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第16部~第22部(閩南語版)

原作:[法]聖·德克旭貝里
譯文:[閩南]LimKianhui

第16部

  第七粒行星,著是地球。

  地球實在毋是一粒普通的行星!即搭有一百一十一个國王(烏儂國王定著愛算在內),七千个地理學家,九十萬个實業家,七百五十萬个酒鬼仔,三億一千一百萬个”謗風水鷄”……安呢加加算算咧,地球頂上起碼有二十億个大儂。

為卜予恁逐个對地球的大細有一个基本的概念,我想卜先安呢來共(kā)恁報告一下:人類猶未發明電以前,佇咧地球的六大洲,世間儂為卜點路燈,攏總需要一陣由四十六萬二千五百一十一儂組成的隊伍。

  遠遠仔看去,實在不止仔壯觀。即支隊伍若咧行動,是可比歌劇園咧演芭蕾,是舞kah誠四序。上代先出現的是紐西蘭(新西蘭)佮澳大利亞彼搭(hit-tah)的點燈儂。燈若點著(to̍h)了後,in著隨去睏。紲落來,輪著(lîn-kàu)中國佮西伯利亞的點燈儂peh上舞台。了後,in嘛隨覕(bih)入去幕後。佫來,著輪到(lîn-kàu)盧西亞(俄羅斯)摻印度國的點燈儂。了後,輪著非洲、歐洲彼角勢的儂。佫紲落去是南美洲,了後輪著北美洲。橫直,逐个攏照順序來,骹步手路,實在真了不起。

北極hia kan-ta一葩燈niā,南極彼爿嘛是共款;毋過,只有即兩个所在的點燈儂,生活上kài輕鬆、快活:in一年kan-ta工作兩擺。

第17部

有時仔,咱若咧講笑、講笑詼古的時,講過的話著較無凖算。頭拄仔共恁講點燈儂的故事,實在講,是有較譀(hàm)淡薄啦,若自底無了解地球的儂聽了hoān-sè會產生一寡仔誤會。坫咧地球頂,儂所佔的空間其實誠細。設使地球頂即二十億的居民全部攏集合做一下,安呢來講,只蔔一tè橫、khiā各二十海裡闊的大操場著有夠排啊。也就是講相當於將全地球的人口攏總集合佇太平洋當中一粒上細的島嶼頂面。

是講,恁若講這予大儂聽,in是無可能相信的。in認為in一定愛佔足大片、足大片的所在,in定定想講家己真了不起,親像酸匏樹hiah-ni̍h仔大、hiah-ni̍h仔了不起。恁聽好(thèng-hó)建議in去計算一下。安呢,in一定會真歡喜,因為in真愛講數字。不而過,恁無必要浪費時間去算即款無意義數字,完全無必要。恁愛相信我。

小王子拄拄來到地球的時,伊著感覺誠奇怪,伊無看著半个儂,伊僥疑講是毋是行毋著所在(星球)。彼个時陣,伊kan-ta看著沙地頂面有一个銀白色的圓箍仔咧趖。

小王子實在捎無he是啥,伊想卜先佮對方相借問看māi咧:“暗安。”

“暗安。”hit个會趖的物件,事實是一尾蛇。

“遮是佗一粒行星?”小王子問道。

“地球啊,遮是非洲。”蛇咧應話。

“啊!…哪會…敢講地球攏無儂毋?”

“遮是沙漠,沙漠無咧徛儂。地球真大片。”蛇解説(kái-soeh)予伊聽。

小王子坐tòa一tè石頭頂,taⁿ頭看天,伊講:

“我ioh天頂的星,in會一直透咧爍(sihⁿ),是因為in驚出外的儂chhōe無路通轉去in家己的星球。汝看,我彼粒星,伊拄仔好佇咱的頭殼頂…毋佫,伊離咱足遠的!”

“真súi咯!”蛇嘛來咧呵咾(o-ló)。蛇佫問小王子,“汝來遮創啥?”

  “我hām一蕊花咧激氣。”

  “啊!”

一陣仔恬恬(tiām-tiām),無儂講話。

“儂tòa佇佗位?”小王子代先開喙,“坫即片大沙漠,實在有淡薄仔孤單…”

“去到有儂的所在,嘛是共款會孤單,”蛇安呢講。

小王子雙目金金相著瘟佇塗骹兜的hit尾蛇。

“汝是誠奇怪的動物,hiah-ni̍h細管(sòe-kóng),細kahbōe輸若手指頭仔…”小王子久久仔才講一句。

“毋佫我比國王的指仔頭較有威力。”

  小王子笑笑仔講:

“你敢正實hiah-ni̍h有夠力……汝連骹也無……連卜出去外口踅chhit-thô嘛攏無法度…”

蛇諍(chèⁿ)講:“我會當chhōa汝去真遠的所在,比讑講,篷船有法度行偌遠,我著有法度行比伊佫較遠。”

蛇講煞,chôaⁿ趖(sô)來soan(盤結)tòa小王子的骹盤的,若像是一tè骹環。

“予我bak著的儂,我會送伊去蘇州賣鴨卵。”蛇佫講,“毋佫汝是hiah-ni̍h仔純真,莫講(bo̍h-kóng)汝佫是按另外一个星球來的…”

  小王子無應。

  ……

“佇即粒花崗石的地球頂,汝是hiah-ni̍h仔軟chiáⁿ,hiah-ni̍h仔可憐。設使汝真正數念(siàu-liām)汝的星球,時到我會當共汝鬥相共(tàu-saⁿ-kāng),我會當…”

“嗯!我真了解汝的意思。”小王子講,“毋過,是安怎汝講的話soah定定像若謎猜?”

“chiah-ê謎猜我攏會當來kā開拆。”蛇講到。

  紲落來,又佫靜chiauh-chiauh。

第18部

  小王子行過沙漠。伊一路kan-ta有看著一蕊花,he是一蕊kan-ta結三个花瓣,誠細蕊、誠毋上目的花…

  “汝好。”小王子佮花相借問。

  “汝好。”花嘛接禮問好。

“汝敢知影地球儂tòa佇佗位?”小王子真有禮貌咧問伊。

往過,花捌看一陣騎駱駝的生理儂tùi遮經過:

“儂喺(hehⁿ)?量其約仔六七个儂,幾若年前,我捌看過in。毋佫,毋知卜去佗位chhōe in。in若親像水流破布,無固定的所在,in安呢實在誠無利便。”

“再見。”小王子向路邊花說(seh)告別。

  “再見。”

第19部

  小王子peh上一座懸山。以早,伊看過的山,是彼三座較無到in kha-thâu-u懸的火山,彼陣仔,伊不管時共(kā)彼座死火山當椅頭仔。小王子家己咧唸:“徛tòachiah-ni̍h-á懸的山,我一目著會當共規个地球看thàng-thàng,會當看著任何儂。”不而過,實際上伊kan-ta是看著一寡仔利劍劍的石壁,佮深oang-oang的山墈。

“餵,汝好。”小王子大聲來咧喝,想卜看有儂應抑無。

“汝好…汝好…汝好…”山谷佇咧回音。

  “恁是啥物儂?”小王子問。

“恁是啥物儂…恁是啥物儂…恁是啥物儂…”山谷直透咧回音。

“恁來佮我做朋友好無,我足無伴的。”小王子講到。

“我足無伴的…我足無伴的…我足無伴的…”猶原是山谷的回音。

小王子咧想:“即地球嘛有夠奇怪!四界攏全山佮石頭,tēng-khok-khok、佫烏臭臭。即搭的儂頭腦嘛kài簡單,in kan-ta會曉學儂的講話…儂阮hia,我有一蕊花,伊定定代先開喙共儂講話…”

第20部

行過沙漠、盤過大石、蹽過雪地,小王子行真久真久,尾仔,伊總算發現一條大路。大路透底攏thàng去到有徛儂的所在。

  “逐家好。”小王子講到。

目睭前是一片花園,內底的玫瑰花開kah紅phà-phà。

  “汝好。”玫瑰花應禮問好。

小王子看著hiah-ê玫瑰花,發現講hiah-ê花,其實hām家己的彼(hit)蕊花,完全攏共款生做,一絲絲仔著無精差。

“恁是啥物花?”小王子感覺誠驚惶(kiaⁿ-hiâⁿ)。

  “阮是玫瑰花啊。”

“啊!”小王子一時soah神神、戇戇(gāng-gāng)……

  伊雄雄感覺家己真不幸。以前伊彼蕊花定定家己咧臭彈講是即个宇宙當中獨一無二的一種花。不而過,佇即片花園內,上無著有5000蕊佮伊生做共模共様的花!

小王子咧自言自語:“假使伊看著這,一定會lia̍h狂…伊一定會假iàⁿ嗽kah真厲害,無的確驚儂笑,soah來張死。安呢,我著愛佫假毋知,著愛佫去共(kā)看顧,若無,伊穩當會直透佮我激氣,無定著soah真正死死lian-lian去…”

紲落去,佫聽伊家己咧唸:“本成(pún-chiâⁿ),我佫想講我彼蕊是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想bōe到伊竟然只是一蕊普通的花蕊niā……

一蕊普通的花,佫加三座矮鑿鑿(oé-chha̍k-chha̍k)的火山……雖然有一座kiám-chhái永遠攏bōe死……毋佫,這一切,已經注定我毋是一个了不起的王子…”小王子愈想癒傷悲,soah nòa佇草埔仔頂哭悲哀。

第21部

即个時陣,毋知按佗位走來一隻狐狸。

  “汝好。”狐狸來咧相借問。

“汝好。”小王子誠有禮貌來應一句。伊越頭看,毋佫啥物攏無看見。

  “我佇遮啦,蘋果樹骹啦。”

“汝是啥儂?”小王子講,“汝生做真súi。”

  “我是狐狸啊。”

“咱做夥chhit-thô,好無?”小王子姑成(ko·-chiâⁿ)伊,“我家己一个儂niā,實在有夠鬰卒的…”

“我bōe-ēng共汝鬥陣sńg”,狐狸應講,“我猶未落性(lo̍h-sèng)的。”

  “啊!誠歹勢。”小王子講到。伊考慮tak-kú-á,又佫問講:

  “啥物叫做落性咧?”

“汝毋是在地儂的款,”狐狸問小王子,“汝來即个所在創啥?敢講是leh chhōe啥物件?”

“我來chhōe儂。”小王子講,“啥物叫做落性?”

“chhōe’儂’?”狐狸講,“儂有chah銃,in用he來咧拍獵……這實在有較歹辦!in自來著無啥物優點,不而過,有一點予我憶著的,in透底有飼雞仔。汝是beh來遮chhōe雞仔hehⁿ?”

“無啦,”小王子講,“我是來交朋友的。啥物叫做’落性’?”

“這噢…Taⁿ,這早著無咧時行囉,”狐狸講,“意思是講’建立聯繫’。”

  “建立聯繫?”

“無毋著,”狐狸講,“對我來講,汝只是一个查甫囡仔,真普通的查甫囡仔。我無需要汝,汝嘛無欠用我。Ah對汝來講,我嘛只是一隻狐狸,一隻普通的狐狸niā。毋佫,假使汝有才調共我壓落底,予我甘願服從汝的差教(chhe-kà),安呢咱兩个著互相離bōe開啊。到彼陣,對我來講,汝著是我佇世間的唯一;Ah我對汝來講,oân仔是唯一的。”

“我略仔聽有啊。”小王子講,“有一蕊花…照安呢講,是我共伊tiau落性的囉…”

“有即个可能啦。”狐狸講,“即个世間,啥物代誌攏有可能發生…”

“喲,這毋是地球頂的代誌啦。”小王子講。

聽小王子安呢講,狐狸戇(gāng)一下。

“毋是地球…無..敢講是佇別个星球?”

  “是啦。”

  “佇佗一个星球,有獵儂無?”

  “無咧。”

“真讚!真趣味!Ah…有飼鷄仔無?”

  “嘛無。”

“噢。安呢嘛無十全(cha̍p-chn̂g)。”狐狸誠失望。

  不而過,狐狸又佫毋甘心:

“我的日子嘛過kah誠無趣味。我去lia̍h鷄仔,儂著beh來lia̍h我。鷄仔攏共一个樣,儂嘛攏共一个樣。所以,我感覺誠僐、誠無聊。不而過,汝若有才調共調教(tiâu-kàu)落性,安呢我著會加真快活。我會聽聲,若聽著別儂的骹步聲,我著覕入去岫的;毋過若是汝的骹步聲,我會共當作是咧欣賞音樂,我會佫ùi岫的鑽(nǹg)出來。汝看,hit爿的麥仔田汝有看著無?我毋食麵包,麥仔對我來講無路用,當然,我對麥仔田嘛無興趣。這實在誠怨嘆。不而過,汝的頭毛oân仔金金,我咧想,汝若肯共我調教,這一定是一層誠美妙的代誌。汝看hiah-ê麥仔,色緻(sek-tī)共款嘛是金黃色的,我若看著麥仔,我著會想著汝。此去,hoān-sè我會變kah足想beh聽hit款’風吹過麥仔田的聲說(siaⁿ-seh)’…”

狐狸講煞,恬恬仔(tiām-tiām-á)看著小王子。

“拜託汝共我成教(chhiâⁿ-kàu),好無?”狐狸直透咧姑成(ko·-chiâⁿ)。

“我是真愛啦。毋佫,我實在無時間呢(neh)。我愛去chhōe朋友、拜訪朋友,我佫有真濟代誌猶未瞭解。”

“凡物(hōan-mi̍h),汝愛先替伊落性,chiah有法度去瞭解伊。”狐狸講,“hiah-ê’儂’,in透底無想beh了解世間的萬物(bān-mi̍h),in一貫攏選擇去買現成的物件。不而過,現taⁿ,即个世間猶無彼號(hit-lō)買賣朋友的店頭,所以世間的儂,in透底攏無朋友。汝若的確想beh交朋友,無汝先試看替我落性,共(kā)我調教(tiâu-kàu),予我做汝的朋友。汝看安怎?”

“若安呢,我應該安怎做咧?”小王子問伊。

“汝愛有耐心。”狐狸共伊應講,“頭起先,汝愛坐tòa即片草埔仔頂,小可仔離我較遠淡薄。了後,我先用目尾仔kā汝相(siòng),汝啥物話攏mài講,因為誤解透底攏是言語引起的。不而過,汝會當一工仔一工,慢慢坐倚(oá)來…”

第二工,小王子又佫來到hit个所在。

“上好是照原hit个時陣來。”狐狸講,“比論講,汝若下晡時四點到tè,安呢,ùi三點開始,我著會當提前感受著汝的幸福。時間愈倚近,感受to̍h愈深。到kah正點的時陣,我會激動kah坐攏bōe tiâu。我著有法度瞭解講幸福是啥款的代價。不而過,設使汝來去無固定,安呢,我著無法度提前佈置我的心情,嘛無法度提前享受hit種幸福的感覺…我看應當愛有一个固定的儀式。”

  “儀式是啥貨?”小王子問伊。

“即mái攏予儂放bōe記啊。”狐狸講,“這大概是講,一个佮普通時仔無共款的日子或者無共款的點聲。比論講,hiah-ê獵儂in著有家己的儀式——逐禮拜的拜四,in攏愛摻莊仔頭的súi姑娘仔做夥跳舞。所以,對in來講,拜四,著毋是一个普通的日子!所以,我嘛聽好(thèng-hó)去葡萄園仔散步。假使獵儂逐工跳舞,安呢我嘛無需要歇假嘍。”

自安呢,小王子教服了即隻狐狸。到kah小王子佫beh離開的時:

狐狸真毋甘,伊講,“啊!我足傷心的,我想beh哭。”

“這著是汝的毋著(m̄-tio̍h),”小王子講,“我本然著無想beh共汝增加任何的痛苦,毋佫是汝硬beh叫我替汝落性…”

“是啦,話是安呢講..無毋著啦。”狐狸應。

“看勢,汝是正實想beh哭的款!”小王子講到。

  “hoān-sè hoān-sè”

“若安呢,汝soah得bōe著啥貨。”

“其實….自頭起先,我講起麥仔的色緻開始….論真講,我已經得著啊。”狐狸說。

  了後,狐狸佫講紲落去——

“較等的,請汝佫翻頭去看hiah-ê玫瑰花,汝著會發現講,汝hit蕊花chiah是世間一粒一的花。等待汝佫轉來佮我相辭的時陣,我chiah佫送汝另一个秘密。”

自安呢,小王子佫來到hit片玫瑰花園。

“恁攏無成(bô-sêng)我hit蕊玫瑰,恁根本無啥物通了不起!”小王子共in講,“無儂來共恁成(chhiâⁿ),恁嘛毋捌成(chhiâⁿ)過恁何儂。恁攏佮我hit隻狐狸的過去相親像,只不過是千萬隻狐狸當中,kài普通的一員。不而過,即mái伊已經有我即个的朋友,伊已經是即个世間上kài pâi-chí 的狐狸嘍……”

滿園的玫瑰花攏chiâu變戇戇(gāng)。

“有影啦,恁攏真súi,毋佫,恁嘛攏真空冇(khang-phòaⁿ)”,小王子soah那講那興(hèng),“無儂肯為恁付出性命。當然,普通儂hoān-sè無了解,lia̍h准我hit蕊玫瑰花oân仔佮恁共款。不而過,論真講,伊雖然只是孤蕊,soah較贏過恁一篷(chi̍t-phâng),因為伊有我成(chhiâⁿ),有我顧,有我替伊遮風(lia-hong),有我共伊毒蟲(thāu-thâng)。伊會當共鬰卒(ut-chut)講予我聽,伊beh謗風(phòng-hong)的時,有我佇咧(tī- -leh);伊恬靜(tiām-chēng)的時,嘛有我佇咧。因為伊是我的玫瑰。”

  真緊,小王子又佫轉去狐狸hia。

“再見。”小王子共狐狸講再會。

“再見。”狐狸應講,“嗯,這著是我講的秘密。真簡單:只有真心去做chiah會當看分明。有噹時仔,屬於內在的物件,kan-ta用雙目去看,是永遠也看bōe透。”

“內在的物件,雙目永遠也看bōe透。”小王子直透重復即句話,伊驚講會bōe記得。

“He是因為汝用心看顧汝的玫瑰花,所以汝chiah會感覺伊的重要。”

“用心看顧汝的玫瑰…”小王子又佫重復唸幾若擺。

“世間儂已經bōe記得chiah-ê道理,”狐狸講,“毋佫,汝無應該放予bōe記。按即陣開始,汝愛對汝調教過、成養(chhiâⁿ-iúⁿ)過的一切負責到底。汝愛對汝的玫瑰花負責任…”

“愛對我的玫瑰花負責任…”小王子一路行一路唸……

第22部

“汝好。”小王子佇半路的拄著一个kiāu鐵路的工儂。

“汝好。”hit-ê kiāu鐵路的工儂回禮。

“汝坫(tiàm)遮咧創啥貨?”小王子問伊。

“我咧安排旅客,一千个儂發一班車。”kiāu鐵路的工儂講,“我咧控制火車行駛的路線,比論講,有的愛予in駛按正手爿;有的愛予in駛按倒手爿。”

一目nih,頭前燈火光艷艷,一班速度誠緊的火車駛過。”khi̍h-khok, khi̍h-khok…”,聲說(siaⁿ-soeh)是大kah若咧彈雷,規座工棚搖kah誠厲害。

“看勢,kán-ná真無閒的款,”小王子問kiāu鐵路的工儂,“in是咧走chhōe啥貨毋?”

“這連行車的儂家己嘛毋知影。”kiāu鐵路的工儂應伊。

無liâm-mi-á,佫一班火車按相反的方向緊緊駛過來。

“是安怎佫駛倒轉來?”小王子咧問。

“He無共啦。”kiāu鐵路的工儂講,“He是兩班對開的火車啦。”

“In是無合意原早徛起的所在毋?無…哪beh安呢搬來搬去?”

“從(chêng)古到taⁿ,世間的儂,透底攏bōe滿意intòa的所在。”kiāu鐵路工儂簡單回答伊。

即个時陣,第三班火車又佫khi̍h-khok…khi̍h-khok,真緊駛過。

“In是咧jiok第一批旅客毋?”小王子佫問kiāu鐵路的工儂。

“In無咧jiok啥。”kiāu鐵路工儂講,“in若毋是佇內底咧睏,無著是咧哈耳(hah-hī)。Kan-ta hiah-ê囡仔兄趴佇玻璃窗仔邊,咧看光景。”

“Kan-ta囡仔知影家己behti̍h的是啥。”小王子講,“為著beh做一仙布尪仔,囡仔兄愛用去bōe少的時間,對in來講,布尪仔是誠重要的物件,設使有儂共布尪搶去,in會誠傷心,誠想beh會吼(háu)…”

“In實在真好運。”kiāu鐵路工儂安呢講。

《小王子》第1部~第7部

《小王子》第8部~第15部

《小王子》第16部~第22部

《小王子》第23部~第27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