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股喙——講鬼hō·虎āiⁿ去

阿輝伯:
Chiah暗ah,秋香仔汝佫猶未睏- -係(hēⁿ)?

秋香:
無啦,隨睏醒爾(niā)。

阿輝伯:
啥貨啊,儂則卜去睏爾,ah汝soah睏醒ah?

秋香:
係啊,我暗頭仔去睏,當(taⁿ)睏一醒,精神ah,隨peh起來爾。

阿輝伯:
精神,汝佫the liâm-mi,著佫睏去ah,thài會卜佫peh起來?有影是阿婆仔生囝——誠拚!

秋香:
無啦,下晡食感冒藥仔,愛睏到(kah)卜死,毋則會暗頭仔去睏。

阿輝伯:
汝食西藥毋是?西藥誠散(sàn),食了攏按呢啦。會記得下擺若卜佫食,汝藥量毋通食傷濟,愛減量。

秋香:
係啦,ah即陣睏勿會去囉,反轉(hoán-tńg)誠精英。

阿輝伯:
汝按呢,會拍醒儂的眠啦。 Siâng宿舍的儂,穩hō·汝吵死。

秋香:
勿會啦,in攏嘛暗光鳥,無hiah早睏啦。

阿輝伯:
若是逐个平平攏hiah晏睏,彼是無差啦。

秋香:
係啊,佫再講,阮講話,做代誌攏輕聲細說,誠細膩,勿會去吵著別儂啦。

阿輝伯:
哦。有比蠓仔行路較輕無?

秋香:
行路無聲,關門無聲。無像汝!

阿輝伯:
我生成較大嚨喉空啦。彼在儂的,無法通改(kóe)啦。

秋香:
阮咧行路,計嘛ná貓仔咧!

阿輝伯:
細膩貓,踏破瓦啦!貓行路嘛有聲。

秋香:
貓行路soah有聲?

阿輝伯:
有囉!有的貓佫會喵喵(iauⁿ-iauⁿ)叫! ah有的若是當咧痟(siáu,英語「Estrus」),吼的聲,著ná親像幼嬰仔,活卜驚死儂。

秋香:
汝soah捌去驚著?

阿輝伯:
我問汝,汝細漢的時陣,暗時若咧睏,捌聽著口身有貓仔咧起痟,咧吼無?我細漢見若聽著,是驚到骹卜虯(khiû)去!

秋香:
哈哈,ah汝有鑽按被空內入去無?

阿輝伯:
彼也著佫講?我見擺棉襀被冚到峇峇(bā-bā),攏毋敢做聲。

秋香:
汝真正無一个鳥仔膽!

阿輝伯:
我本然著較小膽。我講汝聽,毋驚汝愛笑啦。我細漢的時陣,有時仔明明是日時,拄著厝內的大儂、阿兄阿姊計出去做空課,賰我家己一儂佇厝裡(ni̍h),我攏無啥敢入去廳裡(ni̍h)。

秋香:
家己的厝內,家己的廳,乜代毋敢入去?

阿輝伯:
廳誠hai,誠khoàⁿ曠(khǹg),內底佫空囉唆、烏趖趖,囡仔嬰入去,會驚啦。

阿輝伯:
我會記咧,有時姑不而將,卜入去廳裡創啥貨仔,我會緊緊衝入去,ná衝,喙ná喝「鳥鼠、鳥鼠、鳥鼠」……直直喝,喝到翻頭衝倒出來則停。

秋香:
汝無代無誌,喝「鳥鼠」卜創啥?鳥鼠是會共汝佔?

阿輝伯:
無啦,正正因為我驚鳥鼠無張弛走出來,去驚著。想講喝出來,會較在膽。

秋香:
汝敢(káⁿ)是想講,鳥鼠聽著聲,著毋敢出來嚇驚汝!

阿輝伯:
嘛是有按呢想啦。

秋香:
照汝按呢講,我穩當猶比汝較好膽。

阿輝伯:
我嘛毋知影,細漢的時陣,是按怎會hiah無膽。怪死!

秋香:
不而過,鳥鼠,我嘛小可驚驚。

國仔:
恁有影誠無膽!想著我往過——細漢時陣,落雨天我捌徛teh床枋仔頂,頭àⁿ咧窗仔門邊,佮天公teh大細聲。

阿輝伯:
國仔汝毋驚死?汝是共雷公借膽?

國仔:
我大聲喝,唱(chhiàng)名唱姓,叫雷公毋通佫落雨,無著會按怎按怎。

秋香:
夭壽,國仔汝有影足孽的。我咧想,汝彼陣穩當共雷公tshoh kah無儂敢聽!

國仔:
結尾,soah真正ùi眠床頂跋落來,Kho̍k kah血流血滴。

阿輝伯:
這號做「現世報」啦。 Kho̍k一空,食到六月冬。哈哈。

秋香:
這是天公伯仔咧刑罰汝!囡仔儂有耳無喙,叫汝毋通傷鐵齒,傷鳥牙。

國仔:
看勢,天公歸日計咧注意我。

阿輝伯:
哈哈,汝天公仔囝,伊規日共汝顧牢牢。

國仔:
敢(káⁿ)是咧!想卜偷罵伊一句,都無法度。唉,著是往過得失伊,即下則會chiah衰潲狼狽(liông-pōe)、悽慘罪過(chē-koà)!

阿輝伯:
國仔,汝細漢穩當誠歹死,賤lak-lak,一尾kán-ná車蛆咧!

國仔:
佫想著即陣,唉,即陣我是……無車、無厝、無存款、無頭路、佫無愛情……逐項無。天公伯仔,是我毋好,我懺悔!汝放我煞啦,好毋?

阿輝伯:
國仔,汝有鹽無?別項無,勿會要緊。鹽,勿會使無!

國仔:
鹽?嘛無。

秋香:
有鹽卜創啥?鹽soah會當救伊?

阿輝伯:
連鹽汝都無?按呢汝穩當一世儂無某無猴,通冗早去剃頭做和尚ah。

秋香:
汝意思是講,有鹽,著有某?著啥物計有ah?

阿輝伯:
係啊,儂即久計嘛是有鹽則娶有某。

秋香:
哦哦,我知囉。按呢講起來,國仔汝會娶無某,計是去hō·無死儂日本仔害死的。哈哈。

阿輝伯:
國仔可憐代,車無,厝無,錢也無,連鹽嘛soah佫無。唉,苦死!

秋香:
無汝摕幾包仔去hō·伊嘛!

阿輝伯:
叫我捨施伊?按呢敢好勢?

秋香:
係啊,汝摕幾包hō·伊,橫直汝都娶好ah,較無差。

阿輝伯:
無囉,娶好是娶好,我嘛想卜佫娶。汝叫我我摕幾包hō·伊,ah我家己soah無。按呢勿會用得啦。卜,汝家己hō·伊!

國仔:
阮厝內,照講是猶佫賰幾若(kúi-nā)袋,計是蛇殼袋的,按算卜鹽(sīⁿ)海貨的。

秋香:
阿輝伯仔,阿花仔猶未娶翁,伊無咧綴儂時行鹽,儂佫誠好性情,誠好鬥陣,汝卜毋?卜,我共汝鬥牽線。

阿輝伯:
啥貨?阿花仔?伊佫倒貼(tò-thiap)我,我嘛毋。我都無咧食hiah bái!

秋香:
哈哈,按怎?汝是嫌儂生做bái才?勿會中(tèng)汝的意?

阿輝伯:
我都無咧戇,伊王碌仔仙的儂,我若娶伊,我毋soah著愛去佮王碌仔仙冤家冤到無暝無日?佫再講,我都毋捌咧kâng割儂的秞仔尾,nǹg儂的後壁空!

秋香:
儂王碌仔仙早著娶某ah,敢(káⁿ)無卜娶伊啦。汝毋通共儂畫烏漆白、生言造語,烏白講啦。

阿輝伯:
汝會知伊無卜佫娶?伊親喙共汝講的?

秋香:
無啊,我土激的。

阿輝伯:
土激的?汝敢是做伊的師仔做了久,連伊咧想啥,汝都大概知知咧,是毋?

秋香:
哈哈,嘛毋是按呢講啦。

阿輝伯:
是講,汝土激還(hoân)土激,彼是汝咧想的,毋是王碌仔仙的心內話啦。我共汝講,汝chiah毋通四界去kâng講,「王碌仔仙有某ah,無卜佫娶二房ah」,ah若無,hō·伊聽著,穩共汝拍到死。

秋香:
哦?聽汝按呢講,汝kán-ná誠瞭解伊?

阿輝伯:
汝都毋知影,儂伊真正有想卜佫娶。

秋香:
有影按呢哦?敢講cha-po·的儂心,原在像海底的針?

阿輝伯:
汝今仔則知?好佳哉汝無嫁伊做某,ah若無,汝會苦死!

秋香:
按怎講?

阿輝伯:
俗語講「睏破三領草蓆,翁婿的心肝摸勿會著」 。

秋香:
啥物意思?

阿輝伯:
意思著是講,做某的,永遠毋知影翁婿心肝內咧想啥。

秋香:
哪會按呢?做儂某的,有影可憐代。

阿輝伯:
所以講,秋香啊,我共汝講,有的ta-po·儂,看起來是古意古意,條直條直,事實,攏假的啦。汝另日若卜嫁翁,目睭著愛擘hō·金,斟酌看hō·分明!毋通去hō·彼號lut仔仙kā汝術去死。

秋香:
儂講「陰琛(im-thim)狗,咬儂勿會吼」,真真是按呢。

Tagged: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