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語線頂開講(3)

喙講父母話,手寫母語文,各位親愛的鄉親好朋友,”線頂母語開講”,今仔日來做第(3)集。食茶、開講、練仙khà-kho̍k,逐个做伙來哦——
閒仙仙:
“太白金星”,有佇咧無?

太白金星:
有咧!

閒仙仙:
汝tī時來的啦?無聲無說(seh)……

太白金星:
日晝恁頭家娘無佇咧?

閒仙仙:
Mài啦,mài定定講頭家娘啦!講he,傷感情啦……

太白金星:
Soah有感情囉?Chiah-nih緊?

閒仙仙:
無啦…汝是咧講啥啦?啥物咧感情!儂我是講”傷腦筋”啦。。哎呀…汝…

太白金星:
汝本然日晝時計有睏,敢毋是?

閒仙仙:
嘛無一定啦……今仔中晝,陪”彩雲仙”mm開講,soah毋知時間超過。著是安呢,毋chiah會無去睏。汝即个儂有影真害,頭殼攏全想想一寡有的無的,講he啥物”頭家,頭家娘”。

太白金星:
時間過貢去,soah bōe睏咧?

閒仙仙:
是啦。汝瞭解著好。汝毋通烏白講,磕bē著,就講啥物”頭家娘”……若注死去予頭家聽著,唬,ah我性命無去!

太白金星:
汝工地是佇龍海tó-lo̍h咧?

閒仙仙:
紫泥啦。

閒仙仙:
按怎,汝探聽這卜乜代?敢講汝是卜去共阮頭家投?

太白金星:
安啦,我卜tó會安呢做啦?儂頭家伊嘛想卜升級 neh!我看,伊顛倒佫會感謝汝汝啦。

閒仙仙:
哦……啊?!佫愛共我感謝?

閒仙仙:
哎呀,汝哪會佫講著”升級”啦?汝即个儂哪會安呢啦,不時摕即層代誌出來咧餾……汝有影雜唸to̍h著!

太白金星:
頭家若趁著錢,計嘛想升級。汝嘛 siâng。

閒仙仙:
Siâng?我咧無siâng師傅咧!共汝講啦,毋是所有的頭家攏安呢啦。汝毋通一支竹篙押倒一船載。

太白金星:
昨日汝無去”雨中情”,今日下晡敢無按算卜補一个仔”日下情”?

閒仙仙:
是卜kiau啥儂去補?啥儂願意佮咱做夥來補?著啦,毋是所有的頭家儂攏像汝講的hiah-nih-á毋是款啦。

閒仙仙:
汝真夠力,汝若做頭家,保證無儂敢予汝倩薪勞。

太白金星:
有囉!敢毋是誠濟儂欣慕汝……

閒仙仙:
無啦。我to無咧做頭家koh!!

閒仙仙:
“海龍王”咧?今仔日無來?海龍王辭水——反常!

閒仙仙:
即箍”海龍王”chiah有影咧做頭家。咱攏毋是。

太白金星:
往過,番仔捌kā李鴻章的頭銜譯做副皇帝,照安呢講,汝嘛是副頭家。

閒仙仙:
我副頭家?汝咧講啥?我聽無……

太白金星:
講汝副頭家。

閒仙仙:
哭夭,頭家也有副的?是汝封的?

太白金星:
當然嘛是有。

閒仙仙:
哦。若真正卜我做副頭家,安呢我著愛先來換頭路,換一个較少年的頭家,無我一世儂烏有去。

太白金星:
免儂封,事實就是安呢。

太白金星:
怎樣講”一世儂烏有去”?

閒仙仙:
汝kā想看māi咧,阮頭家今年五六十、六七十歲咧,in柴耙,無五十,嘛有四十,安呢我毋著吐吐死,死予伊看?!

閒仙仙:
所以,既然有心卜做副頭家,無換一个較少年的頭家,是卜哪會用得啦?!

太白金星:
哈哈哈,叫汝做副頭家,無叫汝做副翁啦。

閒仙仙:
哦…汝頭先敢毋是即款意思?汝是咧共我裝痟的?

太白金星:
儂我是講予汝做公司的宰相,汝家己想對tó-lo̍h去……

閒仙仙:
啊!汝即个儂,實在足奸巧的!我是頭毛店關門——無理髪(無汝法)!

太白金星:
是汝家己咧lām-sám想,mài咧牽拖我。

閒仙仙:
安呢汝毋著冗早(liōng-chá)講予清楚……害我咧,哎呀,汝……我一世儂的名聲,險予汝敗害了了……有影足危險的!好得,無中著汝的臭計……佳哉佳哉…阿彌陀佛~

太白金星:
唬!冤枉冤枉,真正冤枉無tè講!儂我最頭是比李鴻章予汝聽。Ah儂”李鴻章”也毋是咧”張居正”著毋著,哪有可能做hit款代志啦?是汝家己咧七想八想,想對頭家娘遐去。

閒仙仙:
哦…安呢是我想歪去?我毋著愛佫共汝會失禮?

太白金星:
啊,免啦免啦!恁“菜瓜”是“絲瓜”(普通話)抑是“醃瓜”?

閒仙仙:
汝若無 起曲頭,我嘛bē去予汝術去。“菜瓜”是“絲瓜”(普通話)啦。

太白金星:
哦,汝soah佫會記得“起曲頭”哦?

閒仙仙:
當然啦。汝講的,阮哪敢放boē記咧!

太白金星:
安呢好。

閒仙仙:
真正會予汝害死!我別日kiau汝講話,著愛較張弛咧……著啦,汝頭先問“菜瓜”是卜乜代?是毋腹肚咧枵,卜叫我摳菜瓜予汝止飢?

太白金星:
噢,免啊。我講話第一直屎桶的。

閒仙仙:
免客氣啦,我送汝一條”澎湖菜瓜” ,食一个粗飽,保證予汝食了,囉唆兼雜唸。

太白金星:
是講確實小可枵枵,日晝食無啥飽。

閒仙仙:
安呢真拄好。汝應該感謝我chiah著!

太白金星:
感謝汝 chia̍h 著。

閒仙仙:
食著?我食著啥?

太白金星:
毋知。

閒仙仙:
無汝講我食著?

閒仙仙:
“彩雲仙”毋敢來,攏是去予汝拍驚著。

太白金星:
我按怎拍驚著伊?

閒仙仙:
伊講汝定定講話共伊詼(khe),定定創治儂。有抑無,汝心內知知咧。

太白金星:
伊若一日無來,汝soah規日咧數念 bōe 煞,bōe食bōe睏咧。

閒仙仙:
無啦。汝毋好安呢講啦。無,小等咧,有儂會chhē汝輸贏!時到,免我出面,著有儂出來予汝好看。哈哈。著細膩哦。

閒仙仙:
我講安呢,汝聽有乎?哈哈

太白金星:
會kiau汝輸贏,毋是我,佮我無tī代。

彩雲仙:
恁是咧講啥啦?趁我無佇咧,佇我骹脊後講閒仔話?恁真好膽啊恁!!

閒仙仙:
“彩雲仙”來囉!緊閃……

太白金星:
予汝餳來的……

閒仙仙:
事主儂來囉,咱mài佫當儂的面,講東講西,烏白花,烏白講啊……

彩雲仙:
本然我是無想卜插喙,是有儂咧討皮癢,欠儂推……

閒仙仙:
哦?敢講汝一直咧邊仔聽?

彩雲仙:
恁講話毋好好講,是按怎卜牽拖對我遮來?

太白金星:
“有閒來坐”,汝著感謝我,予伊知影汝對伊hiah好。

閒仙仙:
安呢哦,費神啦。

彩雲仙:
儂我嘛是乖乖,也無得失著恁kong。

閒仙仙:
是啦,歹勢啦,ah我嘛無講汝有得失阮。

彩雲仙:
是按怎毋去講別儂,kan-kan-ná卜講我?我嘛咧衰,拄著恁……

閒仙仙:
歹勢啦。實在是汝的儂,安呢誠好禮,誠好儂緣,所以,阮chiah會講汝啦。歹勢啦……

太白金星:
是啊,就是無得失siâng,伊毋則對汝hiah好!

閒仙仙:
“太白金星”,攏是汝啦,汝佫講!

彩雲仙:
啊..好啊!恁攏共我tiām去!

閒仙仙:
“太白金星”,汝若佫無撙無節,小等咧,惹伊受氣,性地giâ起來,我是無法度kā汝鬥相共。時到,hông捻頭飼雞母,汝是毋通卜哭嘛無目屎……

彩雲仙:
Mài佫講我啊!我卜掠狂啊……

閒仙仙:
是!我保證惦惦。

太白金星:
毋是我啦,代誌攏嘛汝惹出來的,是汝咧起曲頭。

閒仙仙:
“彩雲仙”,汝頭拄仔雄雄sa 一支菜刀出來,予我想著一句台詞。

太白金星:
菜刀?”有閒來坐”,聽講煮食汝嘛是頭手的哩。

閒仙仙:
歹勢,阮攏bōe曉煮食。

太白金星:
“彩雲仙子”,底時汝若咧毋愛食,伊嘛通煮一碗汝第一合的,予汝食……

閒仙仙:
汝佫講!汝敢毋驚菜刀?若毋驚,無換我送一支飛刀……

太白金星:
飛刀哦?飛刀汝通用來削果子予伊食。哈哈

閒仙仙:
牙真長!汝真正牙科的、內行的。

閒仙仙:
連飛刀汝也無驚,安呢好,sòa落來,我決定卜送汝一句台詞,相信汝應該捌聽過,汝聽好勢囉:”汝若惹我受氣,我就會bōe爽… 恁爸若bōe爽,就想卜報仇…恁爸若想卜報仇… 就會送汝一桶汽油佮一枝番仔火… 明年汝若做忌…佫送汝一粒雞卵糕”。

閒仙仙:
按怎,”太白金星”,頂頭我講的hit段台詞,汝應該有聽過啦,乎?

彩雲仙:
雞卵糕有”一粒的”?

閒仙仙:
有規模的啦,嘛有做一粒一粒的。

太白金星:
毋捌聽著。是汝搬戲咧念的臺詞毋?

閒仙仙:
啥物咧我搬的!這是台劇《霹靂火》的台詞啦。是劉文聰定定咧講的。無恁是毋捌看過《霹靂火》是毋?

太白金星:
毋捌。

閒仙仙:
安呢好。著是因為汝毋捌,所以,送汝一桶汽油佮一支番仔火,汝應該歹勢推辭(the-sî)啦,乎?

太白金星:
汽油入咧我汽車油箱的,拄拄好。我駛車,汽油拄好定定咧無啥夠用。Ah若是別項啥物齣頭,he我著無愛。

閒仙仙:
無啦,汽油汝kâng收去,ah番仔火,汝嘛著做一下收!

閒仙仙:
“太白金星”,咱講正經的。汝昨昏有講著惠南話‘草雞仔’,意思是”拍拳賣糊藥的儂”……

太白金星:
是,是”拍拳賣膏藥的”。

閒仙仙:
事實這是”走街仔” 。

太白金星:
哦,有理。

閒仙仙:
閩南各縣市攏講做”走街仔”、”走街仔仙”、”走街仔訣”。惠南,小可走音走音,變做”chháu-koe-á”。

太白金星:
是。

閒仙仙:
我卜來上班啊,阮頭家佫咧辦公廳等我。無閒陪恁練仙,我先來走。

閒仙仙:
若無緊來去報到,我頭路無去……各位 莎喲哪啦,bye-bye。

Tagged: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