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動眾儂心

作者:阿越(網路作家)

原文:“震”動人心(華文)

編譯:Limkianhui

即陣,離5月12號hit場大災禍(tsai-ē),算算咧過去規圇(kui-nn̂g)禮拜囉,ah我規頭殼soah猶原佇咧戇戇踅。12號地動的時陣,我kán-ná嘛是略略仔聽儂咧講niâ,也毋知影到底動kah偌厲害,全全無想講是遐爾大的災禍。到kah隔轉日13號,我猶koh kiu 佇厝ê咧寫畢業論文,一日kan-ta睡咧兩點鍾久,房間內規四界攏全冊,直透péng資料,檢koh檢、改koh改,規心滿腹全浸咧寫論文,伸(chhun)的代誌攏總放一邊去囉。連新聞嘛攏bōe顧得看(幾落年來我逐日攏有咧看新聞)……即tsām上網嘛kan-ta看“知網”niâ,手機仔短信啦、QQ、MSN啦,嘛kan-ta聯繫一寡較捷咧來往的同學、先生佮朋友niâ,伸的著攏全擋tiâu,hiù咧邊仔,無咧póe會。聽儂講12號 hit日四川大地動過身,尾仔長沙有koh振動(tín-tāng)差不多40秒鍾久,koh講感覺不止明顯,不而過,hit陣我拄好去小寐(bî)一 tia̍p久,睏ka-tsōe去,全全毋知儂。

到kah 13號chiah kā論文摕去交答辯秘書,了後著趕緊去補眠。睏kah爽歪歪(sóng-oaiⁿ-oaiⁿ)peh起來,電腦開開,去咧踅(se̍h)聯合早報的網站, chiah知講出代誌ah。Hit日規圇日,阮兜電視攏撰佇CCTV的新聞台。我幾落擺強beh哭出來……進前我直直想講家己是較會曉保持冷靜的儂,我是讀歷史的,看過足濟大災難的記錄,嘛看過足濟關係儂心理的記錄,定著看較透。Ah毋佫,面對著目睭前即款大災厄,我chiah知影講家己是遮爾仔軟 chiáⁿ。

我佇電視跤kiu beh規日久,soah感覺hiah-ê鏡頭bōe輸離咱真遠,看著真生份;ná像是假的,ah毋koh,又佫親像是佇咧身軀邊仔的款……我看溫某儂佇咧現場beh吼beh吼,會使講這是我chêng-kah-taⁿ頭一擺予政客感動著——歉採日後bōe koh有第二擺。臨當時(liâm-tong-sî),我chiah想著講,四川kán-ná koh有濟濟同學佮朋友。我毋敢撽電話,kan-ta數个(siàu-ê)發短信去,聯繫bōe著的,著tòa QQ佮MSN留話……佳哉真緊著攏收著回信,好佳哉逐个攏chiâu平安,獨獨一个khiā綿陽的朋友,過兩工了後chiah回過來,講in規家伙仔大細漢囡仔平安順序無代誌……當時的心情我毋愛koh餾,我甘願即世儂mài有hit款體驗。我kan-ta會當講,我真正好狗運,毋免為著失去某物仔物件佇咧艱苦鬱卒,上好永遠像安呢著好。

不而過,這是永遠無可能。

啥物儂會當目睭金金看著遮爾大的災禍soah攏 bōe 艱苦?

別儂怎樣想我毋知,上無,我知影我bōe。

歉採(khiàm-chhài)我無夠資格講家己是一个批評者,ah毋koh,我敢講我有資格通去giâu疑。自來,hiah-ê權力機器,我對 in攏是一半疑心一半防。斷(toàn)bōe當烏白聽hiah-ê佔懸位的,嘛bōe當濫糝(lām-sám)相信眾儂,這是我做儂的一條原則。

Ah毋koh,在佇即場災難面頭前,我雄雄發見講,有的普通時做kah慣勢慣勢的代誌,佇即號坎站若koh照進前的去做,著kán-ná真無行情,真無天良的款,安呢,我會感覺連我家己嘛無法度原諒!

佇即款流擺,儂的本能kan-ta會去想著艱苦niâ,會愛beh予較濟儂會通得著救,會beh想辦法去幫助in。

獻白講,我自來對中國兩大“民間”慈善組織gê-gê,這道理真簡單,毋免我加講。較早我若捐款攏捐獻佇咧扶助散赤囡仔讀書(tha̍k- tsu),數額(siàu-gia̍h)攏普通niâ,多數是捐予hiah-ê佇街仔路募捐的民間組織抑是學生組織。從(chêng)舊年,我著tiām -tiām-á佇邊仔咧觀察李連傑的壹基金,張馳一寡hām壹基金有牽連的報道——ah毋koh,經過即擺災禍,我chiah覺悟,這根本毋是咱該當厚多疑的時陣!毋以善小而不為——做儂愚tû,正正著是為著一句簡單的話bōe曉通解,chiah會輸kah chiah悽慘!

好佳哉我即陣想有啊,想通啊。Hoān拄勢,taⁿ嘛猶koh bōe傷慢……

進前佮朋友開講,定咧講的一句話,講人類的大劫難便若(piān-nā)經驗一擺,儂的道德心,固定tòe咧倒退一擺。

不而過,我感覺即擺毋是安呢。即款大災禍,真正予咱加捌真濟道理。咱逐个攏看有著的,今年兩擺天災,確確會予咱對即个國家佮民族,加足有信心——這著是我年頭講hit句話的含義。

嘛有朋友共我講,叫我毋通直直kek tiām-tiām,叫我該當徛出來替四川的災民出聲。是講,這敢有必要?佇即號流擺,佇中國,koh有啥物儂伊的心肝無hām四川縛做一下咧?!

好話毋免加講,厚言語有當時仔無事駛。

汶川大地動,振動著的,是全國人民的心。咱心肝頭咧艱苦、咧眏望(ǹg-bāng)、咧感動,這用筆任寫嘛寫bōe出來,任記嘛記bōe tiâu。

我寫寫chiah-ê,無別項,kan-ta為著紀念即擺災難予我的啟示。

PS:我有看著儂咧問講阿越替四川災民做啥物代誌,講來真見笑,我無才調做半項。我即陣的身命無才調去四川做志願者,iah若講著獻血,真歹運,十年前頭一擺去獻的時陣儂著講我血無合格。所以,除了捐錢,我無法通為in做任何代誌。講到網路頂頭hiah-ê“道德縛票”的所行,我是有夠厭恨,這證明我合意的傳統文化內底猶原濫摻著一寡“下路貨(kē-lō·-hòe)”佇咧。不而過,我無想beh佇即款流擺佮儂冤家諍喙起衝突——我宁可加留寡氣力來做寡較實際的代誌——所以,我bōe公開我捐款的數額。我自然會去做我想beh做的、應該愛做的代誌。Koh來即三日,全國的儂攏beh來哀悼(ai- tō)受難者,我kan-ta望in會當安歇(an-hioh)。

Tagged:

1 comment

  1. 諝聖 2008-06-05 at 14:06:22 Reply

    原文“震”動人心作者:阿越是讀歷史的,編譯:Limkianhui,朕乍看以為Limkianhui遇汶川大地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