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mī真熱,寒mī真寒

漳泉話、潮州話攏有講一字「mī」。 e.g :
1、熱mī褪,寒mī穿。若是驚熱驚寒,汝mī較毋通出門。(意思=只管,就,便。)
2、我來,伊mī走啊。(意思=卻、偏偏、竟、便)
3、寒mī寒到卜死,熱mī熱到卜無命。(意思=卻、便)
即字「mī」,當今同安話、泉州話、潮州話定定有咧講。查考即字,《廈英大辭典》,無詳細解說,乾焦講是用佇話句內中,下佇動詞佮形容詞的頭前。佫註明講泉州話較捷咧講。這佮我所經驗的共款。《廈英典》的記載請看:
「mīⁿ = bī, a word used at the beginning of a sentence, esp. in Cn.」
「bī: a particle used in beginning a sentence, prefixed to verbs and adjectives. (Cn.)」
這以外,在我所知,佇咱福建漳州南勢的東山縣,有在地的網友來報講in鄉里的東山腔(屬詔安話)講做「nī」。台灣鹿港的網友許嘉勇先生干證講,佇鹿港在地有唸做「lī」。
咱去掀較早的白話字文獻,嘛有看著即字。白話字的聖經佮一寡白話字的文獻,記做mī;《漳泉聖會報》有記做mī,嘛有時記做bī。《台日大辭典》的詞條佮「例句」,攏是記做「mih」(《台日典》是記實調,佫掠做伊是促音)。請看文獻所記載的例句:
1、按呢不論是我抑是恁,阮mī按呢傳,恁mī按呢信。(巴克禮版的白話字《聖經-哥林多前書15:11》)
2、嫁的mī講,我飼即个諸姥囝骹長手大,敢毋應該得食汝淡薄嘛?娶的mī講,我有一桗錢銀遐長遐大,總無乾焦娶一个空身儂。(《漳泉聖會報》光緒17年[1891年]10月,第5部 10 卷《教會結親的事》)
3、今年雨水盡濟,頂面便(mī)熱,下面便(mī)冷。拄拄是引成彼个瘟疫吐瀉的症。(《漳泉聖會報》光緒14年[1888年]8月,第1部 3 卷《漳州屬的瘟疫》)
4、汝bī猶佫chíⁿ,無甚物氣力,雖然phe身死卜去救in,驚了攏無彩工。(《漳泉聖會報》光緒17年[1891年]9月,第4部 9 卷《愛人如己》)
5、愛是愛,毋kú我mih無錢。講mih有講,總是伊mih毋應。錢mih有啦,免驚。熱mih真熱,寒mih真寒。愛mih緊來。無mih按呢。(《台日典》關係「mih」的詞條佮例句)
6、兩步半mih了囉。(《台日典》關係「兩步半」的詞條例句)
7、頭路mih黜(lut),囝mih予儂掠去,今年誠觸磕(tak-kha̍p)。(《台日典》關係「觸磕」的詞條例句)
真湊拄坎,粵語嘛有即字,in俗字是寫做「咪」,讀做mai。e.g:
「佢想走,咪俾佢走;唔想玩,咪走囉」(=他想走,便讓他走;不想玩,便走吧)
若按呢,即字「mī / bī /mih」到底啥物字咧?雄雄想著即字敢會是「便」字?我的理路是按呢:
我會雄雄去想著「便」即字,是因為代先想著即字的意思,佮文言文「便」字全然共款。則佫進一步想著講「便」字的白話音是「pīⁿ」。佫來,想著「連鞭」讀做 「liâm-mi」,正正是按「piⁿ」變做「mi」。共款的理路,通來干證「mī」的字源著是「便」字。彼拍算是先按「pīⁿ」變做「mī」,則佫變做「bī」,一路的變化攏符合現代漳泉話的音變規律。按呢,當今漳南的東山話來變做「nī」,台灣鹿港話佫變做「lī」,這攏嘛勿會僫解說囉。
台灣的大師杜建坊先生來干證講,南管文獻正正有寫做「便」字。E.g :
「親像結托無緣君,恩愛未就,便卜分疎……」《趁賞花燈》
……
講到遮,算講不止有憑據通干證彼字「mī / bī」著是「便」字。若粵語彼字「mai」是按怎來的,伊佮閩南語到底有關聯抑是無,咱猶毋知影。敢講是按粵東的潮州話借去的?

Tagged: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