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麗花佮歌仔戲的鹹酸甜

本世紀華人傳奇人物的名儂榜,肯定有一位儂儂知的大明星:楊麗花(Iûⁿ Lē-hoa)。

楊麗花出世佇宜蘭的一个子弟戲、歌仔戲的世家,佇全省各地的 戲棚骹 大漢的。七歲的時,著頭一擺登台去表演,電視歌仔戲當咧時行的時陣,伊佇臺灣歌仔戲界chhèng較加四十冬。Ùi戲園仔、廣播、電視,到kah 國家劇院;ùi 民國五十五年第一部「精忠報國」,到民國八十二年上尾一部戲「洛神」,楊麗花攏總佇台視演出144檔戲,不但開啟了濟年來電視歌仔戲的輝煌生涯,嘛創造了電視歌仔戲佇所有觀眾心中永久的地位。一齣又一齣由著楊麗花做主腳(chú-kioh)、描寫忠孝節義的經典戲文,佇濟濟阿公、阿嬤的頭殼裡留落了永遠攏無法度放bōe記的印象。楊麗花伊所代表的歌仔戲曲調、歌仔戲文化,佇咧台灣即个工商業快速發展的所在,成做兩代儂人生路頂共同的記持。

楊麗花,生成端麗、大才(tāi-châi),好枝骨,面肉 幼秀 白抛抛,予伊來搬小生,真正有合。伊所扮演的角色,大多數攏是hit-lō 飄撇的緣投仔兄,清飄的阿舍哥,或者斯文的公子爺。伊的戲路,毋管是風流多情的唐伯虎、孽khia̍t 樂暢 的賈寶玉,飄撇的劍客,威風的大將軍,或者壓霸 嚴gâi的皇帝爺,淒慘落魄的和尚、乞食,伊攏有法度演kah徛真徛現,活跳跳,著nā 親像hit-lō飛天鑽地、飛簷走壁(hui-liâm cháu-phiah),有七十二般武藝的猴齊天,規身全本事,予觀眾佩服kah無話通講。楊大俠,伊千變萬化的戲路,嘛向hit當時的觀眾展出著歌仔戲 藝術的內涵kah活力。

民國七十二年,楊麗花佮戀愛已經成十年的諸夫朋友(cha-po· pêng-iú)——洪文棟結做連理,牽手行入愛的禮堂,享受平凡又佫安靜的家庭生活。洪文棟是楊麗花目睭裡的如意郎君、好翁婿,是一家之主;iah 楊麗花嘛一直是洪文棟心中 賢惠、善良的家后,伊全權負責厝裡囡仔序細的教育。

Chêng伐出藝界了後,楊麗花to̍h過著佮普通儂共款的生活,佇夏威夷的「忘憂居」度過一工又一工,無煩無惱、輕鬆自在的日子。伊的生活,有一套家己的哲學,號做「四毋哲學」:煩惱,毋囥過暝;好食的物件,食巧 毋 食到飽;肥,毋驚汝笑;shopping,驚錢 扎 無夠,毋驚物件仔貴。

鄉土戲曲的守護神

有一个十足合意(kah-ì)歌仔戲,是楊麗花小姐死忠的戲迷,名號做「郭惠芯」的小姐,佇咧《楊麗花全球資訊網》頂面貼一篇號做《我愛楊麗花》的文章,將伊心中的「戲神」呵咾(o-ló)kah 會 tak舌。伊寫講:「……伊搬戲的功夫 熟làu-làu,是幾落十冬來 kut力磨練的福報;伊唱戲的時 全精神的屈勢,這著是伊的真功夫;一目nih變換幾落个角色,著親像伊做儂頂真又佫自在。我愛楊麗花,伊總是掌握家己的命運,經驗著每一个普通儂對個人理想的追求佮ǹg望。我愛楊麗花,是因為我合意做一个肯拍拚、意志堅定,擔會起放會落、自在的儂。(……她爐火純青的戲曲功夫,是數十年不斷精進的結晶,唱戲時全神專注是提得起的真功夫,演畢時瞬即轉換角色是放得下的磊落自在。我愛楊麗花,她轉動著自己的命運,實踐了每個平凡人對自己的理想期許。我愛楊麗花,也投射出我愛那個肯努力吃苦、意志堅定、提起放下自在的自己。)」

佫紲落來,是楊麗花小姐,佇咧接受專訪的時,所講著的內容。佇chia,用楊小姐上第一熟似的閩南語,以第一人稱的形式來講予逐家聽。

心海羅盤·楊麗花·結緣

「舊年,『心海羅盤』六周年的演唱會,我有去現場聽葉教授講演,後來我請葉教授去阮厝食飯。佇即擺進前,約略差不多五冬前,有一工,我拄仔好佇電視頂看著伊佇咧講演,chiah知講有即个儂。逐家攏毋知伊叫啥名,kan-na知影儂攏叫伊『葉教授』安呢。伊的底細我oân-á無清楚,kan-na知講伊代表一種哲學。我感覺伊咧講話、講道理、哲學,攏足讚的,喙水嘛真讚,佫 好鬥陣;伊講國語啦、台語啦,攏誠清楚,予儂聽著誠明;伊講話真正足有說服力的,聽伊講話攏感覺 足 輕鬆的 安呢,予汝感覺講,分析kah真分明,真貼心,有時著ná親像予儂感覺頭殼拄著厝頂,規个腦筋攏chiâu 開智慧 起來,bē予真濟有困擾的物件kā汝 縛tiâu-tiâu。Hit當陣,聽電視頂咧講演,我問阮翁講『葉教授』是啥儂?後來chiah知影葉教授佇《中國時報》有規套的作品佇咧,當時著有買寡 錄影帶 轉來 看。葉教授誠細心,佫直直kā即份感激囥佇心肝裡。阮聽過錄音帶了後,嘛感覺講真有必要佫介紹予朋友聽,kāi當做是真好的教育 安呢。」

葉教授的講演予儂感覺足親切的,真正拄著問題的時,聽聽咧著感覺頭腦加真清楚,儂著bōe感覺 ná像 去 予 啥物貨 kā 咱 硩tiâu-tiâu 安呢。普通時仔 我 攏 足 無閒的,閒chiah有看liâm-mi-á電視。新聞予儂看著 頭誠眩,所以會想卜佫轉葉教授的節目來聽,聽伊的聲,著加真快活,安呢頭腦著會加真清楚啊。聽教授咧解答別儂的問題的時陣,夫妻啦、家庭啦、股票啦……攏講kah足好的。儂講「一儂苦一項,無儂苦相共」,每一儂攏有家己的煩惱,教授的作品ná親像攏會當解答所有chiah-ê問題,聽聽咧 心情自然著會加足快活的。

我一直攏感覺教授 伊是一个真無普通的儂,歷史上嘛攏無出過像伊即款的人才。本身我家己有演過真濟忠孝節義的故事,歷史故事瞭解足濟的,我感覺葉教授的理念kài有新意,有合(ū-ha̍h)即mài的社會的骹步,講kah真透白,真明,攏bōe「鴨仔聽雷」。伊講話佫定定足笑詼的,汝會感覺誠輕鬆,又佫自在。我捌hām汝滾sńg笑,問伊講: ah汝 hiah gâu 講話,是安怎無愛出來競選。葉教授伊捌的物件,毋是講有真濟儂知道,佫較毋是凊采予汝學會著的,逐條to是道理,伊真正足無簡單的,是一个人才,我是有夠佩服伊的。

自細漢盡捌忠孝節義

我自細漢,磨練上濟的,著是演戲,直透咧搬演歷史戲,攏總有搬過三百外部。師傅教師仔,毋kan-na是教技巧,連做儂做代誌、規矩、禮數,攏愛教,nā無安呢,是哪會kā he 忠孝節義的故事演kah會活?講話愛斯文、雅氣,搬戲著是愛有教育意義佇咧……汝看即mái的囡仔,無大無細 五倫不分啦……

葉教授有捌講過:古意的chiah會久長,戇戇食天公;有一句俗語話,講號做「越奸越巧越貧窮,奸奸巧巧天不從(oa̍t-kan oa̍t-khiáu oa̍t pîn-khiông, kan-kan khiáu-khiáu thiⁿ put-chiông)。」

汝即个儂 真精(chiⁿ)真奸巧,天哪會從?Ah nā 戇戇做的,戇戇bóng過日,較幸福啦。我食苦 食 上thiám的,是做囡仔hit陣仔,tòe阮父母佇戲班,生活攏無固定,ah毋佫,阮戲班 食 八方的,四界演戲討生活。Hit陣仔,阮攏佇戲院演出,戲院著親像即擺的電影館。Kan-na 台北 著有幾落十間戲台。舊早 無 hit-lō 電影館,有戲團,歌仔戲、新劇團、平劇嘛有。往早kā平劇當做是「國粹」(國寶級的),正經講,歌仔戲chiah是正港的地方戲。因為歌仔戲是ùi臺灣湠根(thoàⁿ-kin)、大叢(tōa-châng)起來的,hit 陣,hām大陸開始有teh來去(來往),有的走去大陸chhōe根。我講 汝去大陸chhōe歌仔戲的根,是卜chhē 啥物 番薯「根」啦?即个「根」,著是 ùi 咱臺灣 puh-íⁿ 的,大陸的歌仔戲是咱臺灣傳過去的,佫講,in做了嘛無kài專。

阮阿公 佮 阮阿母,攏是趁食即途出來的,真瞭解歌仔戲是佇咱宜蘭chia湠根、 puh-íⁿ 的,到taⁿ 已經百外年啊。宜蘭,自早 無 歌仔戲,是子弟戲。歌仔戲是子弟戲 佮 四平戲去改的,古早的歌仔戲是用唸的,無 戲服仔,坐咧唱;子弟戲 直直改,改七字仔調,七字仔調chiah是伊的本調,其它 有的 小調 攏 外來的。後來平劇來啊,平劇有chhēng戲服仔,in chiah tòe儂學chhēng衫、學化裝……像即種文化的物件,是「伊抾伊、伊抾伊」,七鬥八鬥綜合起來的。

子弟戲世家,成養(chhiâⁿ-iúⁿ)歌仔戲將才

子弟戲 毋是 四界 去 演出,演員 透底(thàu-tóe)攏是 有錢儂 的 後生。往過,好額儂 的 囝 攏無咧趁錢,食飽傷閒 著去 學唱。子弟戲 無 諸姥(cha-bó·),攏 諸夫的(cha-po·–ê)咧唱,毋chiah叫「子弟戲」。阮阿公是子弟戲的頭家,伊嘛是儂兜的子弟去咧學,有的學員娶姥生囝to̍h無佫出來唱。阮老父嘛有去學,學到尾仔,時機愈來愈bái,諸夫囡仔攏著做工,chhōe無團員,阿公choa̋ⁿ kā 六个 諸姥囝 叫叫落去學(阮老母排第六,煞尾仔),阮老父 著是安呢chiah佮阮老母熟似的。Hit 陣仔,歌仔戲團開始chhèng,阮老父老母去參加儂的戲團,一團仔一團 直直做,做到我出世,我嘛是tòe阮老母佇咧戲班大漢的。有儂講我是出世卜來做戲的。阮老母生我的hit一暗 猶佫佇咧做戲。伊揹(phāiⁿ)一粒大腹肚做小生。因为武生、文生攏是孤生孤旦,別儂嘛無法通替汝。我是安怎攏無讀啥物冊咧?我做囡仔攏佇戲班,足愛chhit-thô的,攏bōe想講聽候(thèng-hāu)冊讀煞chiah來做戲。Hit當時戲團佇台北抑是新竹演,卜讀冊著愛蹛宜蘭阮阿舅in兜。暑假tòe父母佇戲班,時間到,老父送我去坐火車。伊一越頭(oa̍t-thâu),我著隨跳落車,走轉去戲團kā伊哭講我無愛轉去。所以,我kan-na讀一兩年冊niā-niā。

阮阿公嘛做子弟戲,伊攏是搬「阿姐旦」。古早的戲台足大間的,像國家劇院hit款舞臺hiah大,但是一定愛有後臺,後臺愛著真大。戲班一團攏有六、七十个儂,像一个大家族。後台無隨便予儂出入,hia是規个團的家。一个家族舖一張床,用戲箱仔、番仔衫櫥仔 來做隔間(服裝攏著家己做,毋是戲頭家做予汝的),食、chhēng、蹛,攏佇hia。每一个所在,攏著演十工,觀眾nā較濟,抑是講較好趁,著加演幾工仔;假使nā較無觀眾,著愛搬,搬台中、高雄……我講阮食八方,逐工攏愛演,班主愛煮予儂食,戲文攏共款,一套戲文四界搬kah thàng,全省巡完了後chiah佫換新戲文。戲團的團員,攏各地來鬥的,有的蹛高雄,愛看歌仔戲 著來學,hit 時,真濟儂 choa̋ⁿ 入鄉tòe俗,就近做親,結婚生囝,直直傳(thn̂g)落去。

親身行過歌仔戲的鹹酸甜

阮老母講我細漢的時陣,歌仔戲班,上少嘛有三十團,歌舞團有兩團,新劇團嘛有兩團,較早也有 客儂仔戲(客家戲)。客儂仔戲 嘛 上 舞臺,台北儂較bē曉聽客儂仔話,in攏佇新竹、桃園 chit 搭。日本管的時陣,毋准 歌仔戲chhēng戲服仔,愛汝chhēng se-bí-loh (西裝),後來,蔣兮 來臺灣chiah改變。

歌仔戲班kan-na 蹛 戲台teh演,毋是 路邊戲。後來電影出來囉,儂攏時行看電影,一寡戲台soah攏改做電影院。舞臺 無啊,歌舞團散去,新劇團嘛散散去囉;客家團、南音、福州戲、歌仔戲 嘛攏 差真濟。舞臺戲 落衰(lak-sui)了後,有的走去「路邊戲」,有的去電臺,阮父母hit 陣 著 收起來囉。Hit 時,我差不多十九歲,我去參加一團去菲律賓的,唐儂(tn̂g-lâng:華僑)真合意歌仔戲。因為講話會通,hit 時菲律賓景氣真好,in十箍等於咱的百外元;hit个所在的儂攏真闊手、真血漢(hiat-hàn),戲看煞 攏有紅包通好摕,半年著趁差不多十四萬,三十幾冬前,聽好(thèng-hó)買頂下層的樓仔厝啊!轉來了後 即班儂 散陣啊,各儂 倒轉去 士農工商 食家己(當時我hām小明明、柯玉枝攏有結拜,佇電視台猶有鬥陣。)Hit 時,我買厝買佇迪化街hia。迪化街 大龍峒 正聲廣播電臺 拄好 有 一个 天馬歌劇團,廣播一、兩年,電視著有啊。Hit 時無彩色的,全台灣kan-na「台視」一台,開台的第四年,阮考入去臺視演歌仔戲。我二十一歲,全省愛看歌仔戲的儂真濟,拄好tn̄g著 hit个時陣吧,自安呢 我規个攏chhèng起來。

我頭一擺登台表演是七歲,hit 時 戲團 欠 囡仔,我演hit 齣《安安趕雞》hit 个 安安。即齣戲真出名,我搬囡仔 上台唱兩葩niâ,大漢著換別儂演啊。我攏總演出三百六十外齣戲,合意的劇本真濟。我真合意宋朝楊家將的戲,佮王寶釧與薛平貴,chiah-ê故事攏足súi的。做kah上風流的是唐伯虎點秋香;創作的劇本有 王文英、竹籚馬、朱洪武……我16歲頭一擺搬男主角,演《陸文龍》,佇 台仔頂 弄 雙槍,足厲害的是毋!我毋是kan-na演hit款風流飄撇的,我 本身 有 足濟 種 戲路,獨獨 著是 演 諸姥兮 無伊法。演小旦抑是男扮女裝的,准講 汝 裝 佫較 súi,儂觀眾早著已經咬定啊,攏講無好看。電視、舞臺、電影、電臺,我攏經驗過。我較愛演舞臺戲。舞台是佮觀眾上倚近的,我哭,觀眾嘛哭,愈演愈真,kan-na聽 pho̍k仔聲,較辛苦嘛無要緊。電臺kan-na有放送聲音,kan-na一粒話筒,一个儂唱幾落个角色,我攏禁bōe-tiâu 足愛比動作,定定去予同事笑kah……電臺聽眾比電視台的觀眾佫較熱,聽眾直直愛阮出來公演。後來佇大橋頭hia公演,規个所在khoeh kah強強卜煏破(pak–phòa)!我的運途真正bē歹,定定真受歡迎,有的儂 chhèng,kan-na chhèng 兩齣戲,無儂像我chhèng chiah久,這著是我的根本。Ah毋佫,我咧chhèng的時陣,攏罕得做秀,因為he舞臺毋是阮的舞臺,假使nā卜公演,我一定愛chhōe hit-lō有夠大佫闊的舞臺。為咱的歌仔戲出去公演,鬧熱滾滾,逐个攏愛看。

自來攏嘛搬小生

我身懸一百六十四公分,我演的,攏小生的 較濟。因為演戲的關係,我的個性有較偏 諸夫的。佇舞臺頂 上歹演的是hit款「也著哭,也著笑」的戲,尤其是《呂布與貂嬋》,驚講哭了無聲,唱腔誠懸,佫愛演苦味的,實在是佇咧考驗演技。

即陣逐齣戲,我攏會勻勻仔(ûn-ûn-á)揀,kā過去hiah-ê超工「揀kah仁仁」的服裝攏換tàn掉,專工佫來chhoân一寡較有合 即mái 社會時行的。Chhun–ê,比論講 唱腔、調仔、配樂,攏無變。將伊根本的物件保留;劇本愛寫新的,nā無,新一代的觀眾in bōe接受汝。古早的哭調仔,約略攏是四到五段,nā 攏唱到煞,ah 戲著攏免搬啊!一个鏡頭翕到底,hit款的模式佮現在 無共款。即mái 愛 節奏 緊,nā無,觀眾會攏睏去。

即幾年歌仔戲開始有teh國家劇院演出,感覺誠好,毋佫,國家劇院辦的演出真少有滿座的。我的舞臺經驗較濟,常在(chhiâng-chāi)有出國看一寡藝術表演,所以我認為歌仔戲一定愛加新的物件落去,舞臺的佈景,bē使 佫像 往早 安呢 一幕到底。所以,我一定愛做一个舞臺予儂看。頭一个佇國家劇院的戲文是《呂佈與貂嬋》,毋免 話筒,攏用 肉聲(自然聲),劇院愛 規間 關bā-bā,演出hit場戲了後,戲界透底攏學我的型。

歌仔戲對我來講,著親像人生的戲文,生命的代表。因為自細漢演出 到taⁿ 猶原 放bōe離,我有半世儂攏佇電視台,我感覺歌仔戲nā佇電視頂無去 安呢 足 無彩的。我 即款 年歲 較無愛出場演出,taⁿ 我是較 致重 做 幕後 推捒(tu-sak)的工課(khang-khè),以教學為主,chiah bōe予文化來斷層去。陳亞蘭是我第一合意的學生。我較瞭解著安怎做 chiah通予觀眾對歌仔戲有興趣,所以,我一直佫咧拍拚,卜利用的我名聲,佫佇電視台恢復(khoe-ho̍k)歌仔戲的風采,予新的學生有表演的機會。

華人文化的重要資産

郭惠芯認為講楊麗花「m̄ kan-na是活佇所有戲迷 個人的『人生戲場』裡底,伊不斷出來咧演,攏無倒勼(tò-kiu)。楊麗花,伊是安怎會當佮即个社會文化保持無脫鉤咧?He全部是因為伊有堅強的意志,會當接載(chih-chài)佮排解來自各種傳播媒體的壓力,幫助歌仔戲mài予 一刮(chi̍t-koah)又一刮的 外來文化 拆食落腹。楊麗花著是安呢chiah 成做 基層百姓心肝裡的大明星,嘛 成做 鄉土戲曲藝術的 守護神 佮 成養者。」(不僅活在所有戲迷的個人歷史扉頁裡,她頻頻出場演出,不曾缺席。楊麗花最能夠與社群文化交融結合的,其實是她意志堅毅地度過各種傳播媒介勢力的消長,讓歌仔戲不在快速淹來的外來文化中湮滅。楊麗花於焉成為廣大基層民眾心中的天王巨星,也成為地方戲曲藝術的守護者和開創者。)

Nā講到 歌仔戲發展佮改革,楊麗花有伊家己的意見,有家己的堅持。伊真看重保留歌仔戲的元神 佮 有特色的部分。為著歌仔戲會當成做一種 全社會 通儂 攏 聽好(thèng-hó) 觀賞的表演藝術,只卜 是 做 主腳 演出 的 戲齣,一定會結合現代劇場、電視、hām佮舞臺效果的表現形式。佇舞臺頂,伊扮演的角色自來攏是主裁;歌仔戲的劇目嘛因為有楊麗花即个儂 chiah變kah加真精彩、滂湃;歌仔戲佇伊的推捒之下,成做臺灣佮世界華人文化的一筆大資産。Nā講 「楊麗花 一个儂 關係著整個(chéng-kô)歌仔戲的命運」,安呢 嘛 無過份。

ps. 本文是根據《歌仔戲泰斗楊麗花的傳奇形象》(文/ 蕭嘉慶.林秋芬)所來編譯的。

Tagged: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