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洛?抑是福佬?

今仔早起,佇MSN頂頭拄著一位先生。初見面,心適心適,佮伊開講起來。Beh講,進前應該是對方先招我chhām伊連線做「線友」的。當然,有儂主動beh佮咱做朋友,咱定著愛真心去交陪。所以,早起見面登陸 niā,我著隨主動「趖過去」佮伊相借問。就安呢,沓沓仔(ta̍uh-ta̍uh-á)講(káng)起來。一開始,我著隨感覺對方若像是台灣儂;一下問,對對有影。安呢,我歸氣choa̋ⁿ-á chhām伊講咱儂話,一直到kah落線bye-bye…

即位台灣的朋友SLS(歹勢講出伊的名號,先用羅馬字母做代號),一見面就問我「河洛」(Holo)即詞福建漳泉所在敢有儂安呢講。我應講「無」,了後,伊佫問我中國的Hakka(客家儂 / 客儂)安怎稱呼福建漳泉儂?聽伊安呢問,我家己著咧ioh講,伊穩當是想beh問我有關「河洛」、「福佬」的代誌……

講正經的,「河洛?福佬?」即个問題,我進前拄好有聽儂講淡薄,家己嘛有略仔掀過冊,嘛有佇網頂查過一寡資料。我著hām伊講起我所瞭解的一寡看法——

Tòa佇中國福建西部、西北部的客儂,往過若講起「講閩南語的儂」,透底kā咱叫做「Holo」(這只是客語的譯音,無法度確定是holo、hohlo、抑是holoh……)。台灣研究閩南語的老仙覺吳守禮先生,佇論文內底有講著伊捌查閱一大bu的福建方誌(抑是史誌?),攏無看著佮「河洛」、「福佬」有治代的記載(這佮閩南地區chêng-tàu-taⁿ攏無「河洛/福佬」即款講法對會和)。守禮仙佫講,台灣儂即陣所講的「Holo」,上早真可能是按客話hia 那péng那來的。伊講,一開始,客儂是keng-thé福建儂「福佬」,客話讀做「Hok lo」,意思是「福建佬」、「福建鬼」。這佇客話內底,算讲thóe-thak儂的歹話。後來,台灣的福建儂(漳泉儂)大概是予儂罵了慣勢,不但bōe記得「福佬」是一句歹話,顛倒soah sa來稱呼家己,siâng時呼音嘛有起變化(客話Hok lo → 漳泉語Holo)。安呢無打緊啊,到kah路尾,soah 連有的客儂嘛反倒轉tòe福建儂講:Holo, holo……

SLS聽我安呢講,雖然伊無當面表示反對,不而過,我ioh伊應該無同意即款的解說(kái-soeh)。我感覺SLS基本上咬定這「Holo」著是「河洛」(拄開始的時,伊著是問即个)。伊一再拜託我愛去做調查,看中國的客儂咧稱呼漳泉儂的時,是「福佬」抑是「河洛」。伊講上好是調查客儂實際的語音。安呢就會知到底是「魚」抑是「蝦」;是「珍珠」抑是hit-lō「鳥鼠仔屎」。當時,我嘛認為即个撇步誠好,著隨應允,講有機會我會去調查清楚。路尾,SLS有講起伊認定是「河洛」的理由,伊講——

伊較相信客儂講的是「河洛」,毋是「福佬」。客儂一貫認為家己是ùi中原地區遷落來的,siâng時又佫承認福建儂 oân仔 是 ùi 河南即角勢搬來的。所以,客儂透底將福建儂叫做「河洛」。
其實,SLS搬出chiah-ê道理,我嘛毋是頭一擺聽著。我會記得 進前咧看《廈門方言》(《廈門文化叢書系列》,鷺江出版社)的時,著捌看著共款的講法。是講,親像即款「河洛本位論」到底是有影抑無影,現時我猶原無法度做定論。不而過,設使中國客家儂講的毋是「河洛」即詞,安呢,伊 hit个 理由 著講bōe通囉。

講到「河洛」即詞,老仙覺吳守禮先生oân-á有無共款的看法,嘛是我較beh相信,或者講佮我個人看法較接近的(只是較接近niā,無完全siâng款)。做夥來看māi ——

守禮仙的講,「河洛」即个講法是歷來台灣官方(國民黨政府)佮少數文人學者硬造出來的。伊講,「Holo」即个音,佮「河洛」即兩个漢字的呼音相親像(總是嘛無完全siâng音)。因為安呢,有的文化儂著主張kā「Holo」寫做「河洛」。講「河洛」即兩字,不但 字面的 比「福佬」加較雅氣,佫會當暗示「台灣儂攏是ùi中原河洛地區遷來的」,是正港的「中原貴族」。守禮仙佫講到,國民黨走來台灣了後,獨尊華語,看台灣儂的母語真無目地,一再強調台灣土話只不過是「方言」,是無水準、無路駛的閩南話。這以外,國民政府又佫沿用進前台灣人士提出「河洛話」的講法,暗示政府原在有同意閩南話是按古早時代的河洛地區傳來的,根在中原,是漢族話,毋是外族語言。
總是,對著「Holo」即个名詞,目前只kan-na有伊的讀音佇咧,進前也攏無文字記載留落來。無siâng學者所作稽考佮解說(kái-soeh)嘛無siâng。Taⁿ,除去頭拄仔講的「福佬」、「河洛」以外,佫捌看著「鶴佬」、「學佬」……等等 龜挪鼈趖 的寫法。到底佗一種chiah tio̍h,khiàm-chhái愛佫進一步的稽考佮比較。

Tagged:

Comments: 9

  1. 福佬 2008-08-14 at 21:33:06 Reply

    林兄你好…

    你所提供个閩南地區个蔬果講法,我小整理了後,用台中以及台南个講對照一下

    予擬參考看覓…看有啥問題否?…感恩…

    另外欲請教一个有民謠个物件…

    我在台灣个公共電視台有看過客家个”十八摸”演唱

    客家雜誌有講著台灣个福佬人嘛有”十八摸”即首民謠,並且比客家版个,抑擱齊全

    但是我在台灣毋捌聽過福佬版个,毋知閩南地區敢有聽過即首歌謠?…感恩

    以下是主題

    1..紅蘿蔔:lâ-ta̍k(蘿蔔:晋江、石獅)、lô-po̍k(蘿蔔:同安腔)、紅菜頭(廈門、漳州)

    板主 : 在台灣應該大部分是講"紅菜頭(ang5 chai3 thau5)",我會當確定台南市是安呢講。

    但是台中市大部分攏講做 "jin24-jin51(標示大概的調值 ),日語借詞-人根",當然有少部分嘛講紅菜頭。

    2.西紅柿:kam-á-tek(甘仔得:泉州腔,番爿/南洋外來語借詞)、臭柿仔(廈門、漳州、同安)

    板主 : 番茄个講法,在台灣北中南有別…

    台中講做"kam1 a2 tok4(番茄醬–kam1 a2 tok4 ciunn3)",即个講法真有意思,有人講是南部"甘仔蜜"佮日語"to-ma-to"个合體,但是安呢看起來,嘛有可能是對"甘仔得"受日語影響變个。

    台南講做"甘仔蜜 kam1 a2 bit8",有書面資料講"甘仔蜜"是指細粒番茄,不過在阮台南安南區,番茄只聽講做"甘仔蜜",無其他講法。

    台北依據書面資 料,講做"臭柿仔 chau3 khi7 a2",在電視有聽人安呢講,無確定是台北陀位个所在。
     

    3.空心菜:蕹菜(èng-chhài:漳、泉、廈、同安)、竹菜(tek-chhài:惠安)

    板主 : 台灣應該攏講做"ing3 chai3",有寫做"應菜"嘛有寫做"蕹菜",無聽過其它个講法。

    4.蓮藕:藕節(ngāu-cha̍t)、蓮藕(liân-ngāu)

    板主 : 在台灣个書面資料,有"蓮藕 lian5 ngau7"佮"藕節 ngau7 cat4"个講法,但是在台中,即兩種講法,真罕咧聽人講,可能是非產地,只聽過人講"蓮子 lian5 ci2(就專用在蓮子湯)"。

    5.花生:塗豆(泉腔、同安腔、廈門)、落花生lo̍h-hoa-seng(漳州、廈門)

    板主 : 台灣嘛只有聽過"塗豆 thoo5 tau7",一般寫做"土豆"。

    6.番石榴:籃仔菝(nâ-á-pu̍t:廈門;nâ-pu̍t:泉州;nâi-á-pu̍t:同安);漳州話原底叫做“籃菝仔”(nâ-pa̍t-á),不而過,路尾“nâ”字因為韻尾佮“pa̍t”字的子音“p”讀相粘,soah變做“la̍p”,所以即mái漳州話是講做“la̍p-pa̍t-á”。

    板主 : 對台灣个書面資料,講法嘛有寡複雜…

    台中地區攏講做"菝仔 pat8 a2",台南有聽過"菝仔"佮"lian2 菝仔(精確个應該 liam2 pat8 a2)"兩種講法。

    書面資料抑擱有"na7 菝仔""nia7 菝仔"个講法。

    7.“蔓葛仔菜”:讀做bān-kat-á-chhài,確實有即款菜,我細漢的時陣,定定聽大儂講著即款菜,嘛有食過,不而過,我即陣想無he到底是啥物菜,嘛毋知影普通話按怎講。

    板主 : “蔓葛仔菜”在台灣毋捌聽過,嘛 chue7無相關資料…

    大白菜一般攏是講”包心白仔 pau1 sim1 peh8 a2″,抑是簡化做”包白仔”

    小白菜講做”白菜 peh8 chai3″

    8.木瓜:萬壽匏(bān-siū-pû:泉、廈)、木瓜(bo̍k-koe/koa:漳)

    板主 : 台灣一般攏講做”木瓜 bok8 kue1″,無聽過其他个講法,我特別去問過,台中市只有聽過”木瓜”个講法。

    9.絲瓜:絲瓜(si-koe:泉)、菜瓜(chhài-koe:漳、廈、同安)

    板主 : 台灣一般攏講做”菜瓜 chai3 kue1″,無聽過其他个講法。

    10.黃瓜:菜瓜(chhài-koe:泉)、刺瓜(chhì-koe:漳、廈、同安)

    板主 : 黃瓜不管大小種个,在台中攏講做”刺瓜仔 chi3 kue1 a2″,做區別時,大黃瓜會叫做”大條刺瓜仔”。

    書面資料有講”刺瓜”,小黃瓜講做”瓜子妮 kue1 a2 ni5″。

    另外有聽人講鹿港有將"椰子"講做"hau7 phio5(本人擬字 : 鱟瓢)",查袂著資料,本人有時間去鹿港會藉機會查一下,先在此問看覓,感恩…

    按 : 台中地區除了台語个第8聲佮第4聲濫做夥之外(變調抑擱分會出來),第8聲个喉韻尾"h",嘛有个讀做第7聲…

    比如"麥",番麥(玉米),台南讀做"huan1 beh8",台中煞讀做"huan1 be7"

    關於台中人是按怎無愛讀第8聲,這我捌問過幾个長輩,in1攏認為南部彼落”短升調”無好聽,趣味个是中部海線个”長升調”in1嘛無合意…

  2. 福佬人jack 2008-08-14 at 21:38:36 Reply

    歹勢…我个名扑無完全…福佬jack

  3. limkianhui 2008-08-16 at 22:34:47 Reply

    Jack:多謝汝啦,頂兩工仔無咧上網,今仔日chiah“聽著”汝的留話,真失禮。“椰子”即款植物,佇咱福建chia,我捌聽儂講過“椰仔”(iâ-á),汝講的“鱟瓢”我看是用“椰殼”做的勺仔、水升(chúi-chin),不而過,敢是著愛講做“椰瓢”較對同?

    十八摸,我正經無啥印象,我進前有聽過“摸春牛”即款的,不而過毋知佮這有牽連無?另日若有chhōe著相干的,chiah來報汝知。

  4. 福佬jack 2008-08-19 at 01:11:40 Reply

    感謝林兄个回應…

    椰子在台中嘛攏講ia5 ci2 …另外擱有講ia-sih(可能是外語音)

    hau7 phio5…是聽人講个…台中無聽過

    我嘛叫是用”椰殼”做个”勺子”…但是暫時chue7無資料

    ”摸春牛”,毋捌聽過人講

    ”十八摸”…我有chue7著閩南語版个

    比客語版擱卡齊全…

    如果閩南地區若無…安呢就有可能對台灣發展出來个

    有需要…我kah4轉載來遮…予大家做參考

    感恩…

  5. limkianhui 2008-08-20 at 12:38:21 Reply

    “十八摸”閩南語版的,做汝轉來遮,ló·力!

  6. 广东惠州 2011-04-27 at 18:14:33 Reply

    广东惠州 福佬侬 路过

  7. kua 2011-05-02 at 13:18:01 Reply

    “1..紅蘿蔔:lâ-ta̍k(蘿蔔:晋江、石獅)、lô-po̍k(蘿蔔:同安腔)、紅菜頭(廈門、漳州)”

    同安講 “紅菜頭”, 毋捌聽著 lô-po̍k(蘿蔔)

    • admin 2011-05-02 at 14:10:36 Reply

      Kua先:歹勢啦,我講話小可仔漏風…我講的彼是集美的同安話,毋是同安的同安話。

  8. 劉志宏 2011-06-01 at 22:27:43 Reply

    我台北儂,臭柿仔是舊講法,一般講tomato。
    蓮藕是普通講法,阮兜佇市場稅隔仔做生理。
    大白菜講白菜,小白菜真濟儂講tho(上上聲)白菜。
    na親像上好講thong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