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情行到無尾路

彼暗,敿一陣同事相招去歌廳唱歌。半中剸(poàⁿ-tiong-tn̂g),去廁所,行過一間包箱,聽著內面有儂講話。雖然音箱真pōng,嘛是予我認著彼个聲。彼是阮翁一个死忠兼换帖的兄弟仔群。伊kán-ná啉麻去ah,佇遐大聲哀佮嚷。注死去予我聽著一句『是咧創啥潲啦,頭先毋是交帶恁去共上嫷、上嬈的諸母,攏叫叫入來?按呢拖拖挲挲……佫毋較緊去叫?』

當時,我頭殼規个攏燒起來!我想著日時,阮翁有共我講,暝昏(ê-hng)卜敿換帖的出去食飯,講卜較晏則倒來。我共伊講無要緊,我嘛拄好卜出去thit-thô。

我趕緊斡去一个較靜的所在,敲電話予伊,問伊底時卜倒來。伊講小等咧著卜倒來。我佫問伊,敿啥儂鬥陣。伊講,著是彼个某物仔儂。死無儂,正正著是頭先彼箍!當(taⁿ)我是卜按怎?頓蹬(tùn-tiⁿ)一輒(tia̍p)久仔,我決定先冷靜一下,暗靜跟看māi,則佫講。

量其約仔過四五字久,我敿做陣的同事相辭,講厝內有代誌,著做我先斡出來。我佇巷路閘著一个服務生,共伊探聽彼間包箱,起頭,伊啥物計毋講,我看破,窒(that)兩佰箍予伊。伊共我講,內底五六个諸夫(ta-po·)的,叫幾若个小姐咧陪啉陪唱。我共阮翁的生做、穿插(chhēng-chhah),講予伊聽。伊講有即个儂!

我聽一下,血壓chiâu衝懸(chhèng-koân)!真想卜衝過去蹔門!毋過,我猶是強強忍牢(lún- -tiâu),我想卜看紲來伊卜變啥物齣頭!我自按呢覕佇歌廳外口一个較挹澀(iap-siap)的所在,佇遐咧當(tng)。

過久久,一陣儂則出來,佫有幾若个諸母,穿到現胸現胛,不答不七。亻因分做兩三括(koah),閘的士仔走。我嘛順手ia̍t一頂的士,綴伊尻脊後(kha-chhiah-āu)去。

暗時仔車較少,路好行,一路共伊跟牢牢。亻因佇一間賓館落車。我看亻因總入去了後,則綴入去。大廳無半个儂,我直透走去問工作人員,頭先彼陣儂徛佗落。工作人員講保密勿會用得講。我氣暢忍(khì-thiòng-lún),起性共伊放刁講,遮个儂是來遮咧開諸母,ah汝若佫毋講,恁祖嬤決定報警察來掠!時到,若出代誌,恁賓館穩當足凄慘的。彼个工作人員予我驚著,趕緊報房號予我。

我嘛毋知影,彼當陣我哪會變到遐清醒!我無想卜衝入去掠猴,我無愛看著彼號垃圾代(lah-sap-tāi)!我知影,汝有法通擋伊一時,無法通擋伊一世。

按賓館出來,我現敲電話予伊,敲勿會通ah……

我知影我的婚姻,通煞ah……

我親像秞草儂彼一樣,倒轉去到厝裡(ni̍h)。Siàng咧眠床頂,目屎雙港倒,親像咧落雨。彼个聲聲句句講愛我的諸夫儂,伊是遐呢仔爛賤(nōa-chōaⁿ),遐呢仔下路(kē-lō·),遐呢仔夭壽!

毋知過偌久,聽著撰門聲。我趕緊自被墘拭目屎,目睭瞌(khoeh)咧,假睏。伊無開燈,拈(liam)骹拈手,輕輕仔趖入來…穩當想講我敢(káⁿ)睏去ah,佫做伊行去冊房,看是去上網。

我根本規暝無瞌著目,天光起來,看伊覆(phak)咧電腦桌睏。我入去,伊現精神,問我目箍哪會蚶蚶。我應一句講,陷眠,做兇夢。著做我出來,無佫插伊。

伊起來卜款早頓,我推(the)講單位佫有代誌,卜較早去。出門了後,我順绁敲一通電話共頭家請假,駛著車佇街仔路kho̍k-kho̍k踅。了後,踅去阮老母遐,摕伊的身份證。我共阮老母講,單位卜用。伊連問都無問,著摕予我。

差不多八點半仔骹,我斡去銀行。身軀頂所有的存摺,總iam-iam出來,按我的戶頭,一氣轉百外萬出來,用阮老母的身份證新開一張,做一下存存入去。

好得,厝內底錢項攏我咧掌(chiáng),厝嘛記我的名。

我無想卜掠姦在床,無想卜當場看著彼號見笑代!我卜做的,著是盡量保全家己的利益。

中晝,我共阮小妹叫出來,代誌自頭到尾,hâm-pa-lāng講予伊聽。伊無苦勸我,伊知影我的儂,我心肝若是掠挺橫(thán-hoâiⁿ),仙儂來怙情(ko·-chiâⁿ)嘛無彩工。

我共伊講,愛請伊鬥骹手一下,卜共厝仔過過去伊的戶頭。

伊小可sīm liām-mi仔,著應好。

暗時,我真暗則倒去,上網上到天光。第二工,早早著敿阮小妹去辦過戶。即號代誌毋是現辦現成,足厚手續的,毋過,我會用得等。

下晡時,我敲電話予阮翁。我專工揣一个較肅靜的所在,叫伊來。我問伊頂一暗的代誌。

現此時,厝內的紙字,通講計是伊趁的。我毋是貪財的儂,假使為著別項代誌離緣,我會當啥物計毋挃,ah毋過,獨獨即號代誌,勿會用得!我問伊頂一暗去佗,伊頭犁犁,毋應毋tn̄g。我臨當時起狂,大聲共伊嚷「汝毋講是毋?會用得!汝耳空擘予利,我講予汝聽…汝去啥物所在,睏佇佗落一間,我攏知……」

伊照原頭chhih-chhih,勿會hiⁿ也勿會haiⁿ。我佇邊仔,早著目屎四淋垂(sì-lâm-sûi)。

伊雄雄『撲哢』一聲跪落來,骹骨共我撏(siâm)咧,求我著原諒伊,咒誓(chiù-chōa)講下擺毋敢囉。

我那吼那共伊謲(sàm)倒轉,『汝咧快活的時陣,汝哪無想著今仔日?』我大聲共伊講,錢當(taⁿ)攏無佇我的戶頭ah,厝嘛卜過戶予別儂ah。我共伊,若是感覺冤鬱,會當去法院告我。伊照原跪咧毋起來,講伊啥物攏會使毋挃,kan-ta勿會用得無我。我共伊講,無路用ah,傷慢ah啦!等到厝的手續若創好,各儂離緣書爽快簽簽咧,也較毋免咧膏膏纏。我佫共伊講,即暫仔我無想卜看著伊,嘛勿會佫敿伊蹛做伙,佫叫伊物件嘛愛款款咧,冗早搬出去。

伊看我踏真硬,全全無落軟,則徛起來,叫我三思而後行,講較bái-bái嘛做遐濟年翁某,無愛情嘛有親情,叫我著愛相帶著(sio-tòa-tio̍h)一下。我氣到強卜炸開,應伊講,汝咧做彼號勿會見笑代的時陣,哪會無帶著咱的感情?我決定好ah,毋免佫考慮!

講煞,我越頭做我去。

卜暗仔,我凊彩揣一个所在,垫一个腹肚,順紲啉幾杯來麻醉。代誌chhiâu勿會直進前,我無想卜予序大儂替我煩惱。按算即暫毋倒去蹛,卜先搬來去另外彼套厝遐。不而過,著先倒去款一寡物件。

暗時則倒去,門一下開,掣一趒!大家倌即爿的親堂攏全到!規間窒到密啁啁。看我入門,在場的攏全徛起來。伊問我猶未食是毋,講卜去灶骹煮予我。我無做聲。阮大倌peh起來,見面括(koat)兩个喙phòe予伊!大聲幹三代,講頭拄仔拍後生,新婦無在場無準算,即下當新婦的面是卜拍新婦看,佫罵亻因後生是豬狗精牲。

我苦笑,我共亻因講,彼無啥啦,逐个毋免遐致意,即个婚姻注定是失敗,早慢著離……我講,我看過足濟戇諸母儂,翁婿變鬼了後,心肝落軟佫去原諒伊,結尾凄慘罪過(chē-kòa),則來咧想苦慼(khó·-chheh)。我共亻因講,我勿會佫予伊有機會,予逐个咧操煩……阮攏大儂ah,阮的代誌予阮家己來發落,好毋?

規厝內的儂,十喙九尻川,但有(nā-ū)是講一寡叫我著原諒的話。

唉…真暗ah,逐个通倒去歇睏ah,乎……

看我poa̍h真硬,亻因大概嘛想講,佫勸嘛無彩工,著攏轉轉去囉。卜出門彼輒(tia̍p),大倌再佫大力共亻因後生蹔一下。

我做我款物件,即擺伊無佫過來chhām-chhām纏,一个儂歹命叮咚徛蹛咧門邊,直透踅踅唸,愛我著原諒伊,講伊永遠勿會佫犯即號錯誤。

我做我皮箱捍(koāⁿ)咧,應伊一句『諸夫儂著愛有諸夫儂的樣相,敢做著愛敢擔當!』講煞,一手共伊捒開,開門做我去。

落來到樓骹,我敲通伊的電話,放刁講「汝若敢共即條代誌講予阮母仔聽,代誌著毋是今仔日按呢則好解決,ah汝生理嘛免想卜佫做ah。」離開了後,我無按算卜佫揣一个啥物款的儂,彼是別日的代誌,即mái無法通想遐濟。此去,卜圓卜扁,攏隨在緣份,真正拄勿會著妥當的嘛無差,家己一个過,嘛不止清閒–著。

彼暗,規暝靜靜,無儂來吵潲。大家倌彼爿的,攏知我的性素。卜講的,卜勸的,攏講煞ah,勸過ah,我若執意卜行,亻因講較濟嘛無效。

Ah若講著分家伙,假使我無十成把握,我嘛勿會按呢做。我是一个真儼硬,真孽潲的儂,毋是據在儂páiⁿ-thāiⁿ,據在差教(chhe-kah)的儂。

毋是我無惜情。初初結婚彼陣,著品好ah,啥儂變鬼,啥儂被蓆仔掛輾錢,家己爬出去。當時一句話,無疑(bô-gî)變真的。

感謝逐个,佇我上艱苦的時陣,安慰我,鼓勵我。鬱佇心內的話,講出來,加足輕鬆。佫過幾日仔,則來去共手續辦辦予伊規矩。

此去,路猶佫真長。我卜好好仔過。我無想卜縛死佇咧過去暗糝的記持內面。毋過,空喙卜過皮,愛沓沓仔序(ta̍uh-ta̍uh-á-sī)。

諸夫儂家己犯錯誤,真緊著會放勿會記得,想講毋是啥物大代誌,會過著卜凖過。亻因也無想看māi,即號代誌若換做是諸母儂,有tah一个諸夫儂會當原諒?

我按呢做,不過是盡我的能力咧保護家己,減少家己的風險,減輕家己的負擔佮傷害。也kiám-chhái真濟諸夫儂無法度理解,毋過,會理解勿會理解,彼是亻因兜的代誌。一个諸夫儂做毋著代誌,該然著家己去擔當!做毋著,佫毋情願擔當,彼毋是諸夫囝!汝想看māi,一个諸夫儂,連hiah-ni̍h垃圾(lah-sap)的諸母,伊嘛sut落去,即个諸夫儂本身著有夠垃圾!我thài-thó有法通予即號諸夫儂佫來倚近我?

伊佇網頂發消息予我,問我氣有較消無,講我若真正卜離,伊嘛無意見,物件伊半項也毋挃。伊講是伊毋著在先,伊勿會佫膏膏纏,予我咧看伊無目地。

我應伊講,好,我會定一个時陣來去辦手續。

Tagged: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