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闽南语版:第1~7部)

原作:[法]聖·德克旭貝里
譯文:[閩南]LimKianhui

獻給列翁·維爾特·

我卜(beh)天下間的囡仔兄(gín-á-hiaⁿ)原諒我共(kā)即本冊獻予一个大儂。我有一个(ê)誠重要的理由,這著是:即个大儂是我佇世間上好的朋友。我佫有另外一个理由:即个大儂,伊啥物攏會捌(bat),連本成(pún-chiâⁿ)卜寫予囡仔兄看的冊,伊嘛攏總看會捌。我第三个理由是:即个大儂taⁿ tòa佇法國,伊佇hia咧枵寒餓、咧艱苦。伊足需要別儂的安慰。假使chiah-ê理由猶佫無夠,安呢我甘願共即本冊獻予囡仔時代的伊。所有的大儂攏有囡仔時代,攏捌做過囡仔。(可惜,罕咧有大儂記tiâu即層代誌。)所以,我卜共獻詞改做:

獻予囡仔時代的列翁·維爾特

第1部

我拄才(chiah)六歲大彼當陣,有看過一本專門咧寫原始森林(大山內)的冊,冊名號做《真實的故事》。佇冊內底,有一幅(pak)精彩的插圖,是畫一尾錦蛇當咧孝孤(hàu-ko·/吞食)一隻大大箍的野獸。冊皮oân仔是貼(tah)彼幅圖。

冊底有寫講:“錦蛇食物件的時,攏是用吞的,毋是用哺的。獵物若吞落腹了後,伊著無愛佫振動啊,有噹時仔,上久有法度擋咧半年毋免佫再食物件。佇即段中間,錦蛇是ná睏ná咧消化腹肚內的食物”。

彼陣仔,我真憖(giàn)濫糝(lām-sám)去想一寡仔發生樹林(chhiūⁿ-nâ)內底、真正神奇的代誌。就安呢,我嘛開始用彩墨佮鉛筆,家己來咧畫圖。我畫的第一幅圖,也著是我的第一號作品,是安呢的(插圖一):

畫了,我摕予大儂看,問in講,看了會驚bōe?

大儂soah共我應(ìn)講:“he一頂帽仔哪有啥通好驚的?”

事實我毋是畫帽仔,我是畫一尾大錦蛇當咧消化腹肚內的一隻象。我應信佫kā蛇是安怎咧消化腹肚chiah-ê食物的情形,攏總kā畫出來,想講安呢大儂穩看會捌。Chiah-ê大儂,定定愛儂解釋予in聽。我第二號作品是安呢的(插圖二):

大儂叫我毋通佫畫hiah-ê「有的無的」(在in看來,毋管我是畫好頭好尾的蛇,抑是畫刣腸破肚的蛇,橫直攏是一寡「五四三的」),in叫我愛注心去學地理、歷史、算術、佮語法等等。因為安呢,我hit陣chiah拄拄六歲大niā,著來放棄做畫家即个好的理想。第一號、第二號作品畫了無算成功,予我真tàm志。Hiah-ê大儂,in家己逐項攏bōe曉,佫見擺用安呢來做藉口,不管時愛叫汝解說(kái-soeh)予in聽。這實在予囡仔儂感覺足無奈的。

後來,我只好選擇另外一个職業,我去學駛飛機,世界各所在透底(thàu-tóe)攏予我飛thàng-thàng。有影啦,地理學確實對我有真大的幫贈。我若看一目,著隨會當分出佗位是中國、佗位是亞里桑那。設使飛機佇暝時失去航向,地理學著開始發揮作用。

我的人生當中,捌摻濟濟正經又佫嚴肅的儂接接(chih-chiap)過。我佇大儂的世界內底度過真長的一段時間。我常在(chhiâng-chāi)詳細咧觀察chiah-ê大儂,毋佫罕咧看著in的改變。

有噹時仔,拄著一半个仔頭殼略仔較清楚的大儂,我定定會共(kā)細漢時畫的第一號作品捎(sa)出來予in看,想卜試看in有啥款的反應。我想卜知影in是毋是真正有“理解能力”。不而過,我聽著的回答定定是:“這是一頂帽仔”。安呢,我著bōe佫摻in講起“錦蛇啦、深山林內啦、抑是天頂的星啦、月啦……”即寡仔代誌。我看破愛佫吞忍(thun-lún) in的水平,姑不而將,我著愛佫摻in講“橋牌啦、政治啦、高爾夫呀、皮鞋目鏡啦”即款龜挪鱉趖(ku-lô-pih-sô)的代誌。著是安呢,大儂透底會呵咾(o-ló)我是一个知道理、捌代誌的儂。

第2部

我著是安呢,定定家己一个孤單過日子,無半个死忠的知己。即款的日子一直到kah六年前,我的機器佇在撒哈拉沙漠發生故障。發動機(iân-jín)內底有一个零件歹去。彼陣是空身一儂,機械師無佇咧,嘛無旅客,我想卜家己一个儂修理,雖莽(sui-bóng)空課(khang-khè)真正複雜!對我來講,這實在是關係生死的大條代誌,我紮的水,kan-ta有法度擋(tòng)咧成(chiâⁿ)禮拜久。
我第一擺睏佇即款四界chhōe無虼蚤(ka-cháu)木蝨、無看著半个儂的大沙漠頂。我感覺比儂落落(lak-lo̍h)水,mo·h竹排仔佇海裡沐沐泅,較佫淒涼。第二工,天拍殕光(phah-phú-kng)的時陣,我雄雄聽著一个奇怪的聲音,細細聲咧共我叫精神。汝聽好(thèng-hó)想看我有偌呢仔歡喜佮驚愕(kiaⁿ-ngia̍h)。有儂輕聲細説來咧講話:
“請汝畫一隻羊仔予我,好無?”
“啊!”
“共我畫一隻羊仔…”
我bōe輸去予電電著,雄雄chôaⁿ仔peh起來,趕緊目睭jôe-jôe咧,想卜斟酌(chim-chiok)看是啥儂咧講話。我看著一个生做誠怪巧(koài-khá)的囡仔兄,伊真正嚴肅徛(khiā)佇hia,共我金金相。這是路尾我畫予伊的,嘛是我即世儂畫了上讚的一幅圖。不而過,我畫的圖定著佫比實際的差kài濟。這毋是我的過錯。我才六歲,大人著逼kah我失志做畫家的勇氣,我kan-na捌畫過破腹的蛇佮無破腹的蛇,此去著毋捌佫學過畫圖。

我用一種真正好玄(hó·ⁿ-hiân)眼神看著面頭前即箍毋知tùi佗位暴(bok/pauh)出來的猴囡仔。逐家愛知影,彼當陣(hit-tong-chūn)我的位置是離居民區千外里遠的山頭lo̍k-khok-bóe。不而過,我看彼箍猴囡仔真自在,完全無成(sêng)彼款“毋知路通(thang)轉厝、pháng見的囡仔”。我真正是gông-ngia̍h kah喙舌險險拍結,過卜規晡,我問伊第一个問題:
“Hi,汝佇遮咧創啥?”
伊soah無插(chhap)我,佫kán-ná有真重要的代誌趕緊卜做的款,伊佫共我講一遍:
“請汝…共我畫一羊仔…”
奇怪?敢hiah神秘?是講,即種“神秘”的感覺soah共我的思想佮行動控制去,叫我愛乖乖仔服從差教。講實的,佇即款無儂徛起的山頭領尾,隨時攏會無命,不而過我soah無才調停止即種離經(lī-keng/荒誕)的行放——我真緊著按lap袋仔內iam出一支筆佮一張紙。雄雄又佫想著我kan-ta學過“地理、歷史、算術佮語法”,我小可毋情願毋情願,共彼个猴囡仔講其實我bōe曉畫圖尪仔。伊soah共我應講:
“無要緊啦,汝共我畫一隻羊仔啦!”
我苦!我較實毋捌畫過羊仔,kan-ta會曉畫破腹的、佮無破腹的蛇。我規氣chôaⁿ按照家己的想法,佫共彼幅無破腹的錦蛇畫出來。
“無愛,無愛!我無愛大蛇,汝看he大蛇腹肚內佫有一隻象佇咧(tī- -leh)。”
聽伊應即句話,我soah戇去(gāng- -khì)!紲落來伊佫講:“大蛇傷過頭狼毒(lông-to̍k);象,傷鎮位。阮兜,所在真e̍h、真細,我kan-ta卜愛一隻羊仔,汝畫一隻羊仔予我啦”。
我chôaⁿ仔畫羊。
伊先註心看我咧畫,尾仔佫講:
“即隻羊仔破病kah遮thiám!我無愛。汝愛佫共我畫一隻。”
我chôaⁿ仔佫畫。
即擺,我即个拄拄相捌的朋友,伊笑kah真正古錐,煞客氣客氣共我講毋:“汝看,你畫即只毋是羊仔囝,是羊犅,佫有發角。”
我chôaⁿ仔佫畫一張。
即幅,伊共款佫毋挃(ti̍h)。
“即隻傷老。我卜挃(ti̍h)一隻會當活足久足久的羊仔。”
我真正無伊法。我無hiah濟美國時間,我緊狂卜修理發動機,chôaⁿ做我烏白chu̍t,凊彩佫畫一張出來凖拄煞。我確實真不耐煩,小可歹歹,共伊應講:
“我畫一奇(kha)箱仔啦,汝卜挃的羊仔佇內底。”
想bōe到即擺…即个小評判員soah暢(thiòng) kah喙笑目笑。伊講:
“我著是卜挃這,…汝講即隻羊敢愛食足濟草仔?”
“乜代(mih-tāi)?汝問這卜創啥?”
“因為阮tòa的所在真細…”
“我共汝畫的彼隻羊仔真細隻,若的確卜飼,所在毋免偌大片啦…”。
伊chôaⁿ仔àⁿ落去,對著彼幅圖金金相。
“嘛無像汝講的hiah細啦…汝看!伊咧睏也…”
我著是安呢佮小王子相捌的。

第3部

我問真久才了解小王子是按佗位仔來的。伊問我真濟問題,顛倒是我問伊的,伊soah定定當作若無聽著共款。我按伊講的話語當中,慢慢仔了解著伊的來歴。比論講,伊拄現看著飛機的時陣(飛機我著無想卜畫出來囉,he實在傷複雜),共我問講:

  “這是啥物碗糕?”

“這毋是普通的chhit-thô物仔。伊會飛。這號做飛機啦。我的飛機。”

我有淡薄仔風龜風龜,共伊講我會飛。伊聽了後chhoah一下,問講:

“甚物?敢講汝是按天頂落落來(lak- -lo̍h-lâi)的?”

“喺啊”(hēⁿ- -a),即擺我小可有較謙虛淡薄。

“Hâⁿ啊?!有影笑詼著著(to̍h-tio̍h)!”。

看小王子笑kah gî-sai-sai,我實在誠bōe爽。我感覺別儂該當愛嚴肅來看待我的不幸。尾仔,伊佫講:

“若安呢,汝oân仔是天頂落來的ho·ⁿ!汝是佗一粒星球的?”

伊安呢講,我著小可ioh著伊是ùi佗位來的…我趕緊問伊講:

  “汝是tùi佗一粒星球來的毋?”

  毋佫,伊並無回答我的問題。他目睭看飛機,略仔有咧tìm頭,又佫開喙來講話:

“著是講毋,駛即號傢俬頭仔,汝是無可能按真遠的所在來的…”

話講煞,伊soah靜靜…家己一个毋知咧想啥貨,想kài久。尾仔,看伊按褲袋內iam出彼張拄才央(iang)我畫的羊仔圖,戇戇(gāng-gāng)無做聲,毋知佫咧考慮啥貨。
雄雄講起“別的星球”,佫講一个有頭無尾,予我對面頭前即个小王子愈來愈好玄,愈來愈想卜知影佮in有關係的濟濟秘密。

“汝是tùi佗位來的?你兜佇啥物所在?汝按算卜共彼隻羊仔chhōa去佗?”

  伊考慮liâm-mi仔,尾仔應我講:

“佳哉,佳哉汝予我彼奇(kha)箱仔,暗時仔聽好(thèng-hó)予羊仔囝tòa。”

“He當然的loh!汝若聽話,我佫送汝一條索仔,日時仔聽好共伊縛起來,小等咧,我著卜順紲佫送汝一叢柴柱(thiāu)。”

我安呢建議,無疑悟(bô-gî-gō·)小王子聽了若像毋是真歡喜。

  “縛起來?有夠奇怪的想法。”

“汝若毋共伊縛起來,伊會四界(sì-kòe)走,走無去。”

  我這个朋友又佫咧笑也:

  “汝想講伊會走去佗位?”

“毋管啥物所在。橫直伊會一直走、一直走……”

即个時陣,小王子雄雄soah轉(tńg)正經起來,共我應講:

“這汝毋免驚,阮彼搭,所在真細真細。”

紲落去,伊soah略仔鬱chut鬱chut,家己咧唸講:

  “直透走,嘛是走bōe偌遠…”

第4部

過無偌久,我佫了解著另外一層重要的代誌,小王子講in tòa的彼粒星球,kan-ta比咱地球頂的一間厝仔較大無偌濟。

若這我顛倒bōe感覺驚惶(kiaⁿ-hiâⁿ)。我知影地球、木星、火星、金星即寡仔有名號的大行星lia̍h外,猶佫有成百粒無名的星球存在,不而過chiah-ê無名星透底kài細,凖講千里鏡嘛而不然(jî-put-jiân)看會著。天文學者見若(kiàn-nā)新發現著一粒星,著共伊編一个號,比論講號做“325小行星”。

我有重要的證據會當說明小王子是按“小行星b612”來的。即粒小行星到taⁿ kan-ta捌予人類觀測過一擺,he是1909年一个土耳其的天文學家用千里鏡看著的。

當時,即个土耳其的天文學家捌佇一擺國際天文學家代表大會頂,對伊的發現作過重要的論證。不而過,彼陣仔因為伊個人穿插(chhēng-chhah)的關係,無儂卜相信伊。hiah-ê大儂見擺著是安呢。

好佳哉,土耳其有出一个獨裁者,為著“小行星b612”的名望,強迫伊的國民攏愛改穿歐式的服裝,若無著卜判死刑。1920年,即位天文學家穿kah水噹噹,佫一擺為伊的發現作論證。即擺所有的儂攏chiâu同意伊的看法。

我講chiah-ê摻“小行星b612”有牽連的故事予恁聽,佫講伊的編號予恁知,這完全是因為大儂的緣故。chiah-ê大儂透底合意講一寡仔數字。有時仔汝對大儂講起一个拄拄相捌朋友,大儂往往bōe共汝問一寡仔較有實際意義的問題。可比講,大儂從來(chêng-lâi) bōe去問:“新交的朋友講話聲音啥款啊?愛sńg啥款的遊戲啊?有咧收集蝴蝶標本抑無啦?”……in透底會汝:“朋友幾歲囉?兄弟姊妹幾个啦?肥抑sán?家境好抑是歹?”……in lia̍h-chòe安呢才有算了解朋友。假使汝共in講:“我看著一thōng起kah水噹噹佫新點點的樓仔厝,碰窗金sihⁿ-sihⁿ,外牆又佫白晳皙(pe̍h-siak-siak)……”安呢,in穩當想無即款厝仔到底有偌好。汝一定愛共in講:“我看著一thōng價值成百萬人民幣的番仔樓。”安呢,in一定會哀kah真大聲:“哇!有夠súi的厝!”

汝若是共大儂講:“小王子存在的證據是伊生做真súi,真好鬥陣,伊想卜挃一隻羊仔囝。卜挃一隻羊仔囝,這證明伊的存在。”聽汝安呢講,in一定會hàiⁿ頭,講“汝即个三歲囡仔”!毋佫,汝若是共in講:“小王子是tùi小行星b612來的”,安呢in一定聽kah信信,嘛bōe佫共汝問kah有一支柄通攑。in一貫著是安呢。咱囡仔儂腹腸一定愛放較闊的,毋好佮in hiah-ê大儂咧計較。

話講倒轉來,若會曉過日子的儂,是無咧管汰伊啥物編號毋編號!我實在足ǹg-bāng會當親像咧“講神古”安呢來開始即个故事。我真想卜安呢講:

“古早古早,有一个小王子,伊tòa佇一个佮伊的身軀平大仔平大的星球頂面,伊真ǹg-bāng有一个朋友……”對會曉過日子的儂來講,安呢講會較真。

我是無愛儂凊凊采采讀我的冊,卜讀汝著注心讀。我咧講過去的時,心肝頭總是艱苦艱苦。我的朋友chhōa著伊的羊仔囝離開我已經六年囉。我會坫遮骨力寫,是因為我驚我會共伊放bōe記。共朋友放bōe記,這實在是一層悲哀的代誌。毋是所有的儂攏有朋友。Ah我嘛無可能佮hiah-ê大儂共款,kan-ta對數字感興趣。著是安呢,我才會去買彩墨佮鉛筆。我食到即款歲頭,一世儂,kan-ta六歲彼年捌畫過破腹佮無破腹的錦蛇,此去著毋捌佫試過,即陣,食老才佫來學pûn鼓吹,硬liau哦!毋佫,我定著愛盡量畫予會成(sêng),雖然無啥把握。一幅畫了hàm-hàm,另外一幅著真正害。上害的是伊(小王子)的體格寸尺hâ攏bōe準,有寡仔所在畫了傷奒(hai),有寡仔所在畫了傷細;衫褲的色緻oân仔lia̍h bōe啥會凖。姑不將,愛即爿改改咧、彼爿chhiâu-chhiâu咧,畫出一个大概。hoān-sè有寡仔重要的部分畫了走精(cháu-cheng/cháu-choa̍h)去,請恁逐个愛體諒,因為我即个朋友,伊家己著攏罕咧共我講kah真明。伊認為我oân仔佮伊共款。毋佫,實在誠遺憾,我無法度看著kheh仔內彼隻羊仔囝。我kán-ná那來那親像hiah-ê大儂,我看我是老囉。

第5部

我差不多逐工攏會當了解著一寡仔佮小王子有tī-tāi的信息,可比講in彼粒星球啦,伊是安怎卜出外啦,伊的行程啦……chiah-ê信息攏是佇無意中ta̍uh-ta̍uh仔了解著的。第三工,我著了解著一層予儂傷心代誌,he是一齣摻一種號做“酸匏樹”有牽連的悲劇。

  即擺共款佮羊仔有tī-tāi。

彼陣,小王子毋知咧操煩啥物代誌,雄雄問我講:

“羊仔敢正實會食細欉樹仔?有影無影?”

  “有影啦,正實的。”

  “啊,我足歡喜的。”

我想無“羊食樹仔栽”即款代誌有啥通歡喜的。小王子佫講:

“著是講,羊仔共款會去食酸匏樹毋?”

我共伊講,酸匏樹毋是細欉樹仔,是一款大kah若像天柱(thiⁿ-thiāu)的樹仔;凖講有一群像做夥來跋(pe̍h/pu̍ih)一欉酸匏樹,嘛無法度共伊跋振動。

  小王子伊soah起愛笑:
“呵呵~~若安呢,chiah-ê象,毋著愛一隻一隻疊疊(thia̍p)起來?!”

看起來伊佫是不止仔內行,伊共我講:

“酸匏樹oân仔有暴芛(puh-íⁿ)的時陣…”

“嗯。是講,汝乜代(mih-tāi)卜放羊仔去食酸匏樹栽咧?”

伊應我講:“唉!這也(ā)使講!”聽伊的意思是講即个道理通儂知,無需要佫解說(kái-soeh)。不而過我是真正無瞭解,我定定愛了真濟工、了真濟心神才有法度瞭解伊講的代誌。

我尾仔才瞭解小王子in彼粒星球oân仔佮別个星球共款,塗骹兜的草仔嘛是有好bái草的差別。好草會結好籽,當然歹草伊著會結歹草籽;毋佫草仔籽無tè看,透底予汝分bōe清是好抑是歹。草仔籽tâi佇塗骹底,時陣若到,伊自然會生根暴芛(puh-íⁿ)。設使暴出來的新芛是菜頭、玫瑰,若安呢咱著由在伊生湠、由在伊大欉。設使是暴出來的是一欉歹草種,咱著愛冗早(liōng-chá)共伊摳獻捒(khau hìⁿ-sak),較bōe日後起敗害。聽講佇小王子in星球hia,有一種kài恐怖的種籽仔——著是酸匏樹的種籽仔啦。佇in彼搭,即種毋成(m̄-chiâⁿ)種籽仔湠(thòaⁿ)kah規四界(sì-kè),並且成做一種災難。這酸匏樹的樹仔栽,原在真奇怪,細欉的時若無趕緊共伊摳捒,聽候(thèng-hāu)予伊略仔較大欉的,有時連神仙也摳伊bōe振動。時間一下久,伊會愈湠愈厲害,樹仔根會鑽按地心去,那鑽那深,到尾規粒星球著攏總予伊鑽thàng-thàng。若是星球本身著有夠細粒,ah酸匏樹又佫真濟,安呢到尾仔規粒星球著會必了了、崩了了、散了了。

“這算紀律問題。”尾仔,小王子有解說(kái-soeh)予我聽。“透早睏精神,頭面洗洗咧,愛趕緊去門去拔(pu̍ih/pe̍h)酸匏樹栽。即種樹仔栽細欉的時陣摻玫瑰相親像,看清楚了後,愛趕緊來共拔獻捒(pu̍ih hìⁿ-sak)。做即項空課(khang-khòe)實在誠無義量(bô-gī-niū),毋佫誠簡單。”

有一工,伊共我苦勸,叫我著愛注心畫一幅真súi真súi的圖,伊講安呢阮厝彼搭的囡仔著永遠會記咧即層代誌。伊講:“假使有一工,囡仔兄出外去旅行,這對in來講原在真有路用。有時,咱會chhōe藉口,超工無愛做空課(khang-khòe),若像嘛無啥物敗害;不而過,酸匏樹栽若一工無摳,尾仔一定會造成大災難!我捌去過一粒星球,一个貧憚(pîn-tōaⁿ)儂tòa佇hia,有三欉樹仔栽伊摳無離,結果……”

自安呢,小王子佇邊頭那介紹,我那畫,尾仔規粒星球攏畫起來。我從來(chêng-lâi)毋愛學大人物的口氣講話,實在是因為酸匏樹傷過危險,逐个佫攏無啥了解,對hiah-ê來小行星的儂來講,佫較是危險,所以即擺,我卜用一款佮以早攏無共款的聲嗽(siaⁿ-sàu)來共逐个儂

交代。我講:“囡仔兄啊,愛致意(tì-ì) hiah-ê酸匏樹哦!”我卜叫我chiah-ê朋友做夥來張弛(tiuⁿ-tî)即个危險——in摻我共款,長期以來危險著存在佇咱的身軀邊,毋佫逐个soah攏激放放、若像無要無緊。我誠認真咧畫,畫誠久才共即幅圖畫出來。我共逐个講的即个教訓真正重要,所以我家己加做一寡仔,我感覺有價值。hoān-sè恁會僥疑僥疑,是安怎冊底其它的圖攏無像即幅hiah-ni̍h lè-táu?真簡單:我嘛真想卜畫較súi的,毋佫soah畫攏bōe出來。顛倒是即幅酸匏樹,我咧畫即幅的時,kán-ná有一種意志一直咧共我鼓勵。

第6部

  啊!小王子……佮汝鬥陣,我才通ta̍uh-ta̍uh仔了解著汝的生活、汝的苦衷。汝總是恬恬仔(tiām-tiām)坐坫hia,看日頭咧落山,這是汝唯一興做的代誌,我到第四工才發現。彼陣仔,汝安呢共我講:

“我愛看日頭落山,行,咱鬥陣來去看!”

“是講,這愛聽候(thèng-hāu)……”

  “聽候啥?”

  “聽候日頭落山啊。”

  代先,我看汝gông-ngia̍h一下。尾仔,連汝家己嘛愛笑……汝講:

“我雄雄bōe記咧,想講(siūⁿ-kóng/lia̍h-chún)是佇阮hia!”

有影啦,逐个攏嘛知,美國若中晝(tiong-tàu),法國拄好日頭卜落山,tòa佇美國的儂若有法度隨趕去法國,安呢拄好會當看著黃昏的日頭!是講,法國是hiah-ni̍h仔遠。不而過,佇恁彼粒小行星,骹步小可仔徙動(sóa-tāng)一下,汝隨時著會得看著想卜看的夕陽佮紅霞……

“我一日,上濟捌看過四十三擺日頭落山。”

  佫過有liâm-mi-á,汝又佫講:

“汝敢知影,有時仔汝若感覺bōe快活,汝著想卜去看日頭落山。”

“一工看四十三擺,汝哪會chiah-ni̍h鬰卒?”

  小王子伊無應(ìn)。

第7部

第五工,猶原是羊仔的代誌,予我通全部了解著小王子的秘密。佮前幾工相親像,我無閒我的空課(khang-khòe),伊想伊的代誌。伊恬恬(tiām-tiām)想真久,若像是想著啥物道理,雄雄無頭無尾著共我問:

“羊仔若卜食樹仔栽,安呢伊敢毋是共款會食花?”

  “伊看著啥食啥。”

  “連有刺的花嘛食落去毋?”

  “有刺的嘛食去!”

  “安呢刺有啥路用?”

  我毋知卜安怎應伊。彼時我拄好咧剝一粒撰(sōan) kah真ân的螺絲。機器的故障kán-ná真嚴重,水嘛啉卜了囉,我真煩惱到尾無法度行出即片沙漠,心肝頭真正食急。

  “若安呢刺有啥路用咧?”

小王子若有問題,無問kah清楚透白,伊是bōe準煞(bōe-chún-soah)。Hit粒夭壽螺絲害我氣kah phut-phut-tiô,我凊彩共伊應一句:

“刺哦,無路用啦,he根本著是伊的出頭。”

  “噢!”

伊考慮tak久仔,我感覺伊即擺共我應話略仔歹歹:

“我毋信!花hiah-ni̍h軟chiàⁿ,hiah-ni̍h溫純,in千方百計保護家己,in lia̍h準講有刺佇咧,儂才會當感覺著in的súi…”
我恬恬無做聲。我彼陣kan-ta想講卜趕緊共彼粒螺絲搤(iah)起來,若無著卜攑鐵鎚共(kā)啄獻捒(tok hìⁿ-sak)。無疑悟,小王子又佫來共我tâⁿ:

  “你soah講是花咧…”

“好囉,好囉!我啥物攏無講!我是凊彩共汝應應的niā。拜託咧,我有正經的空課(khang-khòe)卜做。”

伊感覺真驚惶(kiaⁿ-hiâⁿ),伊想bōe到我會安呢共伊喝。

  “正經空課?”

他看我雙手ba̍k油ba̍k kah烏臭臭,一手攑鐵鎚仔,一手hōaⁿ tòa一个生做三角六耳的機件頂頭。

  “汝講話佮hiah-ê大儂共款!”

伊講安呢,我soah感覺真狼狽(liông-pōe)。了後,伊變kah愈野赤:

“汝是非無分…逐項濫濫做一下!”

伊氣kah phi̍h-phi̍h-chhoah,頭殼hàiⁿ來hàiⁿ去、紅頭毛弄起弄落。

“我捌去過一个星球,hia tòa一个紅面仙。伊根本毋捌聞過花的芳味;嘛毋捌看過天頂的星生做圓抑扁。伊無交半个朋友,伊kan-ta知影算數(sǹg-siàu),賰的逐項毋捌做過。伊規工攏佮汝共款,定定講有正經代誌卜做。即款儂實在真假仙,伊根本著毋是儂,伊是蘑菇。”

  “是啥貨?”

  “是蘑菇!”

  小王子正實氣kah一支面白蒼蒼。

“千百年來,花生成著是會發刺,羊仔生成著是會食花。汝愛知影花是安怎直透咧製造hiah-ê無路用的刺仔,這敢講著毋是正經代誌?敢講羊仔佮花的矛盾著無重要毋?這敢無比彼箍阿肥仔紅面仙的數目(siàu-ba̍k)較要緊?假使即个世間kan-ta賰一蕊花,即蕊花kan-ta開佇阮彼粒星球,不而過soah去予一隻羊仔無講無呾(tàⁿ)共拆食落腹,安呢敢講無重要?”

  伊那講那受氣:

“假使規个宇宙kan-ta賰一支花,假使有儂真合意即支花,安呢,即个儂逐擺眈(taⁿ)頭看天星的時,伊一定會定定感覺真福氣。他聽好(thèng-hó)大聲共儂講:’我彼蕊花佇佗一粒星球頂面…’,毋佫,若是不幸花去予羊仔食去,安呢對伊來講,著若像天頂所有的星一目匿(chi̍t-ba̍k-nih)攏總變暗淡去!敢講這oân仔無重要毋?!”

他已經講bōe落去囉,坫hia咧目屎四湳涶,哭kah毋知今仔日拜幾。

天卜暗囉,我手頭的空課做bōe直,看破佫放咧。啥物”錘子、螺釘、枵寒(iau-kôaⁿ)、死亡…”,我已經攏總bōe記去囉。佇即个宇宙內底,佇一粒星球頂,佇一粒行星頂,佇我tòa的行星頂,佇咱的地球頂,有一个小王子真需要我的安慰!我共伊攬佇身軀邊,攬牢牢(tiâu-tiâu)。我搖伊的身軀,共伊講:“汝合意的彼蕊花無危險啦…我畫一間羊tiâu共彼隻羊仔關起來…我畫一領戰甲共汝的花幔(moa)起來…我…”我實在毋知影愛佮伊講啥。我感覺得家己變kah真頇顢(han-bān)。我毋知卜安怎去共伊安搭…唉,目屎,目屎永遠是hiah-ni̍h仔奇妙啊!

《小王子》第1部~第7部

《小王子》第8部~第15部

《小王子》第16部~第22部

《小王子》第23部~第27部

Comments: 4

  1. 阿如 2008-04-05 at 17:24:58 Reply

    很喜欢这个版本的小王子,不知有否出书及mp3录音?

  2. limkianhui 2008-04-05 at 20:55:49 Reply

    冊,無出啦。mp3錄音,嘛無。不而過,另日,會考慮。

  3. dsy 2008-04-27 at 19:05:06 Reply

    请认真考虑录音喔。拜托。
    先录部分也好。

  4. limkianhui 2008-04-27 at 20:26:10 Reply

    Mh!我会考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