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手

苦澀的味
海砂搧著我鬢邊
引我想起
父母的教示
永遠都(to)會記

懵懂(bóng-tóng)的我
私合(su-kah)一个儂坫海邊
襒著褲骹 佫 褪赤骹 砂埔 據我躝(noá)

自細掠做海的彼爿有無共的世界
自細想講勇敢的水手是正港的男兒
自細著是荏身荏命無路用樣相(iūⁿ-siùⁿ)
若予儂偏(phiⁿ)的時陣著會想起水手講:

伊講風雨中即號疼算啥物
目屎拭焦 毋免驚
做儂一定愛長志(chiáng-chì)
伊講風雨中即號疼算啥物
目屎拭焦 毋免問 為啥物

大漢了後
為著理想來拍拼
慢慢勿會記
阿爸阿母佮故鄉的消息
即滿的我 生活親像咧搬戲
空喙哺舌 嘐六嘐觸 放蕩無了時

定定代誌做無起氣(khí-khùi) 著來空歡喜
定定 無因致端 感覺心頭咧空虚
定定愛靠酒精的麻醉則會當睏去
若半暝醒來猶原會當聽見水手講:

伊講風雨中即號疼算啥物
目屎拭焦毋免驚
做儂一定愛長志
伊講風雨中即號疼算啥物
目屎拭焦毋免問 為啥物

揣來揣去揣勿會著 做儂的真理
都市的烏油路面頂 看勿會著骹印
虛華無知(hi-hoa bû-ti)的现代儂 勿會曉通惜略(sioh-lio̍h)
是一片予文明蹧踢過的海洋佮天地

著愛離開城市則會揣著咱家己
佇苦鹹苦鹹的空氣中 出力咧喘氣
耳邊又傳來船螺声佮水手的言語
永遠佇咱的心肝內聽見水手講:

伊講風雨中即號疼算啥物
目屎拭焦毋免驚
做儂一定愛長志
伊講風雨中即號疼算啥物
目屎拭焦毋免問 為啥物

伊講風雨中即號疼算啥物
目屎拭焦毋免驚
做儂一定愛長志
伊講風雨中即號疼算啥物
目屎拭焦毋免問 為啥物

伊講風雨中即號疼算啥物
目屎拭焦毋免驚
做儂一定愛長志
伊講風雨中即號疼算啥物
目屎拭焦毋免問 為啥物

Tagged: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