛恁厝邊?

彩雲仙:

莫怪,我看伊誠面熟……

閒仙仙:

誠面熟?仙子,敢講汝也是鬼?

彩雲仙:

無啦,因為我嘛定定去閻王in厝咧食日晝……

閒仙仙:

啊?!驚死儂……我到taⁿ chiah知影講,我kiau一陣魔神仔咧開講……

彩雲仙:

無啦,汝毋咧番啊?!我是天頂的仙子neh!儂天頂kiau地府,安呢三不五時聯歡一下,哪有啥物通好稀奇啦!

閒仙仙:

哦!這三界的代誌,恁小小的年歲,佫是捌泛泛濟。

彩雲仙:

所以我規日無代志計嘛走去in厝咧食。

閒仙仙:

汝安呢意思是講,in厝蹛咧地府??

彩雲仙:

汝講“in厝”?是咧講“呂洞賓”毋?若“呂洞賓”in厝是毋是蹛地府,這我毋知哦。

閒仙仙:

是啊,無汝是咧講siâng ?

彩雲仙:

厝邊毋厝邊,我無清楚。

閒仙仙:

安呢,伊毋soah是地藏王來化身?

彩雲仙:

地藏王?伊毋是啦。伊是呂洞賓啦。

閒仙仙:

哭夭,我即mái chiah知影講,原來呂洞賓的前身是地藏王?!

閒仙仙:

“金星”咧?伊是太白(真正有夠白),照講伊著有瞭解即段孽緣,叫伊出來開拆予咱逐个聽一下。

彩雲仙:

“金星”去咧睏……

太白金星:

無啦,汝較捌啦。

閒仙仙:

汝看,伊哪有咧睏?佫趖出來啊……

呂洞賓:

喂喂喂……無恁是咧講啥啦?我是Smith啦,是柴師啦!

閒仙仙:

“柴頭”啦“柴師”!恁爸雄雄聽做是“柴梳”!

呂洞賓:

暈倒……

太白金星:

“柴師”是啥物碗糕?是做木師毋?

彩雲仙:

Smith?是“死毋死”?

呂洞賓:

我咧暈八擺……

閒仙仙:

柴梳in親chiâⁿ是“虱擯(sat-pìn)”,iah“虱擯”in親chiâⁿ是 “洞賓”,安呢著!!!

閒仙仙:

講來講去,汝照原著是“呂洞賓”!汝mài佫假啊啦……

呂洞賓:

暈八擺……

彩雲仙:

哈哈……現原形。

閒仙仙:

呂洞賓已經佇汝的身軀頂附身,汝永遠無法度改變囉。

閒仙仙:

Hello,Smith!!

呂洞賓:

有!佇遮……

閒仙仙:

“Hello,Smith”,翻譯做閩南語是“好死毋死!”

呂洞賓:

暈八擺……

彩雲仙:

哈哈,笑破阿嬤的喙!

閒仙仙:

所以,講來講去,汝猶是號做“呂洞賓”較實在啦。

閒仙仙:

火獅蔡,出來!我知影汝有佇咧,我知影汝覕佇後壁。

太白金星:

伊bōe輸咧佮汝ī救國仔。掠龜走鱉,掠鱘走蠘。

閒仙仙:

是啦,咱叫伊出來,伊毋死毋出來;thèng候咱咧無張弛的時陣,伊soah雄雄chông出來……青仔叢!Boē輸ná 瘼壁鬼 共款。

太白金星:

伊即時無佇咧,去kiau tó一个姿娘仔走私也 boē 講得

閒仙仙:

無啦,哪會做即款代誌啦?儂伊猶佫未轉大咧,汝kâng講安呢……無可能啦!

太白金星:

毋ku,即陣的少年儂,鳥鼠未生尾,就逐項捌透透囉。

閒仙仙:

是哦!

彩雲仙:

頂面的話,予我想著一句話:

閒仙仙:

想著啥物話?

彩雲仙:

往早卜食西瓜,著6月chiah有通食;即陣的西瓜,4月就有看著咧賣啊……

太白金星:

He攏食激素。

閒仙仙:

汝意思是講,即陣的西瓜攏早sek毋?

彩雲仙:

是。

太白金星:

儂嘛siâng款啦。

彩雲仙:

較早26歲chiah談戀愛,即陣攏無siâng了了囉……

太白金星:

即下16 歲未滿,就咧亂愛……哈哈

彩雲仙:

著!

閒仙仙:

亂愛?是濫sám 愛毋?

彩雲仙:

即陣,拄咧讀幼稚園,就會捌啥物號做愛情。16歲就會曉兩性的代誌……

閒仙仙:

無hiah譀啦。

太白金星:

往過是“愛”,即下是“愛”,無心之“愛”

彩雲仙:

Soa落來,毋知卜變做甚物款。

閒仙仙:

我卜來去看一tiap久仔 冊,先來走。

彩雲仙:

汝毋是咧上班?

太白金星:

汝是緊狂卜去看“寫真集”毋?

彩雲仙:

上班佫會當看冊?Hoah爽??

彩雲仙:

寫真集是啥貨?

太白金星:

伊kiám-chhái是卜去看酒井法子的寫真集。

彩雲仙:

最近看著真濟關係酒井法子的新聞。

太白金星:

即chām紅毛鬼傳教真猖颺(chhiaⁿ-iāⁿ)。頂日仔,soah有兩个儂叫我著 tè in食教。

彩雲仙:

甚物教?

太白金星:

幾落年前,我儂佇外國,嘛有儂卜招我入教。我共in講,咱家己的道、儒、釋,毋知卜比in紅毛鬼仔咧變弄的齣頭ke深咧偌濟咧!卜招我入教,先來學咱的道chiah佫講。

彩雲仙:

是講,路尾敢是紅毛鬼boē死心,choân 直透tè汝tè到廈門來毋?

彩雲仙:

He無!即下又佫咧共汝推銷。

太白金星:

無囉,即擺佇廈門卜招我食教的,是別的紅毛鬼佮一寡捌去予教義洗過頭殼的儂。

太白金星:

阮祖家hia鄉里的路口,有起一間小教堂。我看著是真鑿目,拍算chhē一个好時機,叫一寡儂來共伊拆sak。

彩雲仙:

暈倒……

彩雲仙:

一儂愛一項,汝是咧氣按怎?

彩雲仙:

有的儂食教食入心,教義bē輸伊的性命,he是有影啦……

太白金星:

汝也食教喺(heN7)?

大鵰:

是按怎儂卜招汝信教?是按怎我攏毋捌拄著即款儂?

彩雲仙:

我無食教。

太白金星:

雖然我嘛有讀過英語簡寫本的《The Bibble》(聖經),毋ku,我真討厭in hit種傳教的方式。

大鵰:

傳教傳kah咧起痟毋?

彩雲仙:

“大鵰”,汝若愛,以後我chiah介紹汝去食教。予汝暢著!哈哈

大鵰:

暈倒……

彩雲仙:

安呢予汝kiau Lee平平暢。雖然伊是咧牽豬哥。

太白金星:

“大鵰”,汝若chiaⁿ實想卜瞭解,汝會當去廈門hia走chhē看māi咧,in計是用英語傳教,不而過,嘛有一寡 無出脫的,咧kāi翻譯做中文。

大鵰:

我無想卜落教。

彩雲仙:

“大鵰”汝幾歲啊?

大鵰:

我相(siùⁿ)虎。

彩雲仙:

安呢,汝是DD哦。

大鵰:

我弟弟?ah汝咧?汝偌大?汝kán-ná真大的款?

彩雲仙:

無汝是無看著“呂洞賓”一直透咧叫我相(siùⁿ)牛的老査某?

大鵰:

汝tó一間大學畢業的?

太白金星:

好得汝相牛,若相虎汝就費氣囉。

彩雲仙:

聽儂講,我無讀大學……

大鵰:

“金星”,汝是咧講啥……相虎的,是按怎?

彩雲仙:

是啊?相虎的是按怎咧“費氣”咧?

太白金星:

因為,相象的chiah有敢去娶相虎的。哈哈……

彩雲仙:

哦!聽講相象的ta-po·誠少……

太白金星:

照咱閩南在地的例俗,著愛看是“上山虎”抑是“落山虎”。假使是“落山虎”來講,有真濟生相(siⁿ-siùⁿ)攏boē得kiau伊配搭。

彩雲仙:

聽講誠惡。

太白金星:

尤其是相豬的,boē做咧娶“落山虎”,儂講“虎合(咬)豬,無身屍” 。

彩雲仙:

哈哈……

彩雲仙:

2009-08-13 17:55:08

差三歲,小衝。

彩雲仙:

三六九衝,真正有安呢講的款,哈哈。

太白金星:

我相象(chhiūⁿ),天毋驚,地毋驚。哈哈

彩雲仙:

莫怪(bo̍h-koài),汝會娶相虎的査某。

太白金星:

嘛毋是啦。

彩雲仙:

無是啥?

呂洞賓:

我頂擺去深滬,嘛有看著1間教堂。

太白金星:

哦,ah汝敢有共 in 推銷 伊斯蘭教?

呂洞賓:

我上討厭“伊是膦教”!

太白金星:

哦,ah 無汝是共 in 傳道教、儒教毋?

呂洞賓:

He我嘛無啥瞭解……

彩雲仙:

“膦教”是啥?

呂洞賓:

伊是膦……教。

彩雲仙:

伊是膦教?!哦哦哦……

太白金星:

哈哈哈,較早捌講過……

彩雲仙:

哎喲……我講出來,害阮hiah-ê同事soah笑kah落下骸……

呂洞賓:

我咧暈八擺……

太白金星:

哦,拄好予chhē著機會通講笑詼(chhio-khe)……

彩雲仙:

嘻嘻,歹勢啦……

彩雲仙:

絲粉……

呂洞賓:

乜代?

彩雲仙:

汝名叫施議辰?

呂洞賓:

是。

呂洞賓:

汝咧?

彩雲仙:

我…叫我“姐仔”著好。

彩雲仙:

無叫我“彩雲仙”嘛會做得。

呂洞賓:

講啦,也別儂咧聽,講一下名是會死哦?!

彩雲仙:

是Boē死啦,無愛講niā。

太白金星:

呂洞賓,汝是 “議”字ûn 的?比施琅細幾ûn?

呂洞賓:

是。比施琅細幾ûn,我嘛毋知。

彩雲仙:

佮汝嘛毋是誠熟似,我驚予汝賣去。

呂洞賓:

汝毋講名,無汝嘛共我講汝姓啥!

彩雲仙:

按怎?無名無姓敢毋是boē歹?

太白金星:

伊姓牛。聽咧講,是牛魔王in親chiâⁿ。

彩雲仙:

汝咧哭夭啊!是“相牛”,毋是“姓牛”啦。

太白金星:

“大鵰” in 惠安hia,姓牛、相牛,計唸sâng音。

彩雲仙:

哪會安呢?安呢儂卜哪知影伊咧講啥?

太白金星:

汝去問”大鵰”。

彩雲仙:

“大鵰”,出來!

彩雲仙:

“大鵰”伊是tó位的儂?

太白金星:

惠北。

彩雲仙:

我南北boē曉通分,有較詳細的所在無?

呂洞賓:

倚近莆田。

彩雲仙:

有惠北,若安呢應該嘛有“惠南”chiah著?

太白金星:

有。倚泉州灣hia是惠南。惠南,佮“三邑”(南安惠安晉江)sâng腔口。

彩雲仙:

哦!我罕得去惠安,無啥瞭解。

呂洞賓:

比我較好,我是連去to毋捌去著。

彩雲仙:

暈倒……

彩雲仙:

汝若有機會,chiaⁿ-si̍t著去走走咧。准講毋去四界走、四界行,無嘛去踏一下惠安的塗。

彩雲仙:

我雄雄想著一个語詞“sià敗”……

太白金星:

瀉敗。

太白金星:

呂洞賓,石獅石湖卜造橋迵(thàng)惠安的秀塗。

呂洞賓:

泉州的規劃boe信得。

呂洞賓:

幾百年前就喝卜造,到taⁿ猶佫無看著半个影。

太白金星:

幾百年前,拄好咧造hit條洛陽橋kong。

彩雲仙:

呂洞賓,汝著有信心chiah會用得。

彩雲仙:

我共汝講,阮門頭hit條路,從(chêng)我細漢讀幼稚園的時陣,就講卜鋪,taⁿ廿外年過去啊,攏無儂去鋪,直直到kah今年chiah鋪起來。

呂洞賓:

泉州規劃滿天颺颺飛,boē輸ná中國的骹球咧……

外星儂:

南安是毋是卜佫割?

太白金星:

卜怎樣割?

彩雲仙:

割予泉州。

外星儂:

割kah賰 頂南安。

呂洞賓:

假使大泉州行政規劃會當通過,安呢南安定著會割。

太白金星:

嗯,hoān勢hoān勢。儂惠安早就割一tè予泉州囉。

彩雲仙:

政府規劃真正boē信咧啦。

呂洞賓:

石井,卜佮安海、內坑、東石,合(kap)做一下,立一个“成功區”。

外星儂:

下南安,有的卜割泉州去,有的割晉江去。

彩雲仙:

嘛毋知。聽講頂南安卜分予梅山。

外星儂:

是講,准做是割會成,he嘛是幾落年後的代誌囉。

呂洞賓:

時到chiah佫講啦,未曾未(bē-chêng-bē)講hiah濟無路用。若照咱泉州政府chit-lō速度,我看真正若卜等到hit一日,咱早就攏老khok-khok囉!

外星儂:

是啊,he計嘛是hiah-ê做頭的咧發落。咱chhap未著。

彩雲仙:

我嘛安呢想,鋪一條路soah鋪咧廿外年……

太白金星:

外星儂:,安呢汝毋soah變做晉江儂?

外星儂:

我無差啦。南安chia待遇chiah-nih害……

彩雲仙:

汝咧食公家頭路毋?

外星儂:

南安的薪水,佮晉江第一窮的所在相比,猶佫輸儂千外仔外。

外星儂:

濟濟錢項計扣tiâu咧,計無照起工發落來。

太白金星:

汝安呢講嘛是著啦。橫直,若有飯通食,賊頭嘛會當認做老爸。哈哈

彩雲仙:

這kiau汝哪有tī代啦?講安呢……

外星儂:

頂南安hiah窮!下南安,事實是去予頂南安帶衰著!

太白金星:

日後,泉州所在薪水若統一,著攏總無代誌囉。

外星儂:

薪水統一?等到我退休嘛猶佫無可能!

太白金星:

真緊啦,taⁿ廈門薪水開始卜統一囉。

外星儂:

儂he是廈門島!經濟好。大泉州地區,誠濟所在到taⁿ猶佫誠kan-kiat,誠歹過。

太白金星:

毋nā廈門島啦,同安、翔安攏嘛算在內。

太白金星:

Mr.Lee, 汝毋著趕緊 拋 lin 斗 過來。

彩雲仙:

Lee,汝按暹羅倒轉來囉?

李天王:

仙女mm叫我乜事?

彩雲仙:

規日無看著,咧數念汝。

李天王:

莫怪(bo̍h-koài)我規日佇咧phah-kha-chhiùⁿ,tī時仔是汝咧想我哦!唬唬!我實在真感動……

李天王:

廈門做工,中pān中pān的,月月收入通偌濟?

太白金星:

車衫仔工 2000 箍。毋ku,著加班。

彩雲仙:

廈門iá濟車衫的?

太白金星:

嘛無濟,泉州iáu較濟咧。

太白金星:

廈門,坐辦公廳的,he著歹講,千外的到幾萬箍的,攏總有。

彩雲仙:

中范(tiong-pān)的,是“3000~5000”毋?

彩雲仙:

無瞭解,無清楚。

李天王:

五千?安呢差不多啦。若准講 逐項所費講有通報銷,安呢鬥鬥起來,五千就會滇(tīⁿ)囉。

彩雲仙:

佇泉州,hoâi車衫、車鞋、車皮包、車脫鏈的,第一濟!

太白金星:

是啦。

呂洞賓:

來去食暗囉~bye-bye。

火獅蔡:

火獅蔡來囉!

李天王:

火獅蔡來囉,逐个緊圍過來看囉!

Tagged: ,

Comments: 3

  1. Si Gī-sîn 2009-08-15 at 22:30:16 Reply

    汝共阮的腔口全改成汝的 – -!
    完全背離實際情況…誠假!!

    To “Si Gī-sîn”: 是,我有改。因為chit-ê blog,自來著是用“廈 + 台”雜濫腔寫的,這是咱一貫的例,所以無改bōe用得,請諒情。(by Lim)

  2. 浊音dz 2009-08-16 at 14:02:26 Reply

    limkianhui!正soá鬼!竟然jir5-siau5改别侬的谈话!

    To “浊音dz”: 這毋是號做挐siâu,這是「與時俱進」。無啦,講笑啦……我若無改,儂看較無啦,ah泉腔哦,實在傷過頭腔啦…(by Lim)

  3. Si Gī-sîn 2009-08-16 at 15:51:16 Reply

    毋拘阮有晉江有廈門有南安有石獅 哪有可能皆用廈臺濫的腔!!!!
    既然是線頂開講 當然嘛是個儂用個儂的腔口 汝只是記錄者 毋是創作者 所以無衝突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