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闽南语版:第8~15部)

第8部

真緊,我對彼蕊花有進一步的了解。往過,佇小王子in hia,花開的時,花瓣透底kan-ta結一重(têng) niā。花攏誠細蕊,bōe 鎮位,嘛bōe 予儂感覺cha̍k-chô,往往是透早開,暗時隨蔫去(lian- -khì)。一時陣仔,嘛毋知tùi佗位吹來一粒草仔籽,尾仔即粒草仔籽又佫暴芛(puh -íⁿ)。彼陣,小王子特別注意即欉新芛,代先伊oân仔咧堯疑 (giâu-gî),想講敢會是別種酸匏樹。毋佫,過無偌久,即欉新芛著無佫直直大欉起來,並且開始有咧結苞,看勢是卜開花啊。不而過,儘管小王子逐工守佇伊的邊頭,伊偏偏著是毋開花。小王子咧想:即蕊花穩當是覕(bih)佇花苞內底直透咧梳妝打扮,伊一定足愛súi的,若無裝kah súi噹噹、抹kah芳貢貢,伊是bōe hia緊出來的。對對(tùi-tùi/果然)是安呢,到kah有一工透早,日出的時,花嘛開啊。

花卜出世進前,雖然注心準備kài久,毋佫現出來,伊著假空咧哈耳(hah-hī):

“失禮啦,我拄睏精神niā,汝看我的頭毛佫sàm-sàm…”

彼時小王子已經激動kah無法度控制:

“哇!súi súi súi!實在有夠súi……”

花蕊寬寬仔(khoaⁿ-khoaⁿ-á)共伊應講:

“喺啊(hēⁿ- -a),我是hām日頭同齊出世的咯 (koh)…”

小王子感覺花蕊有淡薄仔咧展風龜,不而過,論真講,伊確實是súi kah會驚死儂。

伊對小王子講:“即mái應該是食早頓的時陣 ho·ⁿ,請汝順紲共我攢(chhôan)一份來…”

小王子soah歹勢歹勢,趕緊去攑噴桶(phùn-thàng)噴槍,舀水來沃花。

即蕊略仔愛風龜、又佫厚疑心的花,自安呢逐工咧拖磨、咧差教小王子。可比講,有一工,伊對小王子講起伊身軀頂彼四支刺:

“虎豹仔hiō·,汝共in 講,叫in 做汝來!我無咧驚in !”

小王子共應講:“阮遮無虎豹仔,虎豹仔嘛無咧食草仔”。

花蕊細聲應講:“我毋是草仔。”

  “失禮啦。”

“我是無咧驚虎豹仔啦,不而過我討厭即港(káng) 生凊風(chhiⁿ-chhìn-hong)。汝有風堵(hong-tó·)通閘風(cha̍h hong)無?”

小王子咧想:“討ià臭凊風…這對植物來講,運氣實在有較害淡薄…即蕊花佫是誠歹伺候哩…”

“我看暗時汝愛共我顧予好。恁即个所在有夠寒、有夠gân。我坫恁遮tòa bōe 慣勢,儂我往過tòa 佇…”

伊講到遮,家己soah恬去(tiām- -khì)。伊拄來的時陣不過是一粒草籽仔。伊根本無捌見過外口的世界。伊知影家己講白賊講kah煏空(piak-khang)去,soah見笑轉受氣,超工khām嗽兩三聲。伊使(sái)即招,其實是咧提醒小王子,頭先吩咐的代誌猶未做,伊催小王子:

  “風堵咧?”

“我隨來去攑(giâ)。是講,汝頭拄仔講he…”

花蕊趕緊佫再大聲假khām嗽,意思bōe 輸是咧講:好也啦,汝佫毋緊去攢!

雖然講,小王子本然是真心咧佮意即蕊花,毋佫,鬥陣一暫了後,伊soah開始對即蕊花產生僥疑。小王子著是安呢,儂講一寡仔無要無緊的話,伊soah 看真重,結果是害家己咧加煩惱。

有一工,小王子共我講:“我無應該相信伊的話,無應該相信hit蕊花講過的話……憖看to̍h看、憖鼻to̍h 鼻,安呢著好也咯!我彼蕊花雖然是芳嗆嗆(phang-chhèng-chhèng),毋佫我是bōe 曉通享受。彼擺,伊講著虎豹,本然我是應該愛同情伊,毋佫顛倒soah予我感覺誠怨嘆… ”

  不而過,真緊小王子又佫講:

“彼陣仔我逐項毋捌!我實在無應該kan-ta憑伊講的話著來咧判斷伊的好歹,照道理,我是愛佫看伊作為才著。是伊豐富著我的生活,我實在無應該放捒伊做我一个儂走出來。我kan-ta看著伊的虛華,soah bōe 曉去感受囥佇虛華後壁的溫情。花的內心其實是hiah-ni̍h 仔矛盾!怪我當時傷chhóng-pōng,傷過毋捌代誌,bōe 曉通疼惜伊。”

第9部

我約(ioh/猜)小王子大概是趁一群候鳥搬岫的時,順紲走出來的。卜出來的彼日透早,伊共星球頂的大細項的物件攏款 kah誠齊整(chôe-cháⁿ)、誠四序(sù-sī),連活火山嘛攏拼掃kah清氣tak-tak。 —— in hia有兩座活火山,早起時燃(hiâⁿ)寡仔飲糜(ám-bê)原在真利便。這以外,猶有一座死火山,卜出來進前,伊嘛順紲去共 (kā)清清拼拼咧。伊咧想,無定著死火山日後會佫變活起來嘛無一定!共拼拼掃掃咧,伊自然著會勻勻仔滾絞(kún-ká),較bōe 雄雄爆發起來。火山爆發,著若像彼號煙筒(ian-tâng)咧噴火煙共款。是講,咱地球的人口實在猶無夠濟,無法度去拼掃火山,所以咱遮的火山才會hiah-ni̍h 仔”費氣”。

小王子共賰的幾欉”酸匏樹栽”全部攏摳摳起來。伊感覺心肝芛仔(sim-koaⁿ-íⁿ-á)略仔酸酸。伊想講hoān-sè bōe 佫倒轉來啊。彼工,伊感覺hiah-ê普通時逐工咧做的空課,taⁿ做著加真親切。小王子最後一擺去沃花,有按算卜共伊藏 (chhàng)起來。伊感覺鼻頭酸酸,目屎險險輾(lìn)落來。

“Bye…”小王子準備卜佮花蕊講再會。

  毋佫花kán-ná無共伊應。

“Bye-bye……”小王子又佫講一遍。

”khe̍h…khe̍h…khe̍h…”花蕊ka嗽一輒(tiap)久仔,不而過無成(sêng)染風寒的款。

尾仔,花蕊總算開喙講話:“我頭拄仔實在有夠天 tho̍h。請汝原諒我。我希望汝會幸福。”

花蕊無怨嘆,小王子昂愕(gông-ngia̍h)一下,手摕花罩(hoe-tà),柴柴(chhâ-chhâ)在(chhāi)佇hia,soah毋知卜安怎。伊想無花蕊哪會雄雄變kah chiah-ni̍h tiām、chiah-ni̍h溫純。

“無毋著,我愛汝。”花蕊共小王子講:“Ah毋佫,因為我的懵懂(bóng-tóng),予汝煩惱,ah汝攏吞忍(thun-lún)落去。這攏無重要啦。不而過,汝soah佮我平(pêⁿ)愚 tû(gû-tû/愚蠢)……祝汝幸福。花罩仔汝收起來,我應該毋免佫用著這。”

  “若起風落雨卜安怎?”

“我感冒無kài嚴重…暗仔時的臭凊風(chhàu-chhìn-hong)顛倒對我有好無bái……我是一蕊花。”

“若有蛇抑是蜈蚣趖過來咧?若是野獸咧?…”

“這汝放心,我若決心卜佮美蝶仔(bé-ia̍h-á)交陪,我是無可能會驚彼囉(hit-lō)蹺痀仔蟲(kiau-ku-á-thâng)來車盤。我相信這應該是一段傳奇的故事才著(tio̍h)。若無,是啥儂卜來看我?Ah汝嘛卜去真遠真遠的所在啊。汝毋免驚大mau的野獸,我有爪仔(jiáu-á),毋免驚。”

講煞,伊佫攑(gia̍h)起彼四欉刺起來展……

“Mài 佫拖soa ah啦…哦!汝有夠cha̍k- -ê neh!汝既然卜走,愛趁早,緊去啦!”

  伊是驚小王子看著伊咧哭。伊是一蕊個性儼硬(giám-ngē)的花…

第10部

佇附近的宇宙空間內底,猶佫有325、326、 327、328、329、330等等的小行星。小王子開始去訪問即寡仔星球,伊想卜佇hiah chhōe寡仔空課來做,順紲學寡仔智識kah經驗。

第一粒星球頂面tòa 著一个國王。國王穿一領茄花色(紫色)透濫白底烏花毛皮做的大禮服,坐tòa 一隻體形簡單毋佫真正英威的寶座頂頭。

  國王看著小王子的時,喝一聲:

  “哦,來一个臣民。”

小王子家己咧想:“伊也毋捌看過我,哪會捌我?”

小王子哪知影,佇彼个國王的心目中,世界其實真簡單:所有的儂攏是伊的臣民。

國王誠氣頭(khùi-thâu),因為伊總算成做某一个儂的國王。伊對小王子講:“徛較過來的,予我斟酌bāi一下。”

小王子四界嘪嘪咧,想卜chhōe一个仔所在坐落來,不而過,規粒星球差不多去予國王彼領水噹噹的大禮服勘勘去(khàm-khàm- -khì)啊。 chhōe無所在通坐,小王子只好徛咧。毋知是毋是徛了傷久傷僐,抑是本成(pún-chiâⁿ)著誠thiám,小王子soah佇hia咧哈耳(hah-hī)。

國王對伊講:“佇一个國王的面頭前哈耳,是無禮體、毋捌禮數。我禁止汝拍哈耳。”

小王子感覺誠見笑:“歹勢啦,我實在控制bōe tiâu 才會安呢,我是按真遠真遠的所在,一路踅(se̍h)來到恁遮,到taⁿ 攏猶未睏的neh 。”

國王應講:“安呢哦…好啦,我命令汝開始哈耳。我已經幾若年毋捌看儂咧哈耳啊。對我來講,拍哈耳,hoān-sè 是一層趣味的代誌。來,汝佫哈耳一下!這是命令。”

“安呢哦,這…我soah略仔緊張緊張…我雄雄 soah哈耳bōe 出來…”小王子感覺真歹勢。

“嗯…嗯…”國王共伊應講:“若安呢,我…命令汝 liâm-mi哈耳,liâm-mi…”

國王家己咧嘀嘀嘟嘟、踅踅念(se̍h-se̍h-liām),好親像略仔有咧受氣的款。

國王一心想卜展伊的英威,愛儂尊敬伊。伊無法度吞忍臣民毋聽伊的命令。伊是一个正港的君王。不而過,他嘛真善良,伊的命令透底有一定的道理。

伊定定安呢講:“假使我命令一位將軍變做一隻海鳥,毋佫將軍無服從我的命令,安呢,這bōe 當算是將軍的過錯,有過錯的儂是我。”

小王子誠細膩(sòe-jī)來咧問伊:“我敢會使坐落來?”

“我命令汝坐落來。”國王ná 吩咐(hoan-hù),ná 徙動伊彼領大禮服。

是講,小王子實在感覺誠奇怪,行星chiah-ni̍h仔細,國王是咧統治啥貨?

伊對國王講:“萬歲爺…請汝原諒,我想卜請教汝…”

國王趕緊搶伊的話尾講到:“我命令汝問我。”

  “萬歲爺…汝攏咧統治啥?”

國王簡單共伊應講:“我統治一切。”

  “一切?”

國王輕輕仔用指頭仔(chéng-thâu-á)指著 ——伊tòa 的行星、別粒行星、佮所有的星。

  小王子講:“統治這一切?”

  “統治這一切。”

路尾,小王子才知影,伊不但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君王,而且佫是整个(chéng-kô)宇宙的君王。

“若安呢,chiah-ê星,敢攏服從汝?”

“He定著的!”國王共伊講,“in 隨時攏愛服從。我是毋允凖無紀律的。”

即款的權力,實在予小王子感覺真驚惶(kiaⁿ-hiâⁿ)。設使真正掌握著即款的權力,安呢,國王一工著毋若 (m̄-nā)看會著四十三擺日落山niā,伊聽好看七十二擺,一百擺,二百擺,橫直愛幾擺著有法度看幾擺!嘛毋免捷捷(chia̍p-chia̍p)來咧 chhiâu椅頭仔!想著安呢,小王子又佫想起予伊

放捒的小星球,雄雄心肝頭感覺真艱苦。伊大膽對國王提出一个請求:

“萬嵗爺,我想卜看日落山,拜託汝…命令日頭落山好無…”

國王共伊應講:“汝想看māi,假使我命令一位將軍,叫伊愛親像一隻美蝶仔(bóe-ia̍h-á)安呢飛來飛去,抑是講命令伊寫一出悲情的劇本,抑是講叫伊著愛變做一隻海鳥,毋佫即个將軍伊無愛執行,安呢,汝講是伊毋著(m̄-to̍h),抑是我毋著?”

“安呢當然是汝毋著。”小王子真肯定來回答伊。

“無毋著,”國王講,“共別儂提出要求,著愛看儂做會到抑是做bōe 到。若講權威,代先應該是建立佇咧理性的基礎上。假使咱若命令百姓去跳海,in 一定會攑刀攑槍(gia̍h-chhiuⁿ)來佮汝車拚。我的命令是合理的,所以我有權要求別儂服從。”

“若安呢,我頭拄仔講的日落山,這…”小王子見若 (kiàn-nā)提出問題,無問透機是bōe 凖煞。

“’日落山’毋,汝看會著啦。我定著愛吩咐 (hoan-hù)日頭落山,不而過按照我的科學統治,這一定愛等候條件成熟。”

小王子問講:“若安呢,愛等到底噹時(tī-tang-sî)咧?”

國王未應進前,先hiau出一本厚phiang-phiang的暦日佇咧反(péng),那掀(hian)那咧唸:“嗯…嗯…這日落山,量其約佇咧…佇咧…下暗(e-àm)七點八字的檻站!彼陣,汝著會當看著日頭落山,到kah彼陣,伊自然會執行我的命令。”

  小王子又佫開始哈耳。 Bōe 當看著日落山,他感覺誠遺憾。伊感覺誠無議量(bô-gī-niū),chôan對國王講:“我無必要佫留坫遮。我卜來走啊。”

因為拄拄chiah有一个臣民,國王加真氣頭 (khùi-thâu),伊用命令的口氣對小王子講:

“毋好(m̄-hó͘ⁿ)走,毋好走。我任命汝做大臣。”

  “啥物大臣?”

  “嗯…司法大臣!”

“不而過,汝遮kán-ná也無啥物仔儂通審判斷咯。”

“He無的確啦”,國王講,“我老囉,我即个所在又佫細,攏無位通排我的鑾駕。我若行路,著誠thiám,到taⁿ 我猶毋別巡視過我的王國lio·h!”

“噢!hia我攏去看過啊。”小王子那講,那越頭去看星球的另外一角勢,”是講,hia嘛共款無半个儂哩…”

“若安呢,汝著審判汝家己咯!”國王應講,“這有影較 oh啦,審家己定著愛比審別儂較oh!汝若有法度好好仔審判汝家己,汝著是一个真正有才情佫有智慧的儂。”

“我喺(hehⁿ),凊彩啥物時陣攏有法度審判家己,無一定愛坫遮審。”

國王佫講:“嗯…嗯…我本然是想講…我遮有一隻老鳥鼠,下昏時定定安呢喌喌叫(chiu̍h-chiu̍h-kiò),吵kah我攏bōe睏咧。汝會當來審判伊,會當捷捷(chia̍p-chia̍p)判伊死刑。所以,伊的生死完全teⁿ佇汝的手頭。毋佫,汝愛撙節用汝的權力,汝逐擺判伊死刑了後,著愛隨赦免伊,因為即搭kan-ta一隻鳥鼠 niā。”

“毋佫,我毋愛判儂死刑,我看我猶是來走較好。”小王子講安呢。

“Bōe-ēng- -ê。”國王小可咧起狂。

  不而過,小王子已經款好勢啊。為著無卜予老君王感覺傷過悲傷,小王子共伊講:

“假使萬歲爺只是想卜得著一个實實在在的服從,汝會當予我一个合理的命令啊。比論講,汝會當命令我,佇一分鐘內離開。我認為即个條件已經成熟也…”

  國王啥物攏無應。頭起先,小王子佫頓蹬頓蹬(tùn-tiⁿ),尾仔,伊咽一口氣,著做伊行囉…

“我派汝做我的大使(tāi-sài)。”國王趕緊佫喝(hoah)一聲。

小王子越頭,看著hit-ê國王又佫激一个真英威的甫士……

小王子佇旅途當中,家己咧想:chiah-ê大儂實在有夠奇怪。

第11部

第二粒行星頂面tòa 一个愛風龜的儂,咱暫時著叫伊”風龜神的”、抑是”謗風水鷄”著好啊。

“哎喲!汝共(kā)看!一个欣慕我的儂來囉!”即个愛虛華的儂遠遠仔看著小王子行過來,著thiòng kah 、哀kah大聲細聲。

對hiah-ê愛風龜的儂來講,其他儂攏是伊的崇拜者。

“汝好!”小王子對伊講,“汝的帽仔足奇怪的。”

“哦,這是共(kâng)接禮的時卜用的。”風龜神的應講,“若有儂對我表示歡迎佮尊敬的時,我著愛褪帽仔共in 接禮。不而過,到taⁿ 攏無儂來行踏(kiâⁿ-ta̍h)。”

小王子無理解,chôaⁿ問伊講:“hâⁿ?敢有影?”

風龜神的chôaⁿ共小王子提一个建議:“汝用倒手拍正手看māi 咧。”

小王子chôaⁿ聽伊的話,佇hia咧拍撲仔 (phah-pho̍k-á)。 Ah彼个風龜神的,嘛隨褪帽來答禮,看伊是假kah 赫呢仔謙卑,又佫有風度。

小王子心肝內咧想:“這比訪問彼个國王較趣味。”伊感覺誠好sńg,chôaⁿ直透咧拍撲仔。風龜神的看伊佫咧拍撲仔,趕緊佫溜(liù)帽仔來答禮。

小王子chhit-thô差不多成字久(chiâⁿ-jī-kú)了後,soah感覺親像誠無義量、誠無趣味。伊對風龜神的講:

“有啥物好步數,會當予汝的帽仔落落來(lak- -lo̍h-lâi)?”

風龜神的假意無聽見,凡若(hōan-nā)愛展風神的儂,透底憖(giàn)儂呵咾,無愛儂嫌。

伊問小王子:“汝敢正實有欽佩我?”

  “欽佩是啥物意思?”

“欽佩哦,著是講,承認我是即粒星頂…上巧的、上緣投的、上好額的、穿插上pâi-chí的儂。”

“毋佫,即粒星頂頭嘛才kan-ta汝一个儂 niā!”

“為著我會當快活(khòaⁿ-oa̍h),費神汝緊來欽佩我啦!”

小王子聽了後,肩胛頭giauh咧giauh咧,共伊應講:“好,我欽佩汝,是講,安呢汝是咧歡喜安怎?”

實在誠無議量,小王子看破做伊離開。

小王子一路行,一路咧想:“chiah-ê大儂,實在有奇怪。”

第12部

小王子紲落來訪問的彼个星球,頂頭tòa 一个酒鬼仔。訪問時間雖然真短,毋佫soah予小王子感覺加真傷悲。

“餵,汝咧創啥?”小王子問彼个(hit-ê)酒鬼仔。酒鬼恬恬(tiām-tiām)坐佇hia,面頭前一堆酒矸,空的、無開封的,滿四界(sì-kòe)、挐蒼蒼(jû-chhiáng-chhiáng)。

“我咧食酒。”酒鬼仔看勢真鬰卒的款。

“你乜代(mih-tāi)卜食酒?”小王子佫問伊。

“為卜…放予bōe 記。”酒鬼回答。

小王子感覺伊誠可憐:“卜共啥代誌放予bōe 記?”

酒鬼仔頭殼勾勾,坦白共小王子講:“為了卜共我的見笑代放bōe 記。”

“汝有啥物見笑代?”小王子有心想卜共伊鬥相共。

“我興食酒,這著是我的見笑代。”酒鬼仔講煞,做伊激恬恬,無佫講話。

小王子感覺無法度理解。看破佫行。

一路行,一路那咧想:chiah-ê大儂確確實實是誠奇怪。

第13部

第四粒行星是一个實業家(大生理儂)的地盤。即个大生理儂規工無閒chhih-chhih,小王子來到了後,對方攏無taⁿ頭看伊。

小王子先佮伊相借問:“汝好。汝的薰支(hun-ki)熄去啊。”

“三加兩等於五。五加七等於十二。十二加三等於十五… 汝好。十五加七,二十二。二十二加六,二十八…無閒工通點啦。較停才來點。二

十六加五,三十一。哎喲!攏總五億一百六十二萬二千七百三十一。 ”

  “五億啥?”

“嗯?汝佫佇咧哦?五億一百萬…我嘛記bōe 清是啥貨。我的空課(khang-khòe)誠濟…我做代誌一貫攏誠點陳,無彼个閒工佮汝練仙!二加五得著七…”

“五億一百萬啥貨啦?”小王子佫再問一擺。一旦有疑問,無問kah有一支柄通攑(gia̍h),伊是bōe 煞尾。

大生理儂眈頭看著小王子,應講:

“我tòa 佇即个星球頂五十四年囉,kan-ta捌予儂擾吵過三擺。第一擺是二十二年前,毋知按佗位仔趖來一隻金龜,共( kā)我擾吵著。金龜仔的叫聲“啁啁叫”,實在歹聽 kah會驚死儂,害我一條數目(siàu-ba̍k)算kah重tâⁿ三四擺。第二擺,是十一年前,彼陣拄好風濕病giâ起來疼, he是我普通時欠鍛煉引起的。我實在無hia濟美國時間佮汝咧喝仙(hoah-sian)。我是个誠正經、誠嚴gâi的儂。即擺…這是第三擺!我計算的結果是五億一百萬…”

  “幾百萬啥?”

Taⁿ即位大生理儂知影講即擺穩當無法度靜心囉,伊看破佫共(kā)小王子應講:

“幾百萬个kài細kài細的物件,chiah-ê物仔有時會出現佇汝的頭殼頂。”

  “是胡蠅毋?”

“無nò·,是一寡會艶艶爍(iām-iām-sihⁿ)的物件。”

  “是蜜蜂仔毋?”

“毋是啦,是彼款黃黃、又佫金金的物件仔,即款物件仔不時引起一寡仔貧憚儂(pîn-tōaⁿ-lâng)佇hia咧烏白想。我是一个真嚴肅的儂。我無彼个閒工想東想西。”

  “啊,敢講是天頂的星?”

  “著啦,to̍h是天頂星啦。”

  “汝卜用即五億粒星創啥?”

“是五億一百六十二萬七百三十一粒。我是一个嚴肅的儂,我做代誌一貫攏真點陳。”

  “你按算卜用chiah-ê星創啥?”

  “啥創?”

  “是啦,卜啥創?”

  “無卜創啥。遮攏我的。”

  “星攏汝的?”

  “攏我的。”

“毋佫我捌拄著一个國王,伊…”

“國王無佔有權,in 只不過是咧’統治’niā。這是兩回事。”

“你beh 挃(ti̍h) hiah濟星有啥路用?”

“咱若好額起來,咱著會當去買別位的星,假使有儂 chhōe著新的星。”

小王子心內咧想:“即个儂考慮問題若像有淡薄仔 siâng進前彼个酒鬼仔。”

不而過,小王子真緊又佫問伊一寡仔問題:

“汝敢有才調共(kā) hiah-ê星攏佔tiâu-tiâu?”

“Ah無….汝講hiah-ê星是啥儂的?”大生理儂真bōe 爽,共小王子拄一句。

“我毋知,不而過,應該是無儂的。”

“若安呢,hia攏嘛算我的,因為我是頭一个考慮即層代誌的儂。”

  “kan-ta憑安呢毋?”

“He當然的。假使汝抾(khioh)著一粒無主儂的鑽石,若安呢即粒鑽仔著是汝的;凖講汝發現一座無儂知影的島嶼,安呢即座島嶼著是汝的;佫比論講,汝若比儂較代先想著一个好步數,安呢汝著會當去申請一个專利,即个專利著是汝的。既然進前攏無儂想卜去佔hiah-ê星,安呢hiah-ê星著是我的。”

“安呢講嘛有理啦。是講,汝挃(ti̍h) he卜創啥?”小王子佫問伊。

“我咧經營佮管理chiah-ê星咯。我一遍佫一遍來咧計算in 的數量。這是一項無簡單的代誌。不而過,我是一个嚴肅佫骨力(kut-la̍t)的儂!”

小王子原在猶未滿足,伊佫講:

“對我來講,我若有一條頷巾(ām-kin ),我著會當共(kā)摕起來圍,愛卜扎去佗,著扎去佗;我若有一蕊花來講,準講想卜挽(bán),我著共伊挽落來。Ah汝咧,汝敢有法度將星挽落來?!”

“我無法度,毋佫我會當共(kā)寄佇銀行。”

  “汝是咧講??….”

“我意思是講,我會使將星的數量寫佇一張紙條仔頂,了後才佫摕去鎖佇桌屜(toh-thòa)內。”

  “安呢著好勢毋?”

  “安呢著會使得。”

  小王子心肝內咧想:誠好sńg。看起來佫不止仔趣味,是講,這敢有算真了不起的正經代誌? ”

若講起啥物號做“正經代誌”,小王子的看法佮 hiah-ê大儂真無共款。紲落來,小王子佫講:

“我有一蕊花,我逐工共(kāi)沃水。我佫有三座火山,我逐禮拜去共拼掃一擺。連死火山嘛做一下拼,無儂知影伊啥物時陣會佫復活(ho̍k-oa̍h)起來。我有火山、有花,因為有我,對我的火山佮我的花來講,絕對有好無bái。不而過,汝本身,對著hiah-ê天星,soah無啥作用…”

大生理儂聽kah戇戇(gāng-gāng),應 bōe 出來。小王子只好佫行。

小王子一路行,一路那咧想:hiah-ê大儂實在足奇怪、足奇怪的。 ”

第14部

第五顆行星上kài奇怪,嘛上kài細粒。細kah kan-ta會當khè一葩路燈、tòa 一个顧燈的儂。小王子實在想無:chiah-ni̍h細的星,又佫 chiah-ni̍h仔偏挹(phian-iap),頂頭也無厝仔也無tòa其他儂,毋知點彼葩燈有啥路用? Ah彼个儂是安怎卜佇hia顧燈?

小王子家己咧臭giâu疑:“kiám-chhái即个儂有淡薄仔無正常,毋佫伊穩當(ún-tàng)會比國王、風龜神的、生理儂佮酒鬼仔較好一寡仔,上無,伊的空課(khang-khòe)嘛較有意義。伊若點燈,著若像是加添一粒星,抑是一蕊花;燈若禁熄,就代表星抑是花卜來歇睏囉。即項空課有影值得呵咾(o-ló),嘛不止仔有出脫。”

小王子來到,見面著誠有禮貌來佮點路燈的儂相借問:

“Gâu早。——汝頭拄仔是安怎卜共(kā)路燈禁熄咧?”

“Gâu早。——這是命令。”顧燈的應話。

  “命令啥?”

“命令我愛熄燈。——哦…暗安。”

一目匿(nih),伊又佫點著(to̍h)彼葩路燈。

“若安呢,是安怎汝又佫卜共伊點著(to̍h)?”

“這是命令。”顧燈的照原安呢講。

  “我聽無。”小王子講到。

“無啥通好解説的。命令著是命令。”顧燈的ná講ná 咧做伊的空課,“敖早。”

  話講拄煞niā ,燈佫再禁熄去。

小王子看伊按lak袋內iam出一條手巾來咧拭頭額 (thâu-hia̍h)。

“我做即款頭路(thâu-lō·),實在真 thiám頭。往過(éng-kòe)猶佫泛泛代(hàm-hàm-tāi),透早熄燈,下昏(e-hng)點燈,賰的時間,日時仔歇工,暝時仔睏ka睡(khùn-ka-chōe)…”

“照安呢講,是路尾有儂改變命令毋?”

顧燈的應講:“命令是無改啦,毋佫,會害嘛是為著這!即粒星咧踅(se̍k),一年比一年較緊,毋佫命令soah攏無改。”

  “路尾咧?”小王子問伊。

“路尾著是像即陣安呢,一分鐘伊著踅一環,我連一秒鐘著無通歇。見若(kiàn-nā)過一分鐘我著愛點一擺,佫禁一擺! ”

“誠趣味,敢講汝即个所在,一日kan-ta 一分鐘久niā?”

“實在有夠無聊,”顧燈的講,“從(chêng)頭拄仔咱開講到taⁿ ,已經過去月外日啊。”

  “月外日?”

“無毋著,攏總半點鐘久。三十工!——哦…暗安。”

話講拄煞,燈火佫著(to̍h)起來啊。

小王子金金共伊相,講實的,伊誠欽佩顧燈儂 chiah-ni̍h仔死忠(sí-tiong)來咧遵守命令。伊想起較早家己嘛定定chhiâu椅頭仔來咧看日頭落山。伊真想卜幫助即个朋友。

“我共汝講一个撇步,會當予汝偸歇睏一下,汝憖 (giàn)卜啥物時陣歇睏攏會使得”。

“我定定嘛咧想卜歇睏。”顧燈的應話。

有的儂雖然一貫真踏實(ta̍h-si̍t)、真照起工,毋佫有時oân仔會想卜小可踉港(làng-káng)一下。

小王子佫講紲落去:“即粒星遮細,汝行三伐 (hoa̍h)著聽好(thèng-hó)踅一輾(se̍h-chi̍t-lìn)。汝只卜勻勻仔行,不管時攏嘛會當看著日頭光,凖講汝想卜歇工,汝著會使照安呢去做…汝卜愛日偌(lōa)長,伊著有偌長。”

“汝即个撇步,對我來講應該無較choa̍h,其實我上希望的,是會當倒落去眠床頂的睏ka睡。”顧燈的應伊。

“噢,安呢毋soah誠無拄好。”小王子咧咽氣。

“誠無拄好。”顧燈的紲一句,“哦,gâu早。”

  就安呢,路燈佫再禁熄……

小王子佫再繼續伊的旅行,即擺,伊心肝內咧想:

“即个顧燈的,定著會予hiah-ê 國王啦、風龜神的啦、酒鬼猶佫大生理儂看無目地。毋佫,kan-ta伊bōe 予我感覺可笑。這hoān-sè是因為伊所關心的毋是伊家己。

小王子又佫嚥一口氣,伊對家己講:

“本然,伊應該是我唯一會當做夥交陪的朋友。可惜,伊彼粒星球實在傷過細,兩个儂根本tòa bōe 落…”

實際小王子是無勇氣來承認:伊是咧留戀彼粒”濟儂呵咾 (o-ló)少儂嫌”的星,特別是佇hia,二十四點鐘著有法度看著一千四百四十擺日落山!

第15部

第六粒行星,看勢噯比第五粒咔大成十倍。頂面tòa 一个老先生,他綿精(mî-chiⁿ)咧寫一phō冊,一phō大部頭的冊。

“喲!一个探險家來啊。”老先生看著小王子來遘,見面(kìⁿ-bīn/即時)著來咧相借問。

小王子揀一tè椅頭仔,坐tòa 桌仔邊,那咧喘大氣。伊已經行真久真久啊!

“汝tùi佗位來的?”老先生問小王子。

“即本冊hia大本,是啥貨?汝咧創啥?”小王子倒問伊。

“我是地理學家。”老先生先應(ìn)伊。

  “啥物號做地理學家?”

“地理學家,著是一種學者,伊瞭解佗位仔有海,佗位仔有溪、有城市、大山,抑是講沙漠。”

“這佫是不止仔趣味neh!”小王子講,“像這毋才有算正經頭路!”伊那講那越頭(oa̍t-thâu)四界bāi、四界看。伊從來毋捌看過chiah-ni̍h仔大的行星。

“汝即个所在誠súi neh!遮有海無?”

“這我無了解。”地理學家講遘。

  “喲!”小王子誠失望。 “Ah無…有大山無?”

  “這,我無了解。”

“若安呢,遮有城市、溪仔、抑是沙漠無?”

  “這,我照原無了解。”

“無..汝佫講汝是地理學家?!”

“規欉好好——無錯(剉),”地理學家應講,“不而過我毋是探察家,ah我暫時嘛無即款骹數(kha-siàu)。地理學家是無咧計算hit-lō城市、江河、大山、海洋抑是沙漠。地理學家誠重要,毋好四界拋拋走。伊bōe 使離開伊的辦公室。不而過伊聽好(thèng -hó)佇辦公室接見探察家。伊聽好斟酌詢問 hiah-ê探察家,共in 的回憶記載落下。假使伊認為某物儂的回憶有價值,安呢伊著會想卜調查對方的德行( tek-hēng)。”

  “這是為啥物?”

“設使探察家若講白賊,寫出來的地理冊定著會造成嚴重的後果,有可能是災難!佫有,愛食酒的探察家嘛共款噯共(kā)調查。”

  “這是為啥物?”

“酒醉誤大事啊,本然是一个儂,予伊看做兩个儂。遘尾仔,明明kan-ta是一座山,soah變記做兩座山。”

“我有熟似(se̍k-sāi)一个儂,若是叫伊做探察,伊穩當無夠格。”小王子講。

“有可能。所以講,假使汝感覺一个探察家德行bōe 歹,安呢汝著會使去調查伊發現著的物件。”

“汝是講,叫伊chhōa汝去看毋?”·

“無no·h,安呢傷費氣。不而過汝會使叫探察家提供證據。比論講,設使伊發現一座大山,汝著噯交代伊扎(chah)一寡仔石頭轉來。”……

……地理學家雄雄soah佇hia咧車東車西,毋知咧無閒啥。

“拄仔好,汝敢毋是拄拄按真遠真遠的所在來的!你著是探察家!來,汝緊共(kā)恁星球的情形介紹予我聽!”地理學家卜請小王子鬥相共(tàu-saⁿ-kāng)。

就安呢,地理學家chhiau出伊的筆記簿,又佫來咧削鉛筆。伊定定先用鉛筆記錄一个初胚 (chho·-phoe),等待探察家提供證據了後,才佫用烏墨水正式共記錄起來。

“啥物情形?”地理學家開始來咧問。

“啊?阮hia噢…”小王子講遘,“嘛無算啥啦,阮hia,所在誠細。我有三座火山,兩座活的,一座死的。不而過,喙講’死的’,其實嘛無一定啦。”

“無毋著。”地理學家oân仔同意小王子的看法。

  “我佫有一蕊花。”

“噢,阮是無咧記錄花草的。”地理學家共伊講。

“這是為啥物?敢講汝毋知影花是hiah-ni̍h 仔súi。”

“因為花真緊著會lian去,花的生命真短暫。”

  “啥物號做短暫?”

“地理冊是通世間所有的冊本當中,上kài嚴肅的一種。”地理學家講,“這款冊是永遠bōe 過時的。真少有山咧徙位(sóa-ūi),嘛真少有海水會凋(ta)去。阮咧寫的是一款永遠的物件。”

“是講,死火山嘛有可能佫再复活。”小王子抵(tú) 伊一句,又佫繼續咧問:“啥物是’短暫’?”

“火山有咧振動、無咧振動,對阮來講攏共款。”地理學家講,“阮關心的是有山無山。山的位置bōe 變。”

“毋佫…’短暫’是啥物意思咧?”小王子問第三擺,伊若提出一个問題,著硬卜問kah清楚。

“意思是講:有可能真緊著會消失去。”

“汝是講我的花真緊著會lian去毋?”

  “當然的。”

小王子自言自語來咧念講:“我的花是短暫的,並且伊 kan-ta靠四欉刺咧防身!Ah我佫共(kā)伊孤一个hìⁿ tòa hia!”

這是小王子頭一擺感覺後悔,毋佫伊真緊又佫振作起來:

“汝敢是卜建議我四界去探察?”小王子問伊。

“無毋著,有一个所在,叫做地球,伊是一粒行星,”地理學家應講,“伊真有名聲…”

就安呢,小王子離開地理學家,一路行一路那咧數念 (siàu-liām)伊的花。

《小王子》第1部~第7部

《小王子》第8部~第15部

《小王子》第16部~第22部

《小王子》第23部~第27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