觸喙股——教冊

阿輝伯仔:
無齒師的有來無?

阿花:
無齒師的咧?

阿輝伯仔:
著啊,哪無看著伊?是講,阿花啊,汝也咧揣伊哦?

阿花:
無啦,叫chhit-thô的。

阿輝伯仔:
叫心適的?叫歡喜的?

阿花:
係(hēⁿ)啊。

阿輝伯仔:
阿花仔,汝無睏中晝?

阿花:
等一下卜!

阿輝伯仔:
哦。是講乜代即陣毋去睏,卜等一下?

阿花:
則食拄飽爾(niā),小hâu一下。

阿輝伯仔:
汝意思是講,現食飽,勿會用得現去睏?

阿花:
Sīm一下。普通話講「醞釀下」。

阿輝伯仔:
汝是卜激酒毋?

阿花:
無啊。

阿輝伯仔:
無汝講啥物「醞釀」?

阿花:
我是講小sīm一下,看等咧有通夢著啥物好夢無。

阿輝伯仔:
哦,我想講汝是咧激酒。著啦,ah想好勢未?按算卜做啥物夢。

阿花:
好夢。

阿輝伯仔:
好夢?是卜夢著呂布抑是卜夢著潘安?

阿花:
夢著食好料的。毋是啥物「桌布…拌蠓」啦…,唉呀,汝老歲儂,汝毋捌啦……

阿輝伯仔:
啥物我毋捌!我共汝講,好食毋值得快活!若夢著呂布,拍算會hō·汝爽到叫阿兄,ah不而過,若夢著呂布咧起狂,彼汝著愛誠張弛,無汝敢(káⁿ)會無性命。

阿輝伯仔:
著啦,ah汝卜夢啥好食的?

阿花:
海貨啦。

阿輝伯仔:
日本核洩露,汝毋驚海水污染?毋驚死?

阿花:
誠久無食囉。食hō·死,較好死無食。

阿輝伯仔:
誠久無食?是偌久?

阿花:
敢(káⁿ)毋卜一禮外拜。

阿輝伯仔:
一禮外拜?有hiah久?

阿花:
係啊。

阿輝伯仔:
汝毋是昨昏則有咧食爾(niā)?24點鐘都未過,汝soah喝一禮拜?

阿花:
無咧!我昨天食素。汝咧番癲囉。

阿輝伯仔:
哦?汝昨昏食素?

阿花:
係啊,規日三頓計嘛是。

阿輝伯仔:
汝乜代食素?汝是無錢通買肉?

阿花:
無錢。

阿輝伯仔:
可憐代。

阿花:
汝則知?我50箍開一禮拜。

阿輝伯仔:
是講,無錢,汝勿會去偷摕哦?無嘛會當去搶啊!

阿花:
搶?哪會做按呢啦?

阿輝伯仔:
哦?乜代勿會用得按呢?汝驚死,驚hō·警察掠去?

阿花:
我是有良心的儂,卜thái-thó會做即號代誌?!

阿輝伯仔:
無我來借問一下,當(taⁿ)良心一斤值偌濟啊?

阿花:
無法通用錢來計算。

阿輝伯仔:
我佫問汝,是顧腹肚較要緊,抑是顧良心較要緊?

阿花:
這……

阿輝伯仔:
汝敢無聽儂佇咧講:世間,錢做儂;毋是儂做錢。有錢講話會大聲,無錢講話無儂聽。有錢上大,無錢儂儂驚。

阿花:
唉,無法度啦。講著錢,上怨嘆。有錢,儂咧食魚肉,咱無錢,求粗飽啦。

阿輝伯仔:
著啊,汝都(to)會曉講無法度。古早儂佇咧講「枵雞毋畏箠,枵儂無惜面底皮」,汝到(kah)無錢,汝使(sái)歹勢啥貨?

阿花:
世界真烏暗。

阿輝伯仔:
乜代真烏暗?

阿花:
較早農業社會,無錢是無錢,計誠善良。即陣攏變款囉,心肝計變烏的。

阿輝伯仔:
變烏的?係啦,聽儂講,儂過身了後,心著會家己烏烏去。

阿花:
活儂嘛是烏的,免講死儂。

阿輝伯仔:
阿花仔,汝有烏心肝無?汝有做啥物歹心行(sim-hēng)的代誌無?

阿花:
無,我毋捌。

阿輝伯仔:
哦。是講,汝咧教冊,敢毋捌收儂的禮?

阿花:
毋捌。

阿輝伯仔:
哦?真正無?

阿花:
真正無。

阿輝伯仔:
在我瞭解,有的家長,為著卜扶排(phô·-pâi)學堂的先生,凖做厝內佫較無,嘛是硬chek,chek出來,逐年計攢(chhoân)誠濟好物去佮先生相送。

阿輝伯仔:
汝講有影無影,看我有哺舌(pō·-tsi̍h)無。

阿花:
我毋捌收著。免講送啦,有的連見著面,問一句好,都無。

阿輝伯仔:
哦?Soah有即號家長?哪會攏按呢?

阿花:
係啊,攏無儂送,無我嘛卜。

阿輝伯仔:
哦?按呢是汝較……卜怎樣講啦,拍算是汝較無儂的緣,抑是汝傷過氣頭(khùi-thâu)?

阿花:
阮即號所在,教冊的計hông看真無。

阿輝伯仔:
若按呢,汝著愛加用一寡手段。比論講,有的考試考較無通好的學生,汝著刁工留in關佇教室做作業,毋通予in倒去食暗,了後,則khà電話通知家長來chhoā,趁機講話共hiah-ê家長「點tuh」一下……按呢按呢按呢…我看hò·ⁿ,儂家長自然著知汝的意思啊啦。

阿花:
讀無冊,考無,佮我啥底代?我咧插插in,管待伊死!

阿輝伯仔:
汝講話哪會按呢啦?死鴨仔硬喙巴!我共汝講啦,「敢的,摕去食啦」!汝毋通傷條直啦,逐項毋敢。

阿花:
卜讀毋讀,in兜的代。

阿輝伯仔:
汝著是即款個性,較加汝嘛趁無食。

阿花:
橫直,我也無想卜趁私奇(sai-khia)啦,我咧煩惱學生讀好讀bái卜創啥?我看破囉,無所謂啦。毋管較清閒,較省規日hō͘彼陣猴囡仔活卜chak死!

阿輝伯仔:
汝毋通按呢啦,囡仔生成是按呢,毋是哭,著是笑;毋是屎,著是尿。汝既然卜揀教冊即行路,汝著愛較巴結咧,較認本份咧,激氣是無路駛啦。

無齒師:
先生啊,落課囉,放屎哦!哈哈……

阿輝伯仔:
猴死囡仔,變鬼變怪!儂大儂咧講話,汝囡仔儂插喙啥潲啦!

阿輝伯仔:
Ah著啦,阿花仔啊,ah汝哪會講無所謂啦?

阿花:
唉,話若講透機,目屎是poé勿會離。儂若卜歹命,是天早著注好好著!

阿輝伯仔:
無囉!家己的命運,計嘛tēⁿ咧咱家己手頭裡(ni̍h)!歹命,毋是天注定,計是家己做得來的啦。

阿花:
毋是,像阮的命運,好歹攏別儂咧主意。阮著kán-ná柴頭尪仔咧,據在儂變弄(pìⁿ-lāng),愛汝徛,著徛;愛汝坐,著坐。

阿輝伯仔:
無囉!話勿會用得按呢講。家己若無走chông,無搰力,著勿會用得牽拖別儂。

阿花:
哪會無?我已經誠拍拚囉!

阿輝伯仔:
阿花仔,儂講三分命,七分拼。看汝是按怎咧拚,是拚著路抑毋著路。有時仔,冚(khàm)頭冚面,戇戇拚,嘛無路用,了戇力的爾。

阿花:
無是卜怎樣則號做拚著路?

阿輝伯仔:
哈哈,會拚,著愛佫會曉哀佮haiⁿ!會Haiⁿ,頭家則知影汝做偌濟代誌,汝有啥物無滿意,按呢儂則勿會共汝「古意看做戇直」,毋敢看汝無目地。

王碌仔仙:
伊無半撇啦,伊kan-ta會曉食爾,真了然……

阿輝伯仔:
會曉食,無路用啦。趁若無,則看有通食無?

阿花:
毋知汝咧講啥死儂骨頭?照我看,汝kiám-chhái連食嘛勿會。

阿輝伯仔:
阿花仔,若是硬的行勿會通,無汝著換軟步試看māi。汝著想看卜用啥物好步數,會當得頭家的疼。儂講,得儂疼,較好拚。

阿花:
哼!我看著彼箍死儂「頭」,著規腹肚火,愈看愈鑿目(chha̍k-ba̍k),愈看愈gê膦!誠想卜衝過去kā伊tēⁿ死。

阿輝伯仔:
所以講,汝著愛學會曉通落軟。明明汝都誠討厭伊,汝嘛愛tìⁿ笑面,毋通漚一支面。儂講「心歹無儂知,喙歹上厲害」。

阿花:
我著是勿會giàn hiù膦伊!

阿輝伯仔:
無囉!汝著愛學儂激心行,囥佇心肝內,表面好來好去,笑笑仔來,用軟步數的。儂講poa̍h心機,汝聽有無?

王碌仔仙:
係啦,毋通佮頭家激氣、攑硬篙啦,ah若無,時到,食虧的是咱家己啦。

阿輝伯仔:
係啊,儂講「得失著土地公,飼無雞」。會忍(lún),則會做有代誌啦。

Tagged: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