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k著烏墨的bak,拍算是「藐」

咱儂話講「手去bak著烏墨」、「身軀bak著污穢」、「手bak著水」、「薰酒毋通bak」,關係即字「bak」,我看敢彩是「藐」字。

漳泉話「bak」字本底意思是「染(jiám/ní)」、「沾(cham)」。

漢字「藐」字,看古早韻冊的解說有:

「莫角切,音邈。《爾雅·釋草》藐,茈草。《註》可以染紫,一名茈䓞(艹戾)」。
可見,「藐」佇古早是一種通染色的草。是名詞。

漢語內中,本是名詞,後來詞義開闊,做動詞的嘛是不止濟。親像「網羅」、「繩之以法」、「尚能飯否」……

漳泉話嘛無例外。親像講「袋一粒石子佇伊的褲袋」,這頭字的「袋」著是名詞摕來做動詞。佫親像「蠓仔熏」、「用拳頭拇錘儂」……

所以,即字「bak」來寫做「藐」,看是不止有理氣通講。

Tagged: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