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雨閣(三)

戲腳:雅諾(女) 狂狼(男) 無極(男) 軍魂(旗軍仔骹、男)

唸白:佇某朝某代某年某月,佇京城有一落漚古又佫陋渣的樓閣,無儂知影這樓閣是底當時起的,著敢若親像雄雄按天頂尾落落來的共款,一暝無看見爾 著煞現bok出來,真正有夠神奇啦。來來去去的過路儂總是感覺,便若遘到暗暝時內底著敢若有仙女咧唱歌跳舞,真正是奇妙。有足濟官宦貴人想卜入去內面行行看看咧,不而過毋知怎樣,較按怎都無法度入去,巧怪啊。因為按呢,煞愈予儂感覺神奇。逐个乾焦會當按樓閣的牌匾看出伊號做「煙雨閣」。

【頂回講到:無極 摻 甜心 歸尾猶是鬥陣囉,煙雨閣儂儂攏真歡喜。不而過,煙雨閣外口煞無講蓋平靜】

在朝皇帝的屘女——雅諾,受亻因皇帝老父賜婚,卜下嫁番邦的可汗做妾。公主雅諾對即層婚事真勿會滿意,透暝按皇宮偷走出去。

雅諾:阿兄,即擺我按皇宮偷赸出來,現想著汝,咱自細漢鬥陣大的,汝總勿會見死不救啦,乎?

狂狼:嗯。阿妹仔,汝放心啦,我一定會共汝鬥相共啦。啊,無按呢啦,貧民區遐,我有一落厝,汝先去遐徛啦,小避一下仔風頭。

雅諾:阿兄,多謝汝啦,我都知影汝決定會共我鬥相共。

狂狼:戇諸姥鬼仔哩啊,阿兄毋共汝鬥相共,是卜共啥儂鬥相共啦。咱即號宮廷子女,看是昌颺好看好看,事實根本都無半滴仔自由。

雅諾:嗯,猶是阿兄看較透。

狂狼:嗯,行啦,我[毛灬]汝來去。

【狂狼毛灬雅諾來到貧民區,伊彼間厝仔,拄好佇煙雨閣的對面】

雅諾:阿兄啊,汝即落厝佫是不止仔清靜喔!

狂狼:呵,遮不比汝佇皇宮遐好勢,遐次序,凊彩罔蹛啦,乎。過一暫仔,我會想辦法護送汝出城。

雅諾:嗯~ 我足合意遮,皇宮雖然是嫷,關佇遐,勿會輸咧坐監共款。猶是外口較自在。

狂狼:嗯,阿妹仔汝偷赸出來,走到狂煏煏,決定真悿啊,當汝好好歇睏一下,我先倒轉去替汝探聽消息。明仔再則佫來看汝。

雅諾:好啊,阿兄汝嘛愛較細膩咧。

【幾日後,雅諾佇厝內坐到真無聊,著想卜出門去行行咧。門捒開,隨看著對面煙雨閣大門開開,內底有儂咧嘻嘩、滾笑】

雅諾:一時樂暢一時憂,想起百般無親像。哪通萬項都照樣,自解憂來自解愁。(唸咧唸咧 煞行按煙雨閣彼爿去囉)

無極:(搿話)好詩好詩,姑娘真正是好文才啊。

雅諾:(小可昂愕一下)即位公子爺愛笑啊,阮是咧烏白唸心酸的,佇公子爺即號讀冊儂面頭前,小女子真正是破雨傘——興展啦,見笑。

無極:嚶!姑娘傷顧謙囉!在下聽來,姑娘的詩毋但讚,佫不止有奧妙佇咧!

雅諾:喔?借問公子,是妙佇佗啊?

無極:哈哈,姑娘的詩句毋但感慨,話中帶憂怨,敢講是拄著啥物歹處理的代誌是無?毋知,在下講了著抑毋著……?

雅諾:公子高見!小女子的確拄著一層僫得扭轆的代誌。

無極:姑娘敢通講出來聽看māi咧,無定著,在下會當替汝分憂嘛佫敢。

雅諾:多謝公子,毋免勞煩公子囉,即層代誌牽磕傷濟,公子猶是勿愛插較好。

【拄好即个時陣,狂狼看著雅諾佇遮,著趕緊走倚來】

狂狼:(噼啪喘)阿妹仔,當終歸是揣著汝啊,厝內厝外攏看著汝,活卜共我驚死。我掠叫是汝出啥物代誌。

雅諾:呵,當阿兄汝是講按佗去,我儂好好,卜哪會有代誌咧?

狂狼:嗯,無代誌著好,是講,啊汝無代誌嘛毋通四界行四界趖,即陣全城戒備,官兵四界咧揣汝,愛較細膩咧。(臭疑臭疑)著啊,妹仔,即位公子是?

雅諾:喔,拄則相捌的朋友啦。

無極:在下無極。

雅諾:無極公子啊,天時無早啊,我卜來轉啊。

無極:嗯,我送姑娘倒去,請。

雅諾:好啊,若按呢,著勞煩公子汝囉。

【厝埕門口】

雅諾:公子,我到啊,卜入來食一甌仔茶毋?

無極:這…另日啦,在下嘛通倒來去囉。

雅諾:失禮啦,誤著公子的時間,歹勢呢。

無極:勿會啦。小姐毋免致意。啊…在下…敢會使探聽小姐的芳名?

雅諾:小女子,名號做雅諾。

無極:喔。好名好名。按呢…我先來走,姑娘若有代誌會當來煙雨閣揣我。

雅諾:公子順行。

【話講煞,無極著緊刜刜做伊走囉】

狂狼:阿妹仔,汝…敢是咧合意儂?

雅諾:哎喲……阿兄汝是咧講啥啦,儂不過是言語投機,講較有話爾啦。

狂狼:好啦好啦,橫直汝即暫愛較細膩咧,恁父王當下令抄城,四界咧抄汝無,無定著,真緊嘛會抄按遮來。

雅諾:啊,若按呢是卜按怎?

狂狼:嗯,我想看māi。[狂狼惦惦想一輒久仔]
啊…著啊,頭拄仔彼个,伊敢是煙雨閣的儂?

雅諾:嗯,是啊,煙雨閣的,是按怎毋?

狂狼:阿妹仔汝長期徛宮內,這外界的代誌所知無濟,煙雨閣汝當然嘛毋知。這煙雨閣講起來是真巧奇,聽儂講閣主神通廣大……若無,咱規氣來去揣伊鬥相共,好無?

雅諾:喔?即个煙雨閣敢真正遐厲害?若按呢我一定愛來去看māi咧!好啦,明仔再中晝,咱做陣來去探一下。

狂狼:好。妹仔汝好好仔歇睏,我嘛卜來去啊。

【隔轉日中晝,狂狼佮雅諾相毛灬來到煙雨閣,起手敲門】

軍魂:喂,是啥儂啊?來啊來啊來啊……[開門聲]

雅諾:即位公子爺,阮是來揣無極公子的。

軍魂:好,兩位請先到客廳等一下,我來去通報一下。

【無偌久了後,看著無極行過來囉】

無極:兩位有禮,今仔日兩位遮呢扎氣,來到煙雨閣,毋知敢有啥代誌卜吩咐?

雅諾:嗯,的確有代誌想卜請公子鬥骹手。

無極:喔?姑娘請講。

雅諾:若按呢,我著照實講囉。我在本是和頤公主,父王為著卜和番,下令卜共我嫁去番邦予可汗做妾,我無愛,透暝走出皇宮,即滿全城戒備,四界派儂卜抄我出來,我無法度走出城,想卜請公子助我逃過即場劫數。

無極:啊!底時仔是公主殿下駕到!無極有禮囉。即層代誌嘛,我是會當出面解決啦,啊毋過,毋知我是卜以啥物款的立場出面?

雅諾:這……

無極:既然咱一見如故,無規氣現煞結拜,按呢我著會當替汝出面解決喔。

雅諾:好啊,即位是阮隔腹兄 狂狼,伊嘛暗中助我,無咱來桃園三結義?

無極:真好真好,哈哈,若按呢我即滿著來去攢物件。

【話講煞,物件攢好。無極、狂狼、雅諾三儂著結拜囉】

無極:哈哈,我年歲上大,我做大兄,狂狼二弟,雅諾三妹。

狂狼:嗯,大兄,三妹。

雅諾,嗯,大兄,二兄。

無極:好,好,真好。既然咱是結拜兄妹,著是家己儂囉,兩位毋免客氣,此去恁著徛坫遮,三妹的代誌我小停著來去揣閣主參詳。

狂狼、雅諾:一切聽大兄發落。

【第二日,皇帝宣布撤銷全城戒備,雅諾佮狂狼攏昂愕,暗靜佩服閣主神通廣大】

【此去,雅諾佮狂狼,著徛佇煙雨閣囉,煙雨閣日後會佫再發生啥物代誌,請看後回分解。】

——The End!——

Tagged: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