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洋漁工的故事(11~12)

第十一章 風颱

3月1號,食頭頓飯。林達看桌頂加一盤菜,「啊今仔哪會加一盤?」
向增壽綴喙著講,「免咧歡喜,我看,彼決定昨暝賰的。」
「我先試一喙看māi,」林達動箸去挾,「哭枵,啊哪會漚膿味漚膿味?」
向增壽近前一下鼻,「臭酸啊」。
黃家文出喙著幹,「幹!嘛傷嘐潲。無共咱當做儂,即號空課敢佫做會落去?」
「唉,」向增壽haiⁿ一聲,「伙頭軍乾焦會曉sán扶船長、大車、二火in三个爾,thah有咧插潲咱遮个儂食好食bái。」
黃家文應伊講,「啊嘛無影,我看越南仔彼桌逐擺菜都並咱較濟,咱無夠食,儂in定定食勿會了,逐日都有賰。」
向增壽著講啊,「儂in較bái嘛越南同鄉,汝若是越南儂嘛有通食到飽,食到畏。」
林達嘛綴咧講,「嘛莫怪得伊會偏心啦,頂擺廚煮阿海仔起狂卜佮二火輸贏,儂in規括越南仔嘛攏出來為伊。」
向增壽共林達瞭一目,「猶真歹講得,頂擺彼層代誌過後,二火磕一著著卜揣廚煮khia空,三不五時走去共船長奏歹話。二火捌共陳二兵講,即逝阿根廷走煞,卜去共船頭家講毋通佫倩阿海仔。」
林達吐一口氣,「講起來攏是可憐儂。」
向增壽應伊講,「汝食傷飽可憐伊?我共汝報一个好空的,汝若嫌食勿會飽,會使去揣大車討寡,伊敢若咧減肥抑是按怎,逐頓都有賰,我嘛定定去伊遐挾。總是,遐个印尼仔嘛會去討。汝下擺趕緊去挾,咱計顧機艙的,算伊的手下,我看伊嘛對汝勿會bái。」
「唓!」林達chhngh一聲,「叫我去討儂食賰的,彼我則無愛。」
……
食飽飯了後,走水路。(拄著一个所在掠無啥有,火長會發落船開去別位,按呢號做「走水路」。)
林達佮向增壽咧練仙,「增壽兄,汝進前走過幾隻船?」
「即隻照講是第五隻。」
「前佇船頂捌予儂拍毋捌?」
「我上頭擺跟的彼隻船是卜去北海道,彼个二火嘛真愛拍儂,彼陣咱新鳥仔,逐擺勿會曉得,拍到半小死。尾仔佫行半年著無佫去啊。佫路尾去廣東做工,薪水傷少,趁食勿會飽,想想咧,船頂雖罔硬氣,總是較有錢趁。」
「增壽兄,我感覺咱做即途勿會輸咧勞改。」
「無的確猶比坐館仔較悿,我進前跟的船有兩个工友,河南的,較早捌去國營工廠偷摕物件予儂chang去做館仔。in現上船著眩到強卜死,咒誓講行船較輸掠in轉去勞改。」
「哈…增壽兄,汝當初時哪會想卜出來行船?」
「我上早佇阮祖家四川遐做工,阮彼號所在,汝嘛知知,薪水下,一月日三四百箍。行船嘛,汝想講我愛喔?悿到毋去死!嘛是姑不而將啦,我當咧儉錢想卜起厝,佫差兩三萬爾。」
「嗯,起厝通娶姥啦。」
「彼是未拍算啦,是講做儂敢的確著娶姥,是按怎逐个計咧想卜娶姥?無姥無猴敢毋是反轉較清閒?」
「增壽兄,汝哪會按呢講啦?厝內儂敢勿會共汝催逼?」
「我是驚講娶姥了,姥囝綴咱咧歹命著磨。咱家己歹命著好啊,哪通佫予序細綴咱咧歹命?講著娶姥,我taⁿ家己飼家己都足悿的啊,厝內佫有父母佇咧,若佫娶一个姥,卜thah飼會去?阮遐不比恁海墘,山內空仔散到鬼掠去。」
「囡仔會使好好仔ka-tiuⁿ,予伊讀冊,別日若成才未必像咱咧艱苦啦。」
「培養囡仔愛落重本呢,阮阿姊彼个諸姥囡學畫尪仔,學這學彼開勿會少錢。」
「增壽兄,講實的,艱苦是儂想的,汝若感覺艱苦著是艱苦,若較勿愛去想,著勿會感覺遐艱苦。」
「講較緊,做較僫啦。著啊,達仔,汝看陳二兵佮趙恆通in兩个怎樣?」
「啊?趙恆通是無啥啦,陳二兵著有影小可怪怪。定定煽動我較緊倒去。彼日我講我真想卜倒去,伊soah歡喜到。敢若真無愛我佇遮做。」
「我的確無愛佮in做伙。咱拄拄分房間的時陣,in兩个兄弟著共一个櫃âⁿ去囥物件,佫用鎖鎖去。我想卜佮in公家用,佫無通,局不局去佮印尼仔公家囥做伙,不止無利便。彼日我著班,宿舍乾焦趙恆通一儂,移動EVD無去,伊嫌疑上大,毋過咱無證據。」
「是啊,若是佮in下做伙,有鎖通鎖著勿會按呢啊。」
「無效啦,汝無看印尼仔卡林嘛,連櫃仔連撬去,手機仔偷摕了了。即號是儂的作風問題。我進前行船,物件凊彩掟(tàn)咧眠床頂嘛無儂振動。」
……
3月2號,交接班的時陣,又佫落雨。林達穿雨衫,內身long防凍的胖紗衫。雨衫本底著咧細領,佫櫼一領胖紗衫佇內底,規圞个胖獅獅,櫼到勿會得通落去,勿會輸嘉傀尪仔咧。
「林達,汝即領雨衫傷細啦,穿著無合。」趙恆通行過來,「我遐有一領較大號的,是我拄來的時陣佇床頭抾的。我佮汝換啦,我彼條雨褲敢若予儂摕去。」
「啊我雨褲換汝穿,按呢我卜穿啥?」
「我日班啊,汝暝班,相換穿無差啦。無按呢啦,汝即套予我,我彼領大號的雨衫予汝。」
「好啦好啦,橫直遮細領,若囡仔衫,我嘛穿到強卜擋勿會牢啊。」
陳二兵毋知底時行倚來,「林達,聽咧講汝昨昏佫去予二火hut去?」
「汝嘛知喔?哼,彼無算啥啦,一滴仔都勿會疼,二火是輕微仔共我磕著爾。」
「佇船頂乎,無事毋惹事,有事免驚事,啥儂共汝偏,做汝共伊hut!」
「二兵兄,無啦,無儂共我偏啦。」
拄好越南儂劉菲全來揣林達,「林的,共我看這藥罐頂頭寫啥物字一下,這我cho̍h日按船長遐討的胃藥。毋過,敢若食了無啥效。」
林達一下對出廠日期佮說明,則知影是過期藥。劉菲全聽了面褿烏去,幹到六十三。
林達嘛講鬥添,「我昨昏食鰇魚較熱燥,喙破發炎,去揣船長討消炎藥,煞予伊一句「幹恁娘」,兩句「幹恁娘」直直kiāu,共我謲講,飯減食寡,空課加做淡薄著勿會按呢。我下擺攏毋敢揣伊討藥啊。」
總是,林達猶會記得合同裡有記一條:甲方雇主免費包漁工醫療用品,漁工在佇倩工的中間著職業病抑者因工著傷(原底有著病抑者個人的原因造成傷害的,無算),甲方佮雇主著負責及時送醫治病,擔當醫藥費,治病中間薪水照發。……
……
彼日排魚、疊魚的時陣,二火共林達講,「按今仔日起,汝一儂負責疊魚著好,傑仔去排魚。」
「進前毋是兩儂,taⁿ減一儂,有時魚若排了過緊,過濟,我驚疊勿會赴啦。」
「這汝免煩惱啦,平素時一儂著好,若拄著魚濟,我會叫傑仔共汝鬥。」
現講,鰇魚對對現規大bu堆到敢若山咧,一睏頭來兩三百箱!林達一時舞勿會轉,著趕緊喝傑仔來鬥骹手,毋過傑仔soah 敢若臭耳聾共款,tìⁿ無聽著。啊勿會使怪伊啦,到底疊魚是粗重空課,逐个計較無愛做。臨當時,魚箱仔鎮到規頂推(tu)車實捅捅,排魚的工仔攏咧催,「林的,較緊咧啦,滇啊啦!」
林達嘛想卜緊,毋過,排魚的十五六个,疊魚的乾焦伊一儂爾,卜緊嘛緊無路。眏傑仔鬥骹手是無望啊,看破家己下命做。舞到滿身重汗,規身漉漉漉,連胖紗衫、外衫嘛攏褿澹。林達想著一年薪水嘛則兩萬外箍爾,當時家己咧做生理的時陣,日日趁的、了的,嘛毋但遮濟,今仔日煞著做到若牛咧,真正較毋值彼啥貨,實在是天公伯仔gâu創治儂。
毋過,真緊心頭又佫平靜落來,想著唐朝百丈懷海禪師咧講「一日不作,一日不食」,懷海大師食老有時陣猶佫堅持日落畻種作,照講彼陣伊名聲滿天下,連大唐皇帝嘛欽敬伊。in徒弟毋甘師父食苦著磨,暗靜共伊作穡的傢俬頭仔摕去囥,無疑,懷海大師煞來傷心,艱苦到勿會食勿會睏得。眾徒弟局不局佫共農具還予伊佫去作。林達咧想,家己眼時前食即滴仔苦,是卜算啥貨?拍算是家己進前犯錯造業,毋捌得性命的真理是啥物。心頭若勿會怨嘆,做空課著加真立捷。林達那搬那激一首詩出來:

食苦,
嘛通講是咧食補;
kah無眏望,
嘛著勿會失望。
較濟輝煌燦爛,
終歸世事無常,
轉去雙手也空空,
手空,心頭倒輕鬆。
萬物皆有靈,
卜摕著摕,卜放著放,
天地由在我行迵
……
林達頭頕頕直直搬,小可仔卜無力去。黃家文過來鬥骹手,林達不止感心。黃家文家己漢草bái,體質無通好,煞主動來鬥做即號粗重空課,儂真正勿會bái。印尼儂卡林嘛來鬥,即个定定予二火拍罵的少年儂,身體勇健健。
「卡林,多謝汝。」林達真正感動,無想到連卡林嘛來鬥骹手。
「林的,汝家己一儂仔搬遮呢魚箱仔,可憐代。我若閒,我來共汝鬥。」
偌呢仔樸實的少年家唷!是伊改變林達對印尼儂本底無講蓋好的看法,佇林達上蓋欠用的時陣,伊出手共伊鬥相共!
搬咧搬咧,大概三點外的時陣,陳二兵嘛落來咧排魚,阮懷南予二火換去咧頂面。林達咧想,巧怪啊,像陳二兵即號老資格的漁工,哪會無安排伊去顧鐐筘即號食技術的空課?顧鐐筘免食力的,不比排魚愛定定跍咧。
雄雄聽著二火又佫咧罵:「幹恁娘!乾焦知通敨鐐筘,勿會曉得顧,有啥膦鳥路用!現上工汝著共恁父舞斷一條魚線,阿膜呢連鉤仔攏總落落(lak-lak)落海去hông幹!駛恁老母,莫怪船長講汝連按怎放線釣鱈魚都毋捌,比鬼較不如,幹!無路用骹數。」
陳二兵面紅紅據伊罵,頭chhih-chhih,惦惦仔排魚,毋敢chhi̍h-chhn̍gh。
(節季行到三月的坎站,日時所掠的鰇魚真正少,船長著下令日班愛釣鱈魚。所釣的鱈魚算船長的,佮船頭家無底代。即暫的日班通講是咧替船長做工。)
……
3月4號,又佫落雨。林達無雨褲通穿,局不局去揣趙恆通借。穿佇身軀一時無細膩,割破一空,泛泛大剌(le̍h),拍算布質傷歹料,計是台灣儂坫越南工廠生產的,向增壽定定譬相講彼是一性次的物件,敢若紙糊的,抑是號做化學的。無法度,破嘛著穿,總比沃雨較贏。
……
得卜落工的時陣,林達揣著向增壽,「增壽兄,我即領雨褲破去,佫是共趙恆通借的,taⁿ是卜按怎?」
「啊汝家己的咧?哪使共伊借?」
「趙恆通講伊的予儂hiahⁿ去,著來ko͘-chiâⁿ我,自即領大領的雨褲換我彼套雨衫雨褲。」
「伊雨褲予儂hiahⁿ去?伊哪會共我講是伊刁工hìⁿ-hiat-ka̍k的?」
「啊?有影無?」
「趙恆通即箍真愛穿雨褲,日時上工無落雨伊嘛封牢牢,彼工敨鐐筘伊無張持去割破空,伊著嫌講破一空無愛挃,自按呢liān掟捒。」
「哦?伊佮我毋是講按呢,講是予儂偷hiahⁿ去。先勿愛講這啦,taⁿ即滿(chit-moá)是卜按怎?即領破的,我是卜按怎摕去還伊咧?」
「往早我跟的彼隻船,嘛有儂雨衫割破,去揣二火換,二火著按倉庫佫iam一領予伊。毋過,轉去的時陣,按薪水裡扣15美金。」
「即號破雨衫也著15美金喔?都卜100箍啊,哪會遐貴啦?」
「坫船頂著是按呢,汝去問二火,無的確伊佫勿會憖予汝liooh,愛看儂,毋是逐个攏有通換。」
「唉,嘛是愛來去試看māi。」
自按呢,林達著走去揣二火講伊卜換。拄好二火佮三火咧練仙,有笑有講。予林達一下tâⁿ,煞鬼拍無著,「幹恁娘,雨褲穿破著來揣恁父討,汝想講恁父咧開福利社喔,痟的,幹!」
「二火啊,即領雨褲我是共同鄉借的,若無雨褲,下擺落大雨伊著無通穿啊,我嘛真歹勢中。二火啊,我嘛毋是愛汝白白送我,汝會使按我工錢扣啊。」
「扣恁老母較好啦扣……幹恁娘,去予儂躃啦,無啦!一儂一副,穿破恁兜的代誌。」
……
落工了後,林達去揣趙恆通會失禮,「恆通啊,歹勢啦,無細膩去割破。」
「哪會按呢啦,汝是傷大箍,硬弓破hèⁿ?」
「我有去揣二火,本底想卜問看倉庫猶有無,結果予伊罵到臭頭。我小等咧補補咧還汝。」
「無要緊啦。咱同鄉的著無?按呢啦,汝去借看有針線無,我家己會曉補。」
「真失禮啦。啊…無,我來去借看有無,我知啥儂有。」
「好啊,汝去借。汝會曉講英語,佮遐个番仔講較有話。」
「嗯,我隨來去借。恆通啊,無我來補啦。是講…褲破是破,汝若嫌破毋愛穿,無予我穿,我毋畏見笑。」
「勿會啦,我勿會掟hìⁿ-ka̍k啦。」
……
3月5號,雨褲割破了第二日。林達去揣趙恆通,「恆通啊,褲補好啊未?」
「啊!?達仔,彼空真正傷大空,袒勿會峇,無法度,摕hìⁿ-hiat-ka̍k啊。」
「啊?hìⁿ佇佗?我來去抾轉來袒袒咧嘛通穿。」
「無tè揣啊啦,hìⁿ落海啊。」
……
林達佫去揣三火阮文雄,「三火,恁老船員毋知啥儂有賰的雨褲無?逐逝出海照講計有分一套,敢猶有加?」
「歹勢呢,無加啦,真正無。」
無法度,雖然是落雨天,林達嘛是著擔當沃雨。雨落規暝,林達淋到規身漉漉漉。
……
3月6號透早起來,對對寒著,一下摸額chiáⁿ,燒到會燙手。
儂咧衰,燃滾水會牢鍋,感著毋打緊,好死毋死,鐐筘又佫顧無牢,魚線去予伊斷去。二火衝過來箍幹躃,「幹恁娘!叫汝顧鐐筘汝咧顧啥潲啦!」釣篙仔捎咧,對著林達見面下命摃,下命siāu,勿會輸咧拍賊。
林達雙手mo͘h頭佫掩面,驚去摃破後甌、額chiáⁿ,相連紲食十外仔外下,由在伊摃到篙仔折去則煞手。二火敢若猶佫咧勿會紲氣,做伊直直幹,「恁父敢是bu̍t了無夠雄,駛恁老母,無顫無問是無,柴頭!賊肉!」
……
即過真正不止食力,上船到taⁿ,雖罔有時仔佇凍庫踞傷久未免小感冒,不而過發燒的確是頭一擺。臨當時soah骹手無力,喙焦喉渴,規身儂siān-tauh-tauh,軟轂轂,空課愈做愈想siān。總是,越頭佫再想,較苦嘛是生活磨練,人生經驗爾,心中有所曉悟,想著一首詩:真淨土
卜講苦是苦,
卜講疼嘛疼,
若是平常心,
四界計凈土。
……
食飯的時陣,林達問向增壽看佫有啥物步通有一領雨褲穿。
「林達,我彼工佇下笨倚倉庫邊仔遐有看著一寡雨衫雨褲,敢彩是北海道彼逝倒來賰的,汝去揣看māi。」
林達上工的時陣去看,對對有一領,總是有補兩空不止大空著。舊著舊,破著破,無差,橫直有較贏無。
彼工拄好落小雨,林達有即領舊雨褲通穿,心肝頭加真燒烙,終歸免佫沃雨啊。
……
3月7號交接班的時陣,林達真歡喜去揣趙恆通,「恆通啊,我揣著一領雨褲啊。」
「有影無?誠好誠好,即兩日我計是共阮表兄借來穿。」
「嗯,咱計有啊,恆通,我落工了著共彼領雨褲hiahⁿ來,算我還汝的。」
「好啊。」
又佫是落小雨,不而過,林達加足安心,加足快活,此去免佫予雨淋啊。雄雄看著越南儂黎德山傱過來,「林的,即領雨褲我的!」
「啊?汝的?」
另外一个越南儂劉菲全嘛綴咧講,「是啊,我捌看黎德山咧穿。」
哭枵,見笑死!煞去hiahⁿ著別儂的雨褲!林達加話無講,趕緊褪落來還伊,佫共伊會毋著,「失禮啦,我真正毋知是汝的,我想講彼敢無儂挃……」好得黎德山嘛無講啥,hiahⁿ咧做伊去。
……
3月9號,佫咧落雨,落大雨。無法度,林達無雨褲通穿,又佫驚講若沃雨破病愈嵩重(siong-tiōng),著走去卜揣陳二兵借。來到宿舍,看陳二兵佮趙恆通兩个兄弟計咧睏啊。林達摸著一條雨褲,一下看soah佮進前伊換予趙恆通彼條真共,佫平平佇彼位仔破一空。唉,插插伊啊,先借來穿較有影。
林達穿著即條有過補的雨褲,徛佇船頭據在雨水淋,海風搧。心內咧想,進前彼條敢毋是予趙恆通掟落海啊?是按怎即條破空遐相siâng?敢講是咧共恁父騙?
彼工風涌誠大,林達骹盤激力,硬死徛到在在。上船兩月外日啊,大風涌天終歸會當徛在,林達感覺加真安慰。
入作業區嘛月外日啊,各項空課林達計沓沓仔熟似啊。這中間佳哉有一寡老船員鬥牽教,比論印尼儂撒合里,chhím頭仔林達佮伊關係嘛無蓋好,後來林達請伊啉飲料,佫佮伊撓英語開講,關係慢慢變好。起錠的時愛注意啥貨,基本上計是撒合里共林達教的。
chhím頭仔,像林達即號新鳥仔勿會曉半症,空課做無路,老鳥計嫌伊纏骹絆手。比論彼个印尼儂加明,伊有幾若擺計共林達捒開。路尾,林達做了有較熟手,儂佫骨力,起錠的時陣定定一个儂去咧攑錠頭上重的傢俬,眾儂看佇目睭內,連加明嘛加真欽敬伊。
林達嘛感覺龜怪,拄上船的時陣,敢彩是進前看電視知影97年印尼有排華事件,所致對印尼儂印象毋是蓋好。不而過,鬥陣一下久,愈感覺in真樸實、良善。看勢,聽儂講計勿會準,親目看著的則是真的,逐所在計嘛有好歹儂啦。
……
3月13號,相連紲三日,林達攏無佮趙恆通講起彼層代誌。又佫到交接班的時陣,林達共雨褲還趙恆通。臨當時,對頭雙方soah歹勢歹勢,礙瘧礙瘧。趙恆通講,「喂,我真正想無呢,一條好好的雨褲,汝有法通穿到破按呢。」
「嗯。」林達應一句,「聽候若到北海道遐,我新領的彼條則還汝。」越頭看四邊,毋知底時soah全全海雁,真正心適。今仔日是怎樣,海鳥哪會遮濟?雄雄soah聽著船長開廣播自閩南語咧喝二火,講風颱咧卜到啊,叫伊趕緊收網臺。二火著趕緊發落眾儂來收網臺,總是,伊頇顢指揮,有的一大bu儂揳揳做一位,濟牛踏無糞;有的空課濟,骹數無夠。過差不多成字久,船長又佫咧廣播內直直幹,「二火,幹恁娘,四字久的空課,汝做啥膦鳥做規點鐘。等咧風颱若來,汝則落去海裡泅。幹恁娘,無路用骹數,淡薄仔空課安排勿會清楚。」二火予儂罵,見笑轉受氣,抾無牛屎摃牛屎龜出水,鬼拍無著,起狂去挽印尼儂阿D的頭毛,佫按伊的後甌khia̍k三四下,「幹恁娘,骹手遐趖!較緊咧啦!」
趙恆通勿會曉聽閩南話,著問林達,「頭拄仔船長咧講啥?」
林達細細聲共伊講,「船長咧罵二火勿會曉安排空課,四字久的空課做去成點鐘,講等咧若風颱來卜叫伊家己一个落海去泅。」
無疑,二火耳空重倍利,「林達,我咧駛恁娘!儂咧做空課,汝咧練牙,幹,汝皮咧癢毋?」
……
3月14號,風颱pìn-piàng吼,海平面臨當時斜坦敧,風涌lòng-lòng叫,規圞个天kah卜反攆覆(péng-lìn-phak)。黃家文即號愛眩船的,接載勿會牢,吐到腸仔肚強撏出來。網臺攏褿收起來了啊,也免顧鐐筘,船長著呼轄(ho͘-hat)眾船員先去下笨歇睏。
大多數船員落到下笨,倒落去著睏去囉,作業區著是按呢,便若閒,著趕緊通睏,管待伊是塗骹抑是眠床,清氣抑是腌臢(am-cham)。
向增壽、林達、黃家文、韋東石即「四大天王」又佫圍做陣咧開講。
黃家文講,「哇,真正大風颱呢!遮呢仔危險,毋知船會反過勿會?」
向增壽應伊,「反船照講勿會啦,毋過嘛真歹講。會記得彼逝我去北海道,著是拄著風颱來,反過一tàu,好得彼陣有船仔過,啊若無早著予海龍王招去做囝婿啊……是講,彼有的較衰的嘛是死死去予儂躃,taⁿ愈想愈驚。」
林達聽到流凊汗,著問講「啊坫船頂佫有啥較危險的無?有性命危險的彼號……」
向增壽著講,「起錠的時陣,副索彼爿著有影危險,萬不幸若斷去,彼生狂力是真懾儂。我有一个同鄉的,較早佇發春101號做二火,著捌去予彼掃著,手骨嘛折去,後來治好佫來,到當九年外啊,歸尾予伊討著一个二火做。我佫捌聽儂講,彼索斷去,連船員的頭殼嘛削hìⁿ-ka̍k,揣攏無。」
「有死無?」韋東石專問即號三歲囡仔咧問的。
「汝講會死勿會,我問汝?!連頭都無去啊,佫會活咩?」黃家文對喙應伊著啦,越頭佫問向增壽,「著啦,向哥,啊彼身屍卜按怎?」。
向增壽著講啊,「彼無頭身屍著拖去凍庫暫時先凍起來,聽候轉航的時陣,載倒轉in厝還予屍親。」
林達聽了昂愕(gông-ngia̍h)一下,「啊?啊彼凍庫都咧凍魚啊,哪會使……」
向增壽講,「毋下凍庫卜下佗落?屍體會爛kong!」
黃家文佫問,「凍庫下死儂,船員敢勿會驚?哎喲喂啊,想著畏寒,娘啊喂!」
向增壽著講,「船員流來流去,來來去去,像咱啦,合同期一年,今年落船,明年佫來的船員卜thái-thó會知捌死過儂……嗯,講著彼收網臺乎,彼嘛危險!較早有綴過一隻船,彼个二火台灣儂,伊捌共我講in大兄著是咧收網臺的時陣無細膩去跋落海,彼船本然咧行,越頭卜去救,連身屍嘛無tè勾(ko͘)。」
黃家文chhoh一句,「幹!有影毋是儂做的空課都著!底時無性命都毋知咧。」
向增壽佫講,「我進前綴的船,有儂摕飲料抑是啤酒去凍庫咧凍,外口的儂毋知共伊鎖起來,結果佇內底關十外點鐘,出來規个儂凍到變戇的。」
林達綴喙著問,「啊敢治有好?」
「敢若是講,全身皮肉攏凍害去,儂是無死啦,毋過soah khioh-ka̍k去,變軟母,勿會做得空課。行船即號頭路,歹趁食啊。咱即號命,勿會輸精牲仔共款,毋值錢啦。」向增壽講到加真苦慼。
黃家文講,「恁嬭膣屄!即號膦脬頭路,林達,汝敢佫做會落去,有想卜冗早倒轉去無?」
林達小可頓蹬一輒久,「嗯…我猶原想卜趁儂來去北海道走一逝,一年合約做予伊迵則佫講。」
黃家文講,「彼个二火乎,小可怪怪!頂擺起錠,我毋是指頭仔去予錠索夾著,有無?腫到真厲害。二火雖然幹幹kiāu,罵我煞膦、死好,毋過猶原摕藥水來共我抹。佫有一擺,我佇下笨排魚無細膩摔倒,去傷著尻脊佮尻川斗,伊佫會來共我糊藥膏,共我掠龍。害我真歹勢,真礙瘧。」
林達聽伊按呢講,著共伊笑,「哈哈,按呢我看乎,汝愛細膩。」
「汝講按呢啥物意思啊?」黃家文聽無林達咧講啥,「著啦,猶佫一擺天真冷,二火講伊寒,來共我借一領防雪衫去穿規工。」
韋東石講,「恁敢知影,日時領工彼个工頭——排骨仙鄭庭園有無,伊敢若真不服二火呢!」
向增壽講,「彼也使講!排骨仙佇船長遐偌得力著!我捌聽排骨仔咧講彼个二火論真行無幾年船,嫌伊無啥經驗,佫捌當面謲(sàm)伊幾若擺。」
林達綴喙講,「我嘛捌拄著,彼擺是佇餐廳,二火咧叫,排骨仙勿會憖插潲伊,做伊直直去。二火氣到喙鬚強卜chhoah起來,著斡去揣三火講排骨的歹話。」
黃家文又佫講,「我若想著日班,我著揬膦、勿會爽。暝時遐寒,不比日時遐燒熱,佫再講,暝班空課死無儂濟,起碼有日班的兩三倍濟佫毋但,白班無非是替船長做奴釣寡魚,輕氣到哭父去。」
林達著問,「增壽兄,照汝看,日班、暝班敢有通輪替?」
向增壽應講,「彼敢無法度!咱注定著拚暝工做到底囉。好得今年鰇魚仔加較少,舊年嘛少,若卜像前年彼厚,早著舞死啊。」
公海掠鰇魚,有好歹季,有定著的節季性,四五年則拄會著一擺高峰期。今年產量下,彼是拄好拄著「sán季」,毋是講討掠功夫好歹的問題;佫無,著是即下逐个相爭掠,魚量有較減啊。
……
3月16號,林達予儂調去較近倚船中央的所在做工。會換位,在水是因為風颱天彼暗伊規暝死死撏著中桅,在風湧硬搧、生狂雨直直潑。講著彼工大風大涌,的確真懾儂。一潑湧搧過來,規圞个按船頭趄去到船尾,林達佳哉會捌得死死共中桅mo͘h牢,若無海湧刮力遐雄,真正若去掃著艙蓋的角鐵抑是啥物貨,骹瘸手折嘛佫敢。
船中央即位,佇駕駛室下底,頂頭會當閘日遮雨,較濟是二火、三火佮一寡較老資格的船員咧徛的所在。平素時若是無鐐筘的穡路抑是無別物代誌,二火定定佮三火阮文雄旆肩搭尻脊佇咧化仙練牙。佫有一个越南儂阮懷南,嘛不止得二火疼,二火定定佮伊滾笑,有幾若擺佇笨頂當眾儂面共伊遛褲。
佫來,佮二火講上有話的是老船員陳二兵。交接班的時陣,林達捌聽著in咧開講。(暗班7點正落工,日班3點正上工,中間有四點鐘久閬縫)
「像汝做二火做到按呢嘛真起氣,有的乾焦出一枝喙,差教別儂去做,無像汝,帶頭動手,逐項會曉做。」
「做幹部的,逐項嘛著衝進前。彼是咱家己自覺、照起工。所以彼个排骨仙鄭庭園我著看勿會克得,伊毋知咧大悅(tāi-ia̍t)啥潲,領工的爾,連幹部都無伊的額,佫也敢差教別儂,家己勼佇後壁。幹!我想無船長是憶著伊啥潲,佫嫌恁父發落空課較輸伊。」
「二火啊,看較開的啦,儂佫較毋好嘛是船長的契後生。」
「哼!即箍船長即擺徛算是上尾一逝囉,即逝走煞,著卜退休啊。若佫予伊做船長,即號二火,恁父嘛無愛佫做啊……講到恁遮个大陸船員,真正有夠笨桶,汝看彼箍林達、黃家文,死無儂,逐項無半症。啊汝也毋教in。」
「船長嘛捌共我講,叫我著共大陸船員抾和。我是共船長應講,別儂我是無咧插潲in,但有是共阮表小弟趙恆通照顧一下爾。窮實,我嘛有想卜教林達佮黃家文,毋過,嘛著in卜聽我的則有法度啊是無?韋東石著較好淡薄,戇是戇,總是儂古意、踏實、骨力,嘛較聽話。」
「陳二兵啊,恁大陸彼个船員向增壽,較看都無成老鳥,技術有夠漚,有幾若擺我看勿會做得,強強共伊拖來砧。」
「伊彼號也敢號做老船員?笑死儂,真濟攏勿會曉得,行船行遐濟年,反轉佫愛來問我,卸敗、連回。」
林達顧聽in講,勿會記得張持邊頭的穡路,影影敢若有聽著「丼(tom)」一聲,過久久,儂猶佫咧戇神,則聽著有儂咧「哀」,雄雄soah tah-hiahⁿ一下。哭枵!邊仔彼个越南儂阮懷南毋知底時soah栽栽絞絞按鰇魚機裡去!林達驚一下險險洩屎(chhoah-sái),趕緊走過去關鰇魚機。好得,乾焦是面略略仔破皮,小可仔咧流血爾。阮懷南peh起來,見面大聲幹,「幹恁娘!汝是墨賊頭——無血無目屎是毋,目睭金金看恁父予伊絞絞入去,啊佫毋緊來鬥相共?!」林達予伊chhoh,心內咧想,「敢是汝家己咧厾龜咧,無卜哪會譀到規圞个儂栽栽絞絞入去赴死?」總是,林達激惦惦,無應半句,伊知阮懷南是船長佮三火阮文雄的得心儂。

第十二章 盤載

3月20號,有兩千箱貨卜盤徙,一箱量其約百八到二百克的重聲,著按大倉庫搬去1號小倉庫。大倉佇下笨的下底面,鰇魚桗,計著愛用彼號電動的傳送車載上去彼个下笨頂。中間的空課,主要是靠儂工搬運。大倉死絕闊,本底下鰇魚桗的所在離傳送車彼个位是不止遠,毋但按呢爾,運上去下笨卸貨了後,卜搬徙去1號倉,嘛愛搬真遠。搬魚的時陣,著兩三个儂工相接接(tsih-tsiap),一个先用鉤仔共鰇魚桗勾起來則傳予另外一个,另外彼个則佫傳過去予下底的儂。
本底林達是安排佇下笨咧搬魚,毋過二火臨時叫伊落大倉來鬥。林達無穿防凍衫,想卜斡轉去穿一下則來,無疑煞去予二火看著,二火掠叫伊卜偷赸,衝過來按伊的下斗摳一拳,「幹恁娘,卜佫走去佗予儂躄啦?趕緊落去!」
林達姑不將落去大倉,舞三點外鐘,徙倉煞工,林達現煞感冒,這是伊上船後第二擺感冒。
……
3月22號,船頂臨當時無chiann2水。林達問向增壽,「增壽兄,汝較早行船捌拄著食水恐慌無?」
「這我嘛是頭一擺拄著。恁老兄咧,是卜hong5死hioo3!」
……
3月23號,好天。趙恆通來揣林達,「林達,二火有去恁遐分水無?」
「無呢,啊恁咧?恁有分無?」
趙恆通昂愕一下,隨應講,「喔…嘛無呢。阮表兄聽二火講,船頂欠水,乾焦賰淡薄水卜予遐幾个船頭佮幹部啉爾,賰的辛勞攏無份。」
陳二兵看著林達的時陣,講,「汝即个戇的,好天好耀也咧穿雨衫。」
「這雨衫真讚,趙恆通予我的,密喌喌佫勿會過風,風雨攏無礙,佫大衫,我即號體格來穿誠合身。」林達喙是按呢講,毋過心內卻怨慼,頂擺若是恁共我彼領上好的凍衫換去,我哪使穿即領無脫鍊的雨衫?無脫鍊,風直直灌入來,凍到鳥仔嘛強卜勼去,幹,想講恁父頭殼歹去咧愛穿雨衫?若毋是海風傷透,我嘛無咧戇。
陳二兵又佫講啊,「林達啊,汝看汝共阮表小弟彼領雨褲穿到破糊糊去,即領雨衫規氣hiahnn來抵,乎?我體格嘛佮汝差無偌。汝即領雨衫本底著是我hiahnn予阮小弟的。」
趙恆通嘛佇邊仔綴咧使弄,「是啦,林達,無咱規氣換倒轉啦,乎?」
「恆通啊,啊汝毋是講,有佇床頭去hiau著往過老船員hinn3的咩?taⁿ又佫再講無,反起反倒…有影……真正毋知恁咧講啥!」林達即過咬硬勿會憖佮in換,若無即領防凍寶物,恐驚得感冒會愈嵩重(siong-tiōng)。
……
3月26號,落小雨。平常時林達上討厭落雨天,毋過今仔日伊真歡喜。
看著落雨,林達趕緊走去摕杯仔出來承雨水,彼敢是天公伯仔可憐伊,咧卜施濟伊。雨水雖罔有較流瘍(lau5-siong5)淡薄,總是會使得啉,通解決儂的生理問題。
毋過,邊仔彼个印尼儂保力達(迪勒什)看勿會做得,「林的,我遮有一罐八寶糜,來,汝摕去啉。」
「敢有影?這……」林達全全無疑悟保力達會伸手共伊幫贈。
「嗯。來摕去。」
林達聽伊按呢講,嘛無細膩,做伊開開,頭攑懸,三下半手,三分著灌去一分較加,啉到夠氣夠氣,賰的摕還保力達。爽!真正是無米拄著儂貺粿啊!「多謝汝,保力達,我的好兄弟仔!」
「猶有咧,汝佫啉淡薄,毋好直直啉雨水,會落屎。著啦,我號做迪勒什,毋是保力達。」
「唉?若按呢,是按怎in攏叫汝保力達咧?」
「攏嘛彼个二火,我拄上船的時陣,伊叫我的名叫勿會凖,佫看我愛啉保力達,著共我烏白體號即个名。」
「喔!是按呢喔。迪勒什,汝的名我會記咧啊,我一世儂都勿會去放勿會記得。」
……
二車陳文揚liam骹liam手行來到迪勒什尻脊後,佇咧迪勒什的凍衫吊帶仔用彼號膠絲索縛一粒鉛墜(阿膜呢)。迪勒什專心致志咧顧伊的鐐筘,無疑悟。縛好了後,陳文揚著共彼阿膜呢仔掟落海,即聲,迪勒什臨當時予伊擢(tioh)一下險險反過,好得彼鉛墜無講蓋重,啊若無,無的確連儂嘛栽落海去。
「幹恁娘!」迪勒什氣到面仔烏tè-tè,彼線是縛佇尻脊後,卜敨佫敨勿會著。林達看伊按呢,趕緊倚去共伊敨。
「幹恁娘!林達汝遐家婆卜含膦是毋?」陳文揚揬膦做伊斡走。
陳文揚即个儂真愛創治儂,靠勢伊是二車,平常時若機艙的機臺顧有好勢,賰的著無伊的代誌啊,規日閒仙仙。有時仔,儂咧排魚無閒到卜死,伊則倚來咧看鬧熱,講一寡有的無的,話屎了了。伊上愛創治迪勒什,拍算古意看做戇直,想講較好搿食(phoe2-chiah8),定定卜偏(phinn)、卜創治儂。
……
3月31號,發春101號有討著兩萬外箱鰇魚,從中有萬外箱卜盤過來發春6號。雖然講有吊猴咧搬,毋過主要猶佫是靠儂工。照步是著101號的漁工按in彼隻船的大倉遐,用電動傳送車共鰇魚桗捒到船的下笨裡,則佫換另外一把電動傳送車輔助儂工捒上去船的笨面頂,了後,則佫拖hìⁿ坫咧兩隻船中間的一桗硬塑枋,予伊chhū過來6號船即爿。6號船即爿著愛安排漁工對船的笨面頂共鰇魚桗拖hìⁿ落去下笨面,下笨面遐共款愛有儂紲接佫拖去大倉抑是講其它的倉庫。
即个時陣,按101號船過來一个點數額的儂,是一个四川仔,因為佮101號的二火是siâng同學,所以則予伊做即號輕可的工(點數通講是出工爾,免出著力。)林達問彼个四川仔:「恁佇101號的,會拍勿會?」
「哪有彼號代誌?恁遮敢定咧拍儂?阮101號管儂毋捌用拍的。」
林達應講「阮遮定定拍到卜半死,尤其是新鳥仔。即箍二火在來攏無咧教,攏是靠拍。啊伊佫勿會曉英語,嘛無法度佮外國船員講話,全靠伊的拳頭拇出聲。凡勢是因為按呢,連阮遮个會曉聽中國話的嘛去帶衰著,予伊拍摻落去。」
向增壽添一句講,「但(nā)咧新鳥仔爾,連我即號老鳥嘛予伊砧過四五擺,有兩擺拍一下險斷氣。」
林達佫問伊,「啊恁食點心有限講一儂食偌濟無?阮遮一擺乾焦會使食兩粒粽抑是三粒包仔麵頭。我定定食勿會飽,汝看按呢兩頓正頓中間閬16點鐘久,著靠這淡薄點心來貼爾,咱做的佫計是粗重的。嘛毋知是船長抑是二火交帶的。」
彼个四川仔著佫講啊,「阮無咧限儂食偌濟,攏據在儂食到飽。食無飽卜汰討有力做空課?」
林達佫問,「3月14號彼工做風颱,恁歇幾工啊?」
「兩工,阮足足睏兩工。」
向增壽吐大氣,「阮乾焦蹛船底歇半日,後半暝著佫起工啊,彼日無掠到半尾死儂骨頭!儂比儂氣死儂啊,前我攏毋捌拄著親像即隻6號仔遮呢歹的船長。同鄉的,汝共我鬥相共,去共恁二火講一下,看有法通共我調去恁遐無。我摻伊嘛小可有相熟,我真正無想卜佫坫遮做。」
……
起手卜搬運的時,二火來差教林達落去下笨面遐做空課,是卜用枋擋鰇魚桗。因為彼鰇魚桗按頂頭hiat落來,衝力真大,若無共伊擋一下,予伊較和(hôe),驚了會摔歹去抑是講去傷著儂。林達從來毋捌做著即項,不止生手,邊仔佫無老鳥牽教,鱟骹鱟手,做去半點鐘久,猶佫捎無寮仔門,舞挐哞哞。有一桗鰇魚桗滑落來的時陣,伊閘無牢,衝力傷大,倒手中指soah去予夾著,連鞭麻去。佫來,著愈做愈慢頓。二火看現現,出聲胚性命幹:「幹恁娘,林達仔,有儂做空課像汝遮孝呆的毋?」
「二火啊,我倒手中指去夾著啦,指頭半剸麻去,半剸疼到勿會曉講。」
「幹恁娘咧!我插潲汝夾著,去予儂躃啦!無路幹丁,共恁父埋去大倉遐鬥骹手,幹恁娘,看汝番仔話遐gâu講,照講是巧巧儂則著,汝看汝咧創啥潲啦,佮恁父tìⁿ生毋?膦mōa!看汝著勿會爽,閃啦!」
林達自按呢佫去大倉遐做。遐真凍,勿會輸冰箱的速凍櫃,通風喙佫格一庀仔空爾,十外的儂ut佇內底做空課,時間一下久強卜勿會喘氣。
……
韋東石坫下笨遐用鐵鉤仔咧勾鰇魚桗,手去予鉤仔勾破幾若剌(le̍h),做空課較慢頓,小可鱟骹鱟手。二火看著,衝過去按鼻樑出力共伊掘一拳,鼻空血見面現濺出來。「幹恁娘!較緊咧啦!」
韋東石原在不止巴結,逐擺予伊拍了,心肝頭計自我安慰,拍算二火拍儂目的是卜管理較好,予辛勞做空課較伶俐。講實在的,韋東石逐擺予儂拍了,空課確確有影加真有進步。無拍無寸進,拍了有長志。
……
林達佇大倉內面舞到噼啪喘,氣強卜喘勿會直,雖罔舞無停,猶原無法度抵當冰氣的寒。這室溫拍算佇咧零度仔骹,林達知影勿會使歇,若停落來一輒久,敢會去凍死。著按呢,相連紲佇大倉內做規晡久,平平咧做的漁工,有的傷悿坐咧鰇魚桗頂頭歇喘,林達毋敢按呢,伊驚身軀若冷,凊汗食入骨,驚了會傷風感冒。
二火又佫咧門口大聲嗷嗷嚷(âu-âu-jiáng):「幹恁娘,恁按呢慢死趖,是卜做到底當時啦?較緊咧啦。」講煞,看伊目降鬚chhàng,去影著印尼漁工阿D倒佇冰角仔頂咧歇siān,現咻一聲,一桗魚鉤仔隨抌過去,準準準,拄好著頭額。彼號魚鉤仔頭前是利劍劍、尖溜溜的鉤仔爪,後壁鬥一節短短仔的柄。講起來嘛真奇,千拄千著是柄尾去khok著彼个頭額,眾儂真正欽服二火有即號的功夫,手路遐呢仔幼,若小可有走cho̍ah,拍算規圞个鼻目喙攏全毀去。「幹恁娘咧!佫咧摸非啊毋!小等咧搬載搬煞,汝勿會使睏!」
阿D驚到sih-sih-chhoah,趕緊peh起來,額頭挲挲咧,好得無流血,嗍一口氣,翻身佫去做空課。林達越頭看見伊目箍紅紅,知影伊心頭冤屈、歹命的款式。
……
按頭到尾,拚30外點鐘久,搬載搬煞,通儂舞到直骨。不而過,有好有歹,做煞,101號有儂送汫水來犒勞。此後終歸有水通啉啊,真正通感謝天地。
是講,手指頭實在是真疼,到倒咧睏猶佫疼到卜死,押來反去,睏攏勿會去,北頂儂所講「十指連心」,所講真正無濫糝。
燈光殕殕,林達手揭懸斟酌看,指頭仔規半節烏血激血,指甲麻到毋知儂。
即暝,林達規暝無落眠,艱苦罪過。
……
4月2號,林達佮黃家文相招去揣二火卜討傷藥。二火推講予三火摕去,著去揣三火討。去揣著三火,佫講用了啊,真無拄好。
……
4月3號,又佫起大涌,無法度作穡。雖罔是按呢,毋過,想卜去the一輒久,彼嘛是無通啦。
逐个攏窩(u)佇餐廳歇睏,勿會少儂覆佇桌頂睏去。
菲律賓儂馬可予儂叫去摒掃。(三个菲律賓儂,吉莉、卓利瑪、馬可負責船頂摒掃,洗廁所。)
涌真大,馬可徛無在,無細膩去挨(oe)著二火。去予二火用拳頭拇掙到咪咪哞哞,親像咧拍賊一般樣。足足有bòng卜成分鐘久,規喙規面攏全血。
……
到下半暝,涌有較和(hê),又佫動工作穡。涌大,鰇魚攏沉底,即號道理連林達即號新鳥嘛捌,不而過,火長喝做著做,無管無顧,橫直在伊拍算,儂佮機攏勿會使歇。
印尼儂卡林,佮尼泊爾儂遲洛斯兩儂相換位了後,拄好佮林達相倚。卡林定定有共林達鬥搬魚仔,林達真感恩。林達羊毛褲破去,卡林嘛有摕針線借伊補(船頂分的羊毛褲真兩光,真愛破。發春6號,連針錢都算是寶貴的物仔)。佫一个印尼儂加明,佫較阿唦哩,講伊羊毛褲有加條,著hiahⁿ來送林達。另外一个印尼儂撒合莉儂嘛不止好,有教林達作穡的撇步。遮个儂好所行,致到林達改換進前對印尼的歹印象。
「林的,汝知無,101號的二火,儂真好,我聽彼爿的印尼同鄉講,遐攏毋捌拍儂。」
「是啊,卡林,我嘛有聽in講。」
無疑悟,彼个順風耳二火隨聽著,衝過去使性,見面用一支號做「má-luh」(一種長長的鐵杆)的傢俬按卡林的頭殼敲去,「幹恁老母較好!做空課毋做空課,話屎較濟狗毛!啊佫汝啦,林達,汝是皮咧癢抑是肉咧蟯(ngiau)毋?幹恁娘,欠推有影…」
林達看卡林目屎chha̍uh-chha̍uh滴,伊雖罔是骹健手健、四壯(sì-chàng)的諸夫囝,總是性情不止溫純。予二火砧到目屎流,摻即過紲算,林達這是看第二過啊。頂過看伊吼,是伊手機予儂賺食(choán-chia̍h)去。
拄好即陣,廣播又佫咧嚷,是火長咧罵「幹恁祖公,倒爿按頭到尾鐐筘全部鎖鎖去hông躄啊,幹恁老母,恁倒爿遮个攏食屎大漢的毋?恁老母,一儂扣兩百箍美金!」無偌久,佫喝:「二火!汝是死按佗去啦,幹恁娘,要緊的時陣走到無看見儂影,到底是咧發落啥潲,幹恁娘,全全教一寡笨桶出來,無路用!」
落工了,佇倒爿顧的漁工全部加做兩點鐘,本底乾焦歇八點鐘,即下佫減歇兩點鐘。好佳哉,即過林達安排佇正爿。毋過,黃家文、韋東石、向增壽著凄慘囉。
……
4月5號,佮豪翔號會齊。
代先著是二火愛hìⁿ鉤仔去勾對方的船,則對方hìⁿ船繚過來。二火舞四五字久,勾勿會著。火長出喙幹kiāu:「幹恁娘,勾半晡勾無一箍潲,毋捌看過遮肉骹的二火,無半症!」
二火手胚性命拽(ia̍t),大聲嚷喉,意思叫對面船駛較倚咧。火長看勿會克(khat)得,佫再出喙幹:「幹恁娘!汝想講是咧駛車hehⁿ?叫伊進著進,叫伊退著退?倚相近船會相磕,汝捌毋捌啊,幹恁娘!勿會曉駛船嫌溪彎。」
……
按豪翔號有搬幾十箱洋酒過來,較濟是烏牌仔(威士忌Johnnie Walker的一款)。洋酒攏火長的,會分淡薄予二火、大車遮个船官,若船員是正板「看有食無,乾焦憖,親像佛祖咧蒸(chhèng)油煙」。做,mī做到卜半死;得,mī得無半項。
佮豪翔號聚集煞,卜佮發春101號佫會齊一擺,酒愛佫搬一半過去予in。即擺是101號的火長愛來6號船。本船的火長又佫發落:「101號的火長過來的時陣,船索愛拔予絙,千萬毋通予伊跋落去。」
林達想起進前有發落兩个落去海裡過水的越南船工,佫有幾若擺起錠的時,火長刁工叫船拚大車(拼全速),大涌liâm-mi共漁工全身潑到漉漉……想來遮个攏是火長咧變蠓,也莫怪得伊啦,船頂娛樂、心適的代誌實在傷少啦。
相連紲聚集兩擺,舞去咧卜四點鐘,船工賰四點鐘通睏nā-tiāⁿ。
……
4月7號日時,林達、黃家文攏咧歇睏。照理日時本是歇睏時,因為前一暗著班拄煞。無拍算鐘仔雄雄soah tân。底時仔是phán-ná機害去,馬力無夠,害散錠索佇水裡絞絞做一丸,著愛搝起來靠儂工重頭抾直。一下舞,著是兩點外鐘。
火長土公性,勿會克得儂做遐久,著佫再開廣播咧chhoh-kàn-kiāu:「駛恁娘,恁父做四五字久通做煞的空課,恁共我舞規世儂,二火汝咧創啥潲啦,無路用骹數,全全勿會曉發落空課,幹!」
二火看林達拄好蝹佇伊身仔做空課,敢想講林達會曉聽火長咧罵的閩南話,soah見笑轉受氣,無奈何(bô-ta-ôa)咧惹米籮(bí-lôa),牽拖按林達遮來,雄雄拳頭拇按頭殼掘落去,「幹!創啥膦鳥,散錠索予汝狗骹踏到挐惝惝啊啦,幹恁娘!」
4月8號,日時又佫起來抾一擺散錠索,舞點外鐘,又佫減睏一醒。
……
4月9號透早,大車終歸共彼死無儂phán-ná機打揲好勢,試行一下,攏好好無佫反常。透早的日頭按海平線浮出來,紅幻幻(âng-hoáⁿ-hoáⁿ)的火燒雲勿會輸一幅吊佇半天尾的電影布,有遐久著變換一幕,海水艷艷爍,略略仔刺目的倒照影,摻紅到若火輾的日頭連做一條線,一時予儂掠做是到佇仙山雲海。真正是:
碧綠輕涌托圓日,
千里紅霞牢半天。
觸景生情不由人,
憂愁盡散船岸墘。
「哇,有影是失德好看的景致啊!」林達徛咧呵咾。
「好看有啥路用?」趙恆通插喙講「彼也勿會食得。」
林達無做聲,幹佇心肝內,「恁娘咧!庸佫漚膿!」從頂擺討雨褲彼層代誌了後,in兩个著變較無話講。
起錠煞七點外,拄好落班。越南儂劉菲全來揣林達,「達仔,汝指頭仔有較好無,我遮有一寡藥水予汝抹。」
「汝去佗摕的藥水?汝手毋是傷了比我較食力?猶佫咧浡膿著。」
「三火予我的。無要緊啦,汝摕去抹。」
韋東石嘛來揣林達,「達仔,汝毋是講汝雨褲破去,我遮有一條三火予我的,無我攉(hiahⁿ)來予汝穿。」
「東石,多謝汝。」
「三八兄弟,家己同鄉咧說啥多謝。」
林達心內疑疑,巧怪啊,遮个物件進前問三火,都講無,當今踅來踅去,soah攏摕摕倒轉來。看款,是家己好儂緣,天公疼戇儂,好儂勿會食虧。
兩儂行了後,菲律賓儂吉莉來坐。「林的,我想卜去101號,我勿會曉講中國話,卜央汝共我鬥寫一下,我摕來去予火長看。」
「啊?吉莉啊,我會記兩禮拜前毋是替汝寫過一擺,汝講汝卜倒轉去,講是恁老父破病著癌,佫擋無偌久,汝趕緊卜倒去敢毋是?」
「彼是我驚火長毋予我倒去,我亂潲講的。其實阮老父好好無按怎,我是數念阮七仔,誠久無做伙啊,會想。我聽101號彼爿的同鄉講佇彼爿做,毋捌予儂拍罵,我想卜過去彼隻船做。」
「喔喔,好,我共汝寫。」
「著啦,林的,馬可嘛咧呵咾汝,伊想卜換做日間的,嘛是汝替伊寫共火長講的。」
「我都欣羨馬可,做日時的加快活千倍!」
……
4月10號,又佫會船,林達揣著向增壽,共伊講「增壽兄,汝毋是講想卜去101號?菲律賓彼个吉莉講伊嘛想卜去,恁哪毋同齊去揣火長講一下?」
拄好去予彼个順風耳——二火聽著,見面著幹:「林達,我幹恁嬭膣屄,汝佫咧使唆啥膦鳥,連鞭教(kah)即爿去101號,連鞭教彼个倒轉去厝裡。幹恁娘,我共汝講,坫咧遮,像汝按呢使鬼弄蛇是大罪汝知毋知,恁父若去投予發春公司的頭家聽,汝免想卜領半占錢。」
林達聽一下隨戇戇,心肝頭實實(cha̍t-cha̍t),比去予伊拍較艱苦——這啥貨啊,根本是牽拖、冤熨嘛!我林達底時有使弄別儂?!反轉有一个不時咧使弄我趕緊倒轉去是有啦。
……
4月12號暗時,毋知按佗位注出二十外隻海豬圍著發春6號咧踅玲瓏,嘰嘎叫,佇海裡滾嘩、走相掠。親像即號奇妙的海景,實在真僫得看見,林達看到歡喜心,在伊拍算,彼海豬敢是知影船連鞭卜倒轉,專工來卜相送別抑毋是?
上尾擺盤載,發春101號彼爿賰的一萬箱魚攏著盤過來。
林達猶原手疼到真食力,做空課攏勿會扭掠(liú-lia̍h)。二火看著,又佫再開聲幹,「駛恁老母,圍烏閃疏、拖拖挲挲,工錢毋挃啊是毋?看到汝即號骹數,恁父叫火長半占錢都毋免予汝。」
「喂!汝卜扣錢做汝扣啦,勿愛咧哭父哭母,放刁放漲(pàng-tiau-pàng-tńg)……」
話講未曾煞,一奇魚籠仔mī拚(piaⁿ)過來啊,好佳哉林達隨時有張持,會曉通雙手mo·h頭。
……
又佫捙盤二十外點鐘,自頭到尾計佇冰庫裡。盤載盤煞,火長開廣播嚷:「即滿各儂歇睏兩點鐘,兩點鐘後全部起來,去共我拆網臺,有聽著無!咱船卜轉航駛倒轉啊!」
「哈哈,卜轉來去啊,卜轉來去啊!」黃家文聽著講船卜駛倒轉,歡喜到跳上天。
「咧卜伐出地獄啊。」吉莉嘛紲綴一句。

〖未完〗

Tagged: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