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字兩音的語源層次

昨昏有台灣的朋友來問我講「持」字兩音「chhî」、「tî」,敢是泉、漳方言差?我想想咧應伊講「是一字兩音,毋是方言差」。毋是方言差,敢會是文、白之分?這我起頭嘛想講是文、白差,總是查即字「持」是中古澄母,聲母「t」都事實有影,致到我即時醒悟這敢彩毋是親像普通時所講的文、白差遐簡單,拍算敢是年代層次差(無共年代所生成的音,有早有慢,嘛有親像文、白差啦,總是無像普通時所講的文白差異。通號做「舊文音」、「新文音」)。
過後,我驚見講了有毋著,來害儂受我誤導按呢是誠毋好。我著去掀冊(我著是平素無咧做功課,臨時臨耀,屎緊則卜開礐)。 ( 繼續閱讀… )

囡仔時

溪岸邊的相思樹
𧌄蜅蠐吱吱吼 吼𣍐停
操埕邊的韆鞦頂
有幾隻尾蝶歇咧秋凊
烏枋頂先生的粉筆
猶原佇咧si̍hⁿ-si̍hⁿ-soa̍ihⁿ-soa̍ihⁿ寫攏𣍐停
聽候通落課 聽候通放暇(pàng-hē)
聽候滾嘩的心情

福利社內底逐項攏有
但是橐袋仔不時牽磅燈
烏貓警長佮鼠賊仔
到尾siâng搶著彼支洋銃
隔壁班的彼个諸姥囡仔
哪無行過我的窗前
喙咧哺四秀 手掀著古冊
眏望初戀的人生

逐擺愛等到卜睏以前
則想著功課猶未做完成
逐擺愛等到考試以後
則發覺讀過的冊攏無夠用
一寸光陰一寸金
先生講過千金難買是光陰
一工過一工 一冬過一冬
戇戇毋知影半項

無儂知影是為啥物
日頭卜落佇山的彼一爿
也無儂會當共我講(káng)
神仙敢真正徛佇山頂
𣍐記得幾千擺坐佇
操埕邊的韆鞦頂 失神失神
愈想愈神奇 愈夢愈趣味
心適難忘的過程

日頭光曜(chhiō)著畻蠳飛
彼一片黃gìm-gìm的畻園
水彩蠟筆佮萬花筒
畫𣍐出天邊彼逝七彩環
啥物時陣則會當
較躴淡薄較緊變大漢
日日咧眏望 年年咧眏望
想卜趕緊來大漢
一工過一工 一冬過一冬
眏望趕緊來大漢

燒酒透膏啡

燒酒透膏啡
本然卜啉一喙
想起著過去
又佫再啉一喙
明其知 愛情像流水
管待伊愛是誰(chī-chūi)
我卜燒酒透膏啡
一喙紲一喙

我本無酒醉
我不過心卜碎
妖嬌的花蕊
汝哪會面帶黃(uîⁿ)
假使汝也是心頭酸(suiⁿ)
陪汝啉一喙
我卜燒酒透膏啡
一喙紲一喙

豬·婆·郎兩三齣

泉州晉江的海墘
一个小小的鄉里
有叫阿郎本姓紀
今年差多五十二
生做肥肥細粒子
愛穿西裝褲骹襒
一日來到泉州市 ( 繼續閱讀… )

阿明敲電話

阿明讀幼稚園,彼日放暇倒轉來,厝裡老母咧煮食,伊覆咧冊桌寫字做作業。
老母:阿明仔,敲電話叫恁老父轉來食飯啊。
阿明電話揭起來,著敲予老父。
……
過一輒仔久,老母咧喝,
老母:阿明仔,啊汝是有敲抑無敲啊,恁老父講底時卜倒來咧?
阿明:阮爸仔電話無接,是一个阿姨來接的。
老母:啊?!阿姨接的……(誠好啊,佫佇外口共恁祖嬤飼細姨,上好勿愛共我倒來……)
……
佫過一輒仔久,老父倒轉來,看見門口趨一桗洗衫枋,
「跪落去!好好仔想看汝犯啥物錯誤!」
阿明in老父自按呢佇遐跪卜成點鐘。
「阿明仔,共恁老父講,伊犯啥物錯」
阿明:頭先,阿母叫我敲電話予阿爸。阿爸無聽電話,是一个阿姨來聽的。
「共恁老父講,彼个阿姨講啥」
阿明:彼个阿姨講,「您撥打的電話正在通話中,請稍候再撥……」
……

食酒駛車閃警察

有一个公司董事長真愛食酒駛車。有一工暗時,伊食酒駛車,半路拄著警察咧閘車,伊看毋是空,趕緊拋車,開門,落車,走到裂褲骹。警察迮無著,真好狗命。董事長那走那敲電話予亻因姥,叫亻因姥趕緊報警,講車去予鼠賊仔偷牽去。第二工,車揣著,警察吩咐來牽車倒去。董事長著紥一面錦旗去警察局。伊牽著警察的手,連連說謝,激動到勿會講得。警察著講,這阮應該著按呢做啦,昨暝彼箍鼠賊仔走了有較緊,我掠做是酒醉駛車,無疑悟講是偷牽車。
過無幾日,即个董事長佫再食酒駛車,佫再拄著半路有警察咧掠車。伊頭殼一下轉,即擺是死決勿會使佫出頂過彼个漚步,伊照原停車鎖門,坐佇路邊的花池邊仔食薰。警察看遐有車拋佇路頂,著過來問伊:汝是毋是有食酒?董事長著應講,著啦!警察著哄(háng)伊:汝食酒佫駛車?汝共天借膽是毋?!董事長著講,無啊,是機師駛的啊。警察揣一輾迵,看無機師的儂,著佫問伊,師機咧?哪會無看見?董事長氣暢忍,著講啊,即个婊囝,走去予儂躄啊。警察問講是按怎卜走?董事長著講,伊看恁佇頭前咧閘車,著出喙幹「恁老母較好,遮个毋成警察,三更半暝毋死毋睏,走出來咧查啥卵鳥車!」我聽伊咧罵,著出喙教示伊,伊紲應喙應舌,我起性按喙䫌(chhùi-phóe)共伊括落去。無疑悟即箍毋成卵紲揬卵做伊去予儂躄,放我一儂佇咧凍露水,汝講是毋存心卜共我氣死?警察聽伊按呢講,感動到流目屎,著講:著!即箍婊囝該拍!兄,無要緊,汝上車,我載汝倒來去。董事長事後曉悟,拄著事誌,愛會曉變通,會變則會通;勿會曉變通,是死路一條。

食薰損身

翁婿去出差,暗時共亻因姥敲電話。則講無兩句,亻因姥着趕緊卜蓋电话:好啊啦,較早去睏啦乎,我今仔嘛誠悿啊,毋佮汝講啊,卜來去睏啊…
翁:厝裡佫有啥物儂佇咧?我敢若聽着邊仔有聲說呐..?
亻因姥:汝去出差,我一个儂無伴,便(mī)叫姊妹仔伴阿蘭來佮我睏。按怎?汝毋信?無我叫伊佮汝講。
翁:喔,免啦。我相信汝,較早睏啦乎。
電話蓋落了後,做翁的儂,看着睏佇身軀邊的阿蘭,冤枉無地講,薰支一支紲一支,點到天光勿會息離…
即个古,是卜啓示咱:薰食傷濟損害身體…..

彼幾年

會記得十七歲彼年
雨水落誠久的春天
圳岸一排暴新穎的柳枝
飛來飛去的畻蠳
佇溪邊創啥物
不時有水鴨討食𨑨迌坫水沕 ( 繼續閱讀… )

鷺江讚

=鷺江讚=

◎有閒來坐

一逝嵁碣逶逶斡斡清幽的沙線/Chi̍t chōa khâm-khia̍t i-i-oat-oat ê soa-soàⁿ

煠過日的海水 搔著塗坪佮駁岸/Sa̍h kòe ji̍t ê hái-chúi, so tio̍h thô͘-phiâⁿ kah poh-hoāⁿ

岷岷天馬美人含情相對看/Bîn-bîn Thian-má, Bí-jîn hâm-chêng sio-tùi-khoàⁿ

五尾青龍起落浮沉鷺江垵/Gō͘ bóe chhiⁿ-lêng khí-lo̍h phû-tîm Lō͘-kang oaⁿ

即片土地真闊 即位風景奇巧 國姓爺爻劍海中徛/Chit phiàn thó͘-tōe chin khoah, chit ūi hong-kéng kî-khá, Kok-sìⁿ-iâ hâ kiàm hái-tiong khiā

遮的物產豐湃 四季寒熱替換 比起南洋無爭𧾢/Chia ê bu̍t-sán phong-phài, sù-kùi koâⁿ-joa̍h thòe-oāⁿ, pí-khí Lâm-iûⁿ bô cheng-choa̍h

看篔簹漁火 聽遍萬壽松聲/Khoàⁿ Oân-tong Hî-hé, thiaⁿ piàn Bān-siū Chhêng-siaⁿ

汝敢知演武大橋伊身張人間有名/Lí kám chai Ám-bú Tōa-kiô i sin-tiuⁿ jîn-kan ū miâ

請一杯觀音 欣賞加儡南管 相招佫來跋一齣狀元餅/Chhiáⁿ chi̍t poe koan-im, him-sióng ka-lé, lâm-koán, sio-chio koh lâi poa̍h chi̍t chhut chiōng-goân-piáⁿ

 

【註解】

 

1、嵁碣:是指道路崎嶇、難行之貌。逶逶斡斡,即婉延曲折的樣子。清幽,表示清靜、不喧鬧。沙線,即表示海中長長的沙洲。

2、煠,原義為「蒸煮」,在此比喻海水受到日照。塗坪,即海邊的灘塗。駁岸,即泊岸。搔,原義是撫摸,在此運用擬人化手法,比喻海水舒卷、親吻著灘塗與泊岸。

3、天馬、美人:是廈門島外集美區的兩座山。岷岷,在閩南語裡頭是形容山不高,坡度緩緩、不太陡的樣子。

4、五尾青龍:指連接廈門島與大陸之間的五座橋梁。垵,在閩南語中指港灣。

5、國姓爺:指鄭成功。爻劍,指腰部佩戴寶劍。

6、豐湃,即豐富之意。無爭𧾢,即無差別之意。

7、篔簹漁火、萬壽松聲,是指舊時廈門八景之二景。篔簹,是廈門島內最大的鹹水湖的名稱。

8、身張,本意指人的體格。在此處比喻橋形。演武大橋的橋形美觀,猶如一條舞動的長蛇,此橋也是世界上最接近海平面的低橋位的橋梁。

9、最後一句是講述廈門的閩南民俗。觀音,指鐵觀音茶,飲烏龍系列的觀音茶是全閩南人民共有的習俗文化。茶以安溪所產的為最佳,廈門從開埠以來就以出口安溪茶而聞名全世界,安溪茶通過廈門口岸讓世人所知。加儡,即傀儡戲、偶戲;南管,即南樂、南音。廈門本地人的祖先大多由漳、泉移民而來,漳、泉地方文化自然成了廈門歷來的本地文化。跋狀元,又稱跋餅,普通話寫為博餅、博中秋等,是廈金以及泉州部分地方的傳統習俗,尤以廈門最為普遍、熱鬧,該民俗活動亦成了廈門最具代表性的文化標誌。

泉州腔口「龍眼」來歷開拆

「龍眼」,泉州所在有的講「ngûi-ngúi」,有的講「mûi-múi」。是按怎會按呢,外鄉儂聽著,較濟聽無。我家婆一下,來講分明。來看「ngûi-ngúi」,後尾字「ngúi」,明明著是「眼」字無毋著。即字「眼」的白話音,佇廈門佮漳州的海澄腔,是講做「géng」,漳州龍溪腔講「gán」,同安腔講「ngái」,泉州腔正正是「ngúi」,即字算是「熋」韻字。佫來,看「ngûi-ngúi」的頭字「ngûi」,即字初初看,外行捎攏無,毋知彼是啥骨頭。江湖一點訣,講破毋值錢。列位敢知影佇閩語,尤其是閩南語系內中有「聲母類化」、「韻母逆同化」的情形?比論講廈門話「龍眼」講做「gêng-géng」,頭字「龍」的聲母本然是L,結果唸做G,這著是聲母逆同化,也著是講「龍」字的聲母去予後壁字「眼」的聲母食去,綴伊姓,致到按L變做G。泉州話的「ngûi-ngúi」嘛是共款的道理,頭字「龍」的聲母共款是綴後壁字「眼」的聲母姓!

另外,咱注意著泉州話「ngûi-ngúi」的頭字,韻母是「uinn」,這又佫是啥物情形啊?嘛是共款的理路,彼嘛是去予後壁字的韻母過(kòe)著,這號做「韻母逆同化」。按呢講到底,「龍」字按聲母到韻母,攏去予後壁字「眼」佔去,乞食趕廟公,規盤捀去。

問題佫來啊,是按怎佫有「mûi-múi」的腔咧??哈哈,這無講,有的真正毋知。咱先來講別个例。咱來講「牛」、「銀行」、「音樂」即三个詞,咱攏知影現代泉州話,正音照講是「gû」、「gûn-hâng」、「im-ga̍k」則著。不而過,事實佇當今的泉州所在,惠安縣有真濟所在共「牛」念做「bû」;石獅、惠安一大堆儂共「銀行」、「音樂」念做「bûn-hâng」、「im-ba̍k」,連廈門儂有的嘛會共「銀行」講做「bûn-hâng」,這攏事實有影,半句無哺舌!汝看,像即款「g」聲母變做「b」聲母的,是毋是足譀的?無毋著,著是遐譀,無汝是卜死予伊?!

共款的理路,彼个「mûi-múi」(=「bûiⁿ-búiⁿ」)的腔,其實著是「ngûi-ngúi」變來的。